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來為終於看完的十七集找些喜歡的地方吧。
看戲嘛,一邊看一邊抱怨真是跟自己過不去,反正該抱怨的都抱怨給紅菜頭聽了,現在就來說說喜歡的地方吧。


喜歡直樹用一貫冷靜的語調,緩緩的對裕樹說他為什麼喜歡湘琴。

她就像唸咒一樣,一天到晚在我耳邊不斷不斷的說喜歡喜歡的,真是煩死了。
但是當這種厭煩,慢慢變成一種理所當然的時候,她突然又說我不喜歡你了,當時那股悶氣,我到現在還記得一清二楚。
如果這世界上有百分之九十的事情她做不到,那麼,剩下的百分之十,她絕對會做到任何人無法取代的地步。
多麼美麗的回憶。
當初如果不是那個吻,他不會發覺自己的心動。
雖然他什麼都沒說過,但是我相信,多年後的他自己也知道,他對湘琴的動心之初,就是始於那樣的一個惡作劇之吻。


喜歡直樹看著那個一邊思索著他的話,一邊離開房間的裕樹的背影說,
你知道嗎?根據阿金的說法,你這樣的反應就是吃醋。
當初的他,被自己一直沒看在眼中的情敵點醒,原本該是難堪的,但是他卻沒有。
他只是訝異。
為自己居然也會吃醋而愕然。
一直以來,他是個高高在上佇立於雲端的天才,俗世間的喜怒哀樂向來與他無關。
因為他不需浪費吹灰之力,可以輕鬆的得到眾人的注意,可以輕易的獲得他想要的一切。
還好有個凡人阿金對他說,你在吃醋。
我相信,是從這個時刻起,天才直樹才終於自雲端翩翩降落,開始懂得身為凡人的各式悲歡喜樂。


喜歡裕樹紅著臉,鼓起勇氣對好美說,
以後如果別人問妳有沒有男朋友,妳要說有。我喜歡妳。
多可愛的一對。
因為有了哥哥的開示,所以裕樹才會那麼早就察覺到自己的真心,也替好美省去了不少眼淚。


喜歡第一次主刀動完大手術後的直樹,無力的坐在地上,將頭靠在湘琴身上說,
我也很害怕。
一如多年前面對父親的病痛,坐在黑暗的客廳中,默默的被湘琴抱在懷中,默默的流下眼淚的他一樣。
向來堅強的他,偶爾出現的脆弱只有她看的見。
他也只讓她看見。


喜歡躺在病床上的直樹雙手環抱著湘琴,用著又軟又溫柔的語氣對她說,
我才沒資格當妳的丈夫,沒辦法這樣子穩穩接住自己心愛的老婆,然後在著地前來一個後空翻。
突然想到她剛搬到他家的那一年。
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一天,在上學的路上她不小心撞上了他的背,害他差點往前撲倒時,他轉過身,冷冷的對她開出的那四個重點。
離我遠一點。這是當時的他,全身上下對她發出的訊息。
曾幾何時,那個當時冷漠的他,成了現在這個為了心愛的老婆,恨不得自己是馬戲團團員的人。


喜歡坐在另一張病床上的幹幹,用好笑的語氣及可愛的動作模仿湘琴的舉止對直樹說,如果我的直樹發生什麼三長二短,我也不想活了。
說完後還笑了二聲,補了句,多笨。
喜歡聽了這些話之後的直樹嘴角揚起的那個淡淡的笑。
可以想像,他說。
幹幹接著又說,那你一定想像不到,在你昏迷的時候,她說如果我的直樹好不起來,如果他的意識不清醒的話,我一定要永遠照顧他一輩子。
喜歡直樹這個時候心裡的那句OS還好我沒事。
一句還好我沒事,把他對湘琴的愛及關心,完全表露無遺。
因為他很知道,湘琴一直把他的所有看的比她自己的生命還重要,所以如果他真的因此出了什麼差錯,湘琴肯定也不會讓她自己好好的過下去。


最後的那句,病人和護士,好像A片喔。
也喜歡,嘻~~
不要懷疑,這句話,真的是漫畫中,出自於直樹之口的對白。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