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麼覺得現在我的腦子裡....一片空白....吃醋?我在吃醋?怎麼可能....
被阿金點破心情的直樹,思緒紊亂。
唯一進入他腦中的字眼,只有阿金方才對他說出口的那兩個字,吃醋。
記得久遠前那次同樣心慌意亂的直樹嗎?
同樣在幸福小館。
同樣的腦筋一片空白。
當時的他,坐在早已燈暗人去的幸福小館門前的長凳上,心中唯一的念頭只有湘琴與阿金可能的去處。
而這次,佔滿他紊亂心思的,是湘琴與啟太。
森林步道上,湘琴與啟太的輕脆笑語,隨著微風飄送進他的耳中,讓他的心思再也無法維持平靜。


多年以前,這個以她的開朗、她的熱情,執意闖進他原本平靜無波的心房的女孩;這個將所有的愛、所有的笑,一股腦地全往他身上倒的女孩,
在多年過去之後,她那直率的笑容不再單只為他而綻放;她那傻氣的溫柔,開始被除了他、除了阿金之外的男子所欣賞。
衝動無腦的阿金向來不被直樹當成威脅,因為彼時尚不識情愛的湘琴,面對阿金的追求時,態度清明。
但是這一次,湘琴對啟太的態度不同。


啟太對湘琴一步步陷落的心情,直樹看在眼裡。
聰明且懂得冷眼旁觀後再伺機出擊,這些啟太身上所擁有的優點,直樹也有,但啟太的身上多了些直樹所缺乏的特質──主動、熱情。
這一次,在湘琴的言談之中,不知不覺地,啟太的名字屢屢被提起。
她開始動不動告訴直樹,啟太又說了什麼,啟太又做了什麼。
課業上出了什麼錯時,她也會開始擔心被啟太責罵。


啟太說....啟太說....啟太說....
這個連湘琴自己也未察覺的變化,直樹注意到了。
這一切,是當初在面對阿金追求的湘琴身上,所看不到的改變。
你是誰?所以原本從不將任何人放在眼裡的直樹,忍不住在斜睨了他一眼後,問了他的名字。
能引起湘琴的注意肯定很不容易,但請不要干涉我們夫妻之間的家務事。所以向來佔有欲極強的直樹,忍不住用了近乎粗魯的態度及語氣對啟太直言攻擊。


渡假別墅中,透過窗框見到的那個與同學進行課業討論的湘琴,可愛依舊。
然而她與同學之間的嬉言笑語,卻讓直樹如坐針氈。
啟太對她的庝惜保護,更是刺激直樹敏感的神經。
因此他開始口不擇言,因此他選擇冷漠以對。
眼不見為淨地封閉起自己,是當下的他用來保護自己不受傷的方式。
他知道他的言行將因此使得湘琴本就缺乏自信的心,受到嚴重的傷害,但是,他卻無法制止自己。



化學課裏 有一種試紙
遇酸變紅 遇鹼變藍

我多希望
在人生裏
能有一種試紙
可以 先來替我試出
那交纏在我眼前的
種種 悲 歡                   ── 席慕蓉 試驗之二



若出現於情愛之中的各式悲歡喜樂,能以化學課上的石蕊試紙事先測得、能以數學證明題的解題方式進行分析試算,那麼,情人之間就不會有如此多的淚水及傷心。
那麼,聰穎的直樹,就不會以他自己也無法克制的方式傷害湘琴。
那麼,傻氣的湘琴,就不會被她所以為的直樹所深深傷害。
那麼,熱情的啟太,就不會讓自己深陷入難以自拔的境地。


因為太愛,所以在乎,所以傷害。
唉,愛情,多麼難解的習題....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