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長大到可以保護一個人了。
看著坐在她身旁的裕樹,湘琴感慨的說。
想當初,那個壞笑著嘲笑她居然連黔驢技窮都不懂的小男孩、那個因腸套疊而害怕自己會死掉的小男孩,曾幾何時,居然已經長大到足以保護她的程度了。
五年的時光匆匆,帶走了年少的青澀,留下的是裕樹懂了體貼的心,留下的是直樹褪去了慒懂的成熟穩重,可是依然不變的,是湘琴那份任性的只為直樹而悲而喜的心情。


正如直樹對江媽媽所說的,如果你們都這們保護她,只會讓她更長不大。
沒錯,湘琴雖然成長於單親家庭,但小時候有才叔無微不至的照顧,後來住到直樹家後,又有了江媽媽體貼入微的保護,這樣的她,是幸福的,因為倍受寵愛;但卻也是不幸的,因為倍受寵愛。
過於安逸幸福的環境,容易讓人停下求進步的腳步,當其他人都在往前邁進時,停滯不前,就成了退步。
所以當湘琴因為無法順利畢業,而天真的說著正好可以專心的當個稱職的家庭主婦時,直樹因此對她發了脾氣。
你跟我結婚就是用來逃避這個的嗎?
當所有人都在忙著找工作時,妳在做什麼?
每天只會傻傻的到學校去,連學分也會算錯。
這是直樹對湘琴的指責。
他並不是生氣她無法順利畢業,也不是生氣她居然連學分都會算錯,他的生氣,是因為,她的逃避。
在他記憶中的湘琴,是那個被他看扁後,發誓要考進百名榜的女孩;
是那個敢拿著他的女裝照威脅他,要他教她功課的女孩;
是那個不管他如何說討厭,依然打死不退勇往直前,讓他印象深刻的女孩;
而不是現在這個,只是遇到了一點點挫折,就縮回自己的保護殼中的小女人。


生起氣來的雙方,吵起架來自然亳無理智可言。
連一向以直樹為天的湘琴都口不擇言了,更何況是向來毒舌的直樹。
因為彼此了解,所以知道對方最在意的事情、清楚對方的禁區,因此可以完全精準的命中目標,在第一時間以最小的氣力造成最大的傷害。
所以湘琴說他不需努力就可輕鬆得到一切,所以直樹說她要離家出走的話請自便。


在這一場爭吵中,雖然直樹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切中事實,但這是第一次,因為直樹的言論,而讓我對湘琴深感不捨。
湘琴說,我要離家出走,我要回娘家
直樹說,妳的娘家在哪裡
毒舌的直樹或許這次真是無心,但傷害已經造成。
湘琴跟爸爸一直寄住在江家,即使後來她跟直樹結了婚,這裡真正的成了她的家,但那畢竟還是江家。
她沒有一個在她受了委曲時可以暫時離開讓高昂的情緒冷卻的所在,也沒有一個在她離開後可以讓她遮風避雨的所在,而對一般已婚女子而言,這樣一個所在,就叫娘家。


沒有娘家可以成為靠山的難受,直樹或許不清楚(畢竟他不是女人),但這肯定是湘琴的痛。
而現下這個痛成了直樹的言語攻擊標的,也因此有了之後的離家出走事件的發生。
所以不要責怪湘琴怎麼又耍脾氣的離家,也不要責怪湘琴怎麼如此任性的連公婆出面攔阻都執意要離開。
因為對當下的湘琴來說,這是她冷靜自己及取得尊嚴的唯一方式。
但是也請不要責怪直樹的魯莽,不要責怪他為何使用如此尖銳的言辭去傷他親愛的老婆的心。
因為對當下的直樹而言,直接將湘琴從自暴自棄的泥沼中拉起,好過於因姑息而讓湘琴成了一輩子只能依附著他生存的存在。


往者已矣,來者可追。
於是,所有的衝突,都將是年輕的他們磨合彼此個性的重要方式。
於是,當他們聯手通過一次又一次的考驗之後,他們將會在其中得到成長。
於是,在成長之後,因此而展開在他們眼前的,將會是一條平坦的幸福大道。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