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每次只要和妳有關的事,我的情緒就會開始不穩。
以前的我。。。根本不會去在意別人的事。
真的很奇怪哦?
我在紐約機場的時候就說了,這次換我來做妳的依靠。
妳可以依靠我,沒關係。
你以你一貫的慵懶語調,緩緩地對被你攬進懷中的女孩,輕輕地、柔柔地說著。
縱然圍了圍巾,怕冷的你仍然雙手冰涼。
因為你也忘了,向來總愛窩在住處睡覺、被你的好友們戲稱總是在冬眠的你,到底在這樣的氣溫之下,在她的住處外面,等她等了多久。
直到你終於見到了那個不管如何沮喪,在外人面前也總是努力振奮精神,永遠笑容滿面的她時,你才從陰暗處抬起頭,笑得彷彿只是剛巧路過般的對她打了聲招呼。



然而這一次你眼中所見到的她,並不是往常總是神采奕奕的她。
這一次,孤單的走在回家路上的她,再也掩飾不住臉上的失落。
而你仍然咧開了嘴,給了她一個暖暖的笑。
你用你冰冷的手,溫柔地環抱住那個因為幾乎被你的好友徹底從心底遺忘,以致於內心早已崩壞、凍結成一片冰封世界的女孩。
雖然你的雙手冰冷,但你的笑容溫暖了她。
在這個短暫的片刻,此時的你是她唯一的依靠。
但是你自己清楚,你懷中的女孩過去對你的迷戀,早在當年她笑著跟你說她打算與你的好友交往時,在她心中,你跟她之間的關係就已經昇華為單純的好朋友了。



你知道,但你還是告白了。
算是告白吧,你在紐約時對她說的話。
那一天,你吻了她。
在你紐約家中的早餐桌上,你突如其來的吻了那個曾經對你著迷不已的女孩。
當她在你面前喃喃的說跟你的好友交往覺得好累的時候,你的唇突然如蜻蜓點水般的輕輕地印上了她的。
相對於她的驚慌神色,你掛著微笑的臉上,態度輕鬆自在。
然後,你這麼對她說,
我好幾次都把靜忘了。
我自己也很在意,究竟為什麼會這樣。
我在日本,才笑著和總二郎及美作玲說,妳現在一定在街頭遊蕩。
講完後我就好擔心妳,二個小時後我就跑去搭飛機了。
我自己也不曉得,到底為什麼會這樣。
可能是因為喜歡吧。

 

你終於對她說了喜歡。
然而,你的喜歡來的太遲。
現在的她已經不再會因為你的喜歡而心跳而心動而意亂情迷。
可是你不介意。
是的,你一點都不介意。
一如多年之前。
那一年,你為了讓她不被學校開除而不惜與好友決裂。
那一年的你在與她錯身而過時,抬起手輕輕的摸著她的頭,低聲的對她說,就算是你,也會有想守護的人。
她還來不及反應,你早已向前行去。
因為彼時的你即已清楚的知道,你的好友,比你更早愛上她。
所以你無條件的退讓。。。。。
而此時的你,只想專心且仔細地再度守護著你想守護的她。
只要她幸福,你的付出不算什麼。



所以,
這次換我來做你的依靠。
你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