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1,星期一,堯堯即將邁出他人生中的第一大步,他,要上中班了。即使在四年後的現在,他出生前一天及出生當天發生的一切,我仍然歷歷在目。

四年前的822,天氣炎熱,當時我上班的公司在板橋。

那天吃過中飯,突然想吃芒果冰,事實上,那一陣子我吃了很多芒果冰。回到位子後,一邊心滿意足的吃著買回來的芒果冰,一邊半開完笑的跟部門助理席妮說:吃完這一大碗冰,明天我可能就去生了。結果當天下班前,果然就感覺不太舒服,以為破水了,一下班,我馬上就直接衝到醫院去檢查。

檢查結果並未破水,正放心時,護士接著說,不過已經開始宮縮了,可以生了,要不要我現在連絡醫生?

啊?不要,我先回家休息一下好了。太突然了,我一點心理準備也沒有。「我先回家收拾一下,明天再來...」

出了醫院大門,趁著等老公來接的時候,先打了電話給席妮。

 「明天開始我要請產假了。」我很平靜的告訴她。

「什..麼..?你..在跟我開玩笑吧?」她嚇得連說話都語無倫次了。

接著,打電話給副總。副總很鎮靜的叫我安心的去生產跟做月子,不用担心太多。(不愧是高階主管,果然夠鎮定。)

然後,我就先回家休息了。

隔天,823日 , 農曆715日 ,中元節。老公仍然出門去上班,不過我幫老大請了假。突然開始覺得腰痠。一陣陣,痠到骨子裡去,痠到直不起腰來。我先幫老大洗好澡,然後自己也好好的洗澡洗頭,然後,收拾好簡單的行李,打電話通知老公後,帶著老大出門叫計程車。

到了醫院後,就直奔產房報到。因為原本就打算剖腹產,所以護士檢查後,說:「已經開始陣痛了,得趕快剖腹才行。」因此馬上通知了正在開刀房進行另一項手術的醫生。

趁著等待醫生的空檔,我帶著老大下樓去辦住院手續,然後又回到產房,躺在病床上繼續等醫生。

其實因為早已決定剖腹產,所以原本是看了日子的。但是沒想到,寶寶迫不及待的想出來看看這個世界,還挑了農曆7月15這一天。這期間,婆婆還來電話問說是不是可以等到晚上再生,避開7月15日,但醫生只簡單明瞭的回了三個字:不可能。不過醫生還是說,雖然不可能等到明天,不過晚個一二個時辰應該還行,問我是不是要請示一下長輩。我告訴醫生,不用了,反正橫豎都是今天,什麼時辰都差不多吧。

而在等待的期間,跟我同公司的小姑也由板橋趕來,幫我看著老大。然後老公也到了。然後我就被推進去手術房了。

剖腹產只用半身麻醉,所以我全程都很清醒。一開始,等待麻醉發揮效力時,我百無聊賴的瞪著上方的不鏽鋼照明燈,突然發現,平滑的不鏽鋼跟鏡子一般,可以完整的反映出躺在床上的我,就覺得很有趣,想說難不成等一下醫生的所有動作,我都可以透過它全程收看嗎?想著想著就笑了。不過後來照明燈全開後,就亮的令人無法直視,自然也無法透過它進行實況轉播了,可惜。

整個過程我都很清醒,還能夠參與醫生跟護士們的聊天行列。寶寶由子宮中被抱出來的感覺很特別,好像是有人硬生生的要由一個很小的瓶口,把大於瓶口的東西拉出來,只差沒在拉出來時,出現"菠“的一聲而已。寶寶一被抱出來,一旁的護士就馬上報時(因為要記錄在出生證明上),然後清理寶寶身上的羊水,這時候才開始聽到寶寶的哭聲。寶寶很快被抱出去「見客」,我也被推到恢復室去等待麻醉退去。

接下來,才是痛苦的開始。

麻藥退了後,腹部下方那條大約 十公分 長的傷口,再加上子宮收縮的絞痛,讓我痛不欲生。生產完的第一個晚上,我是打了止痛針之後才睡著的。(我住的那間醫院,沒有那種自動給止痛藥的設備。)

一轉眼,那個彷彿才剛從我的子宮中被抱出來的寶寶,已經四歲了。年華似水流,光陰,真的催人老。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