.....這會兒輪到大衛停下腳步。「你的意思是說,你們想對白雪下毒?
我們只是希望讓她睡上一陣子。二號同志說。
很長一陣子。三號同志說。
為什麼?大衛說。
你會明白的。一號同志說,總之,我們餵了她蘋果.....我們將她平放在石板上,在她旁邊放了花朵和哭泣的兔寶寶。天曉得,真是裝飾配件一應俱全!結果,來了個混帳王子親了她。
.....總之,他騎著白馬,像個大型噴香的茶壺保暖罩那般,裝腔作勢扭身進場,硬要插手,多管閒事。接著她就醒來了。嘖,她心情可壞透了,先是因為那王子太放肆而賞他一記,再來,王子便聽她臭罵不停,聽了五分鐘,沒與她結為連理,反倒爬回馬上,朝落日揚長而去,自此沒再見過。整個蘋果事件,我們嫁禍在本地人壞後母身上。可是...嗯,如果說這一切有啥教訓可學,那就是,要栽贓別人前,得先確定那人是適合人選,就這樣。
--摘自約翰.康納利 失物之書

失物之書 The Book of Lost Things

·       作者:約翰.康納利
·       原文作者:John Connolly
·       譯者:謝靜雯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070629

 

每個大人心裡都住著一個孩子,而每個小孩心裡,都有個未來的成人靜靜等候。
因為這句話,我買下這本書。
孩子的世界很單純,不管你塑造了什麼樣的世界給他,因為是孩子,或許他會反抗,也或許他不能長成你想要的模樣,但是,你所給予的任何曾經,都會在他的心裡,留下永遠的刻痕。


故事以二次大戰為背景,描述與母親有著深厚感情的十三歲男孩──大衛,如何自喪母的悲傷、父親再婚的衝擊、對繼母的不諒解及對新生弟弟的嫉妒等,這些非十三歲男孩可承受的情緒壓力中走出,並終於釋懷的過程。
如果頭撞上了什麼,為了維持偶數原則,他就會多撞一回──偶爾還得反覆撞個幾次.....在母親病最重的那一整年,他每天早上起床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同樣的東西從自己的臥房搬往廚房,晚上睡前再全搬回臥房.....。藉著這些方法,大衛就能出些心力,幫助母親活下去。」                           
--摘自約翰.康納利 失物之書 


他做盡一切,只希望能讓母親活著。他祈禱。他盡量聽話,以免母親得為他犯的過錯受罰。他在屋裡躡手躡腳,盡力不發出聲響,跟玩具兵玩戰爭遊戲時也會壓低音量。他作息固定並努力遵守,因為他相信母親的命運跟自己行為息息相關。下床時,總讓左腳先著地,才放下右腳。刷牙時,總是數到二十,次數一滿就立刻停下不刷。碰浴室水龍頭與屋內門把時,總要固定碰滿幾次:奇數很不好,偶數就不打緊,二、四、八特別討喜,但是他不喜歡六,因為六是三的兩倍,而三又是十三的個位數。十三真的很不祥。


大衛,一個令人心痛的孩子,即使他小心翼翼的依循自己訂下的規則為母親祈福,母親終究還是離開了他。
故事會排除萬難跳脫自己的世界,闖進我們這邊來。
這是母親跟大衛說過的話,所以,母親過世後,只有當年母親曾對他口述的書中故事可以讓他找回親切感。
他開始躲進母親喜愛的閱讀世界中,也因此開啟了大衛與讀者的一連串魔幻
驚悚新奇的童話世界。


全書以一則則讀者自小耳熟能詳的童話串場,但每一篇童話都被作者賦予嶄新的面貌。
如同開頭引用的那篇白雪公主與七矮人的故事,另外還有諸如森林裡的糖果屋小紅帽與大野狼等熟悉的童話。
書中的白雪公主成了壓榨矮人的壞資產階級,矮人則成了受欺壓的勞工;糖果屋故事中的小男孩因為好逸惡勞,執意離開在森林中努力工作的姐姐,回到了糖果屋,終於連性命都失去。
至於小紅帽,她愛上了瀟灑的大野狼,生下了人狼混血的孩子,而那孩子,成了森林王國的惡主,也成了不小心闖進童話森林世界的大衛,必需努力與之抗衡的對象。

 

跨越層層的黑暗考驗,我們學會了智慧、寛恕、容忍。遺憾不再,失落的終將復得。
每位成人從小到大所經歷的創傷、無法彌補的遺憾過往,成了蟄伏在每個人心中的那面黑暗。
往事往往並不如煙,那些讓人難受的記憶,只是暫是被埋藏在心底深處,只要有適當的誘因,就又會浮現出來。
唯有
智慧、寛恕、容忍,才能讓我們得到新生。
 

這是一本寫給成人看的童話故事,如果你也對如同魔戒般的成人魔幻童話故事有興趣的話,建議可以去找來看看。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