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集中,多美的眼淚,讓我心疼。

因為必需熬夜趕作業,而真喜家裡的設備比服裝學校完善,所以多美隨著真喜來到真喜家;就在真喜家的客廰,多美發現了東英,也發現了東英與真喜之間的關係。

兩人真正的面對面,是在真喜房間,這也是離開孟骨島後,多美與東英第一次「真的」見面。

為了做服裝細部縫合,多美把自己為真喜設計的衣服套在真喜身上,無視於獨坐一角的東英。多美的眼睛直視著真喜,瞬間淚盈於睫,斗大的淚水順著臉龐一顆顆的滾落下來,「你耍了我」,「我只是你的玩具嗎?」

雖然是對東英的指控,但這些話是對著真喜說出。而因為真喜確實早就知道東英心中的女人就是多美,卻出於嫉妒,選擇對兩人隱瞞事實,還一度打算在東英發現前,說服多美回去孟骨島,所以真喜以為多美說這些話,是在指責她,還因此急於解釋。直到多美奪門而出後,東英才開口對真喜說不能讓多美就這麼離開,並追了出去...

(李瑤媛的演技真的很好,讓我差一點跟著掉淚。還有,鄭麗媛真的長的很像李瑤媛,難怪我一直覺得我看見福實。)

 

之前說過,東英是個理智的人,之後又發現,他也是非常有責任感的人。

追查小真喜的下落,無關情愛,只是對當初一句「我會去接妳」卻失約的自責;對於十多年來一直陪伴在自己身邊的真喜,他也只是把她當成是自己的責任的一部份。所以,金將軍才會對東英說「她在你身邊陪了你十年,你明知道她的心意,卻沒有拒絕」,「責任也是愛」。

東英會跟真喜結婚,在出完任務後,如果,多美沒有再見到他的話。是的,取決於多美有沒有見到他,而不是他有沒有見到多美。

 

他早就知道多美在首爾,也早就偷偷去見過多美,甚至出任務前夕與父親對飲,喝到爛醉後,上了計程車,卻下意識的開口要求司機載他去「多美住的地方」。

但即使心裡深受多美吸引,他仍然以為自己可以「整理」掉她,因為他以為多美是為了實現自己的理想來到首爾,他相信只要時間夠長,多美會忘掉他,然後找個好男人,幸福的過下半生。

所以對於多美的描述,從剛開始跟真喜說的「我心裡有個人」,一直到後來跟父親說的「我心裡"曾經"有個人」,他真的以為他可以整理掉對多美的感情,如同被他改造成項鍊的子彈般,把多美放在心中最温柔的角落,思念著...所以,如果多美沒出現在他眼前,跟他說出心裡話的話,他們倆人可能就真的這麼結束了...

「我要回去孟骨島。」
「不是說受不了那裡,連看到碗裡的水都快發瘋了嗎?難道只為了怨恨我,就放棄自己的理想嗎?」
「如果沒有你,首爾也好,孟骨島也好,哪裡都一樣...」

 

心庝是愛情的催化劑。多美的淚水、多美的表白,再度成了催化劑,催化出東英的真實情感,讓他正視自己的心,也讓他因此而失約於總統。

或許有人會問,那真喜的淚水、真喜的表白呢?只能說,因為東英心裡的人是多美,所以其他閒雜人等的淚水及表白,只會讓他更加心煩而已...

 

不過真喜真的也挺讓人心疼的,十多年的守護與陪伴,敵不過一個月的愛戀。這種情況下,真要她成為東英與多美之間的{丘彼特},著實也太為難她,她要真的做的到,就太不合情理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