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故事是怎麼開始的呢?我好奇的問。
眼前那位高大的男子斜睨了我一眼,轉身大踏步離開。
別走那麼快嘛!男子身旁那位長髮的嬌小女子追了上去,邊跑邊回頭向我揮了揮手。下次,下次我再告訴妳。她認真的對我保證。
再見。我也對她揮了揮手。
其實她不需再多說些什麼,因為故事早已口耳相傳的流傳開來了。
他們說,一切的開始,源自於一個吻。
他們說,就在他與她的高中畢業典禮那天,他,吻了她。
一吻,定情。
是真的嗎?朝著她離開的方向,我吼出我心中的疑問。
沒有人回答,因為他跟她,已經跑出了我的視線之外。
我只好回到他們聚集的地方,繼續聽著他們興高采烈的討論他與她的故事。


他們說,那個總是淡定冷然的男子,叫做入江直樹。
他們說,那個毛躁任性卻又可愛熱血的女子,叫做相原琴子,哦,不,後來他跟她結婚了,所以她現在叫做入江琴子了。他們說。
他們說,笨蛋琴子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逮到天才入江的。
他們笑著說,笨蛋琴子遞情書給天才入江而被他拒絕時的那副呆樣,到現在還讓人印象深刻。
他們訝異的說,為了天才入江,笨蛋琴子居然還真當上了護士。
他們又說.....
他們繼續說.....
他們的聲音漸漸的在我耳邊淡去,而他與她的故事,卻宛如電影般,一幕幕的開始在我眼前上演。


愛情的序幕,於那個惡作劇式的吻之後揭開。
只是彼時,年輕的他與她並不知道。
他不知道,當她迎上他挑釁的眼神,對他說出等她上了大學,就要去找個更好的男生時,他那種煩躁鬱悶的心情,原來就是在乎。
她不知道,他於那一吻之後對她的吐舌扮鬼臉,其實背後所隱藏的,是他那顆己然動搖的心。
他們不知道,那一瞬間的紊亂思緒,那一剎間的意亂心慌,原來就是命運輪盤啟動之初始。
命運陰錯陽差的安排,讓她與他的生命行進路線,由原本的平行開始慢慢歪斜靠近。
不管我往哪走,妳是跟不上的。他說。
高大的他大步邁開的腳步,確實讓她難以跟進,然而,他卻又主動拉住了她的手,急步狂奔。
這種接受試煉的人生,不是更有趣嗎?他又說。
天才的思維,讓笨拙的她無法捉摸。
她只能率直任性的迎接他的喜怒哀樂。
可是她不知道,他的各式情緒,只有在她眼前才會盡情展現。


然後呢?他跟她就這樣相愛然後結婚了嗎?我急著想知道。
當然不。他們說。事情哪有這麼順利。
後來天才入江的爸爸病倒了。他們接著說。
可是,入江爸爸病倒,跟他對她的喜歡有什麼關係?我繼續問。
當然有關係啊,入江爸爸是因為公司陷入困境而病倒,所以當時入江放棄了他的醫生夢,休學為爸爸的公司打拼去了。他們繼續說。然後啊,為了拯救爸爸的公司,入江決定與願意伸出援手的金主孫女結婚。
可是後來入江跟琴子還是結婚了,對不對?我問。戀愛果真不是兩個人的事,隨時都會有人殺出來攪局。
對啊,那一場雨中求婚....多麼浪漫精彩啊~~這下,連說故事的他們都陷入回憶中了。


第二次。她說。
什麼?他問。
你親我....
淺淺的笑意爬上了他的嘴角眉梢,是第三次才對,他說。
那一場雨中求婚時的吻,是他第三次吻了她。
失落在記憶中的第二個吻,一直到婚禮那天,才由裕樹口中當成送她的禮物說予她聽。
那個她以為發生在夢中的親吻,原來真切的存在過。
他的愛情原來早已開始,只是她感覺不到。
天才的愛藏得太深,笨拙如她難以理解。
他以為,愛她就應該讓她成長,所以他領著她,希望她一步步的探索這世界的奧妙與精彩。
但她希望的愛,卻是耳鬢廝磨與甜言蜜語,她只想跟在他的身後,即使只是看著他的背影,也可以讓她覺得幸福。


唉,男人跟女人是住在不同星球的人。嘆了口氣,我說。
是啊,更何況是萬年A組對上萬年F組,根本是住不同銀河系的人。他們說。
所以他跟她結婚後吵過架囉?我問。
怎麼可能有不吵架的夫妻,吵架有益身心啊。他們說。而且每吵一次架,笨蛋琴子就更成長一點,最後還當上了正式的護士了呢。
然後呢?琴子是不是懷孕了?我問。
沒錯,那個笨蛋琴子喔~~居然連自己懷孕了都不知道。他們說。
後來呢?我繼續追問。
沒有人回答。
後來呢?
後來呢.....
後來呢........
..............


後來如何,沒有人知道。
小入江會遺傳爸爸的冷然個性及惡作劇的天份嗎?
他也會有入江那對眼尾上揚的桃花眼嗎?
亦或是小琴子遺傳了媽咪的迷糊性格?
她是不是也會遇到一個像爸爸這樣的男子跟在身後保護著她?
永遠也得不到答案了。
入江的關心、琴子的訝異、週遭眾親友的嘩然,全都彷彿被突然滴落的樹脂包圍,凝結成晶瑩剔透的琥珀之後,凍結在那一瞬間。


猶記得大學時期的某堂文法課上,講台上的教授認真的對著台下初學西班牙文的我們,講解adióshasta mañana,這二個同為“再見”的名詞時的情景。
hasta mañana
嚴格說來是明天見的意思,這麼說表示雖然再見,但很快可以再見面;而adiós是正式的用法,有時候會被使用於說了再見之後,以後再也不會見面的場合。教授這麼說。
於是,我突然有種說錯話的感覺。
好像在該說hasta mañana時,錯說成adiós
於是,原本該是明天見的再見,變成了再也不見。
再見。
再也不見。
再也不見了,入江直樹,入江琴子。


再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