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燦睜開眼,拉開了蓋在身上的長大衣,坐直了身。

他一邊用手將蓋在臉上的髮往上撥了一下,一邊眨了眨因為戴著隱形眼鏡睡覺,以致於有點乾澀的眼睛。
這時候他終於看見圍在他身邊的那一大群人。
「你們在幹嘛?好吵。」他抱怨了一下,剛睡醒的聲音帶點慵懶迷人的嘶啞。
「芙琳姐來找你。」葵仲朝芙琳所站的位置抬了抬下巴。
盛燦這才發現芙琳的存在。
「好了啦,我們快出去準備準備,肚子好餓喔。」Lulu喊了一聲,順便把悙濬給拉了出去,葵仲跟英生也一起跟了出去幫忙。
一瞬間,原本熱鬧的書房,頓時只剩下盛燦跟芙琳兩個人。

氣氛突然一下子變得尷尬了起來。
沈默的氣氛漫延開來,整個房間的空氣也似乎被凝結了般的讓芙琳覺得有點呼吸困難。
四周除了中央空調微微的送風聲之外,連他們的呼吸聲都幾乎清晰可辨。
「不出去幫忙嗎?」一直不說話的盛燦,讓芙琳只好先開口打破了沈默。
「喔,好。」簡單的應了一聲,盛燦站了起來,拿起了放在一旁的大衣正準備穿上時,突然瞥見芙琳的身上只穿了件薄羊毛衫。
「妳沒穿外套嗎?」
「臨時起意過來的,沒想到山上的天氣這麼涼。。。」
她還沒說完,就看到盛燦把手中的外套遞到她的眼前,「套著吧。」
她接過了外套。
外套上仍殘留著他方才蓋在身上的餘温,這股突然感受到的暖意,讓她感覺眼眶微熱。

已經走到門邊的盛燦發現身後的人並未跟上來,於是停住了腳步。
他轉回頭望向她,「怎麼了?不是說要出去幫忙嗎?」
這才看到原本大夥都在場時臉上帶著笑的芙琳那雙泛紅的眼。
他走回到她面前,什麼話也沒說,只是盯著她看著。
芙琳直視著他的眼睛,深吸一口氣,「我想。。。。先問你一件事。」
見他向來沒什麼表情的臉上並未出現什麼特別的反應,她於是繼續說,「你這幾天為什麼沒來找我?連電話也沒有?你知道我很擔心嗎?」
一口氣問出了放在心裡很久的問題之後,雖然還沒聽到他的回答,卻也讓芙琳如釋重負的喘了口氣。

雖然發問的語氣有點咄咄逼人,但這樣的芙琳,還是讓盛燦忍不住笑了。
不管先前發生了些什麼,現在的她真真切切的站在他的眼前,還如此直接的問出了這麼不符合她性格的問題,想到這些,就讓他控制不住臉上的笑意。
「我在準備考試,上星期期末考。」他帶著笑意回答。
她不懂為什麼他的心情明顯變好,甚至還很紳士的幫她穿上外套,然後伸出手拉住了她的手,帶她離開了書房。
她不懂,但是因為他的這些舉動,讓她原本愁雲慘霧般的心情跟著明朗了起來。

* * * * *

「什麼嘛,就吃便當啊?」來到泳池畔,看到長型木桌上一字排開的便當跟飲料,盛燦發出了不滿的聲音。
「是你自己說烤肉太麻煩,不要烤肉的。」Lulu大聲的應了回去。
「那也可以買點別的啊,好不容易考完了,也不懂得要慶祝一下。」
「光考完有什麼用,等all pass再來慶祝吧。誰知道你會當幾科。」
倆人當場一來一往的鬥起嘴來。
「悙濬啊,不如你再跟葵仲出去買點烤肉的材料回來,反正芙琳姐也在,我們就來慶祝盛燦提前入伍吧。」鎮岷趁勢補了一句。
盛燦怪叫著衝到鎮岷的面前,勾住他的肩膀往下拉,作勢要扭斷他的脖子。
大夥都笑開了。
原本陰沈沈的天色,也因為這一群人的開朗笑聲,突然變得不再那麼陰暗晦澀。

* * * * *

飯後,Lulu接到電話,有個家教學生家長臨時要求補課,所以得先離開。
悙濬自告奮勇說要開車送她過去。
「唷~~什麼時候這麼體貼你學姐我啦?」
「我一直都很體貼女生的好不好?」
「好啦,我知道啦,乖,別生氣~~」Lulu說完,故意伸出手摸了摸悙濬的頭,又惹得悙濬一陣哇哇亂叫。
「再故意鬧我試試看,今天某人沒空理妳,小心我心一橫讓妳自己走下山。」悙濬湊近Lulu耳邊,小小聲的威脅她。
「我。不。怕。我可以自己叫計程車。」她對悙濬吐了吐舌頭,扮了個可愛的鬼臉,順手敲了一下他的頭之後,轉身就跑。
「趕快啦,我要遲到了。」已經跑到樓梯口的Lulu停下腳步,對著還站在院子裡的悙濬大喊。
突然她想到什麼,又跑了回來,對芙琳熱情的揮了揮手,「芙琳姐掰掰囉,要常來玩喔。」
說完後就拉住悙濬的手,火速的跑上樓去了。
這時候鎮岷也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反正今天不練習,我也回去了。」
「你也要回去?」葵仲看了坐在泳池畔的盛燦與芙琳一眼,回過頭跟英生說,「那我們也回去吧,聽說有部電影不錯看,一起去?」

於是前一刻還顯得人聲鼎沸,你一言我一句的鬥嘴鬥個不停的地方,突然安靜了下來。
整棟別墅瞬間只剩下盛燦跟芙琳兩個人。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