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嫉妒。
我,嫉妒你,鴨狩。
以前,不管是嫉妒,還是吃醋,痛苦,亦或是深切的悲哀,像人類這些混濁糾結的情感,我從來都沒有過。
但是,自從琴子出現在我眼前,隱藏在我心中那些情感,被激發而出,我自己也不知如何是好,讓我非常迷惘,焦燥不安。
鴨狩,你這個人這些糾纏不清丟人現眼的情感已經多得太過份了。
我這可是在稱讚你,不過倒是不怎麼羨慕。
因此,你不需要琴子。
需要琴子的是我。
只有琴子待在我身旁的時候,我才能成為真正的自己。
一直到不久之前我還不明白,沒想到我居然也有這一天,是金之助點醒我的。
剛才也是他特地衝過來叫我的。
真虧他能抱著那種心情過六年。


上述那一段落落長的話,是不管重看幾次漫畫,只要一到這個點,就會讓我很感動的地方。
這段告白,是入江第一次對琴子表現出他內心對這段感情的真正想法,也是他第一次親口告訴琴子,她在他生命中佔了多麼重要地位的一個經典橋段。
但是,沒想到,被影像化之後,卻一點也沒感動到我。


為什麼?我想了很久,終於歸納出了一個可能的答案。
與演員無關。
事實上,這部戲的每個演員都很恰如其分的表現出他/她們所飾演角色的應有的模樣,讚一下,導演選角的眼光確實不凡。
而與情節的安排有關。


原著中,琴子終於因為忍不住入江的冷淡而與入江大吵並陷入歇斯底里狀態,入江為了要讓她冷靜下來,所以打了她一巴掌,接著琴子大吼說入江一點都不愛她,只有她一人這麼愛他,她再也受不了了,然後她轉身離開。
留在她背後的,是入江驚愕的臉,以及家人驚呼琴子要上哪裡去的聲音。
之後她跑到餐廳,然後在克莉絲汀家喝醉及過夜,接著就是隔天鴨狩的告白,然後就是入江的這一段話。
啊,對了,跑到餐廳之後,才叔還打了電話回家通知入江,叫入江不要擔心。
而電視劇中,直樹沒有打湘琴,也沒有湘琴離家那瞬間家人的反應,才叔也沒有打這通電話。
但卻增加了才叔因為心疼女兒而打了直樹的部份。


直樹該打嗎?
這是見仁見智的問題,不予置評。
但我以為,如果直樹該打,不管由誰來打都行,不該是才叔。
我這麼說,與角色立場無關,而與先前故事的舖陳有關。
從宜蘭行開始,只要湘琴與直樹發生不愉快,鏡頭就會帶到才叔一旁的關心神情。
甚至後來,啟太對湘琴的保護,以及直樹對啟太與湘琴的口不擇言,一旁的才叔也全都看在眼裡。
所以這樣的他,應該是對這一段即將形成的三角關係了然於心的人,應該是幫著直樹勸湘琴的人,而不是在聽完湘琴的哭訴之後,回家打直樹的人。


再者,因為先有了才叔打直樹,之後才出現直樹對湘琴的告白,就是這樣的情節安排,削弱了我的感動。
如果單純的依原著走,湘琴對直樹的大吵,讓湘琴終於親口對直樹說出她對這段愛情的質疑,並且讓直樹透過湘琴之口,了解並證實啟太對於他們之間的愛情的介入。
是因為這一切,才會讓向來崇尚低調的直樹,在接到阿金的緊急警告時,狂奔到人來人往的學校餐廳,對湘琴做出豁出去的心情剖析。
這是直樹在感情方面的自我成長。


但是因為加上了才叔打直樹的這場戲,讓直樹的自我成長的部份被削弱了。
整段戲的重點變成因為才叔的“告誡”,才導致直樹的“悔悟”。
再加上才叔為女兒心疼的眼神太令人心痛,所以讓原本應該是情感大爆發的橋段,成了一段平凡的過場戲。


還有,我一定要喊一聲,還我和好後那一場甜蜜的床戲啦~~~~
好吧,也有可能其實沒有床戲,是因為漫畫裡的他們吻個不停,所以我自行衍生了床戲....
可是就算沒有床戲,只有樓下的親親抱抱不夠啦~~~不夠啦~~~~(這不是肯德雞這不是肯德雞....坐在地上耍賴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