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夢嗎?我問。
不,夢是沒有聲音的,你說。
如果是夢,當我買下了她夢想中的親子裝時,我怎麼可能聽得到她在我耳邊的開心笑聲?
夢是沒有味道的,你說。
如果是夢,當我親手為她做好了薑軍包時,我怎麼可能聞得到它們散發出來的陣陣薑味?
夢是沒有觸覺的,你說。
如果是夢,當我吻上她時,我怎麼可能感覺得到我的唇上傳來的柔軟觸感?


好吧,看來這真的不是夢了。我說。
不,這是夢。你說。
夢是沒有觸覺的,你說。
如果這不是夢,為什麼當那個讓我日夜思念魂縈夢繫的人兒就站在我的眼前,一把將我抱個滿懷,我卻一點也感受不到興奮?
夢是沒有聲音的,你說。
如果這不是夢,為什麼剛剛還在我耳邊圍繞的清脆笑語,會突然剎然而止?
還有,夢可以是荒謬的,你說。
如果這不是夢,為什麼前一刻嘴角還掛著笑意的她,眼眶可以在突然間盈滿了淚水?
為什麼,在我真心希望她可以永遠是我的家人時,下一刻她卻對我說了再見?



在某些瞬間,你會感受到那種突如其來的黑暗。
比如瞬間的失明。
比如明亮的房間里被人突然拉滅了燈。
比如電影開始時周圍突然安靜下來的空間。
比如飛快的火車突然開進了幽長的隧道。
或者比如這樣的一個天空擁擠著絢麗雲彩的傍晚。
那些突然撲向自己的黑暗,像是一雙力量巨大的手,將自己抓起來,用力地抛向了另一個世界。
                            ── 郭敬明 悲傷逆流成河



又或者,比如她對你說再見的時候。


她說再見。
再。見。
輕輕的。緩緩的。認真的。對被安娜緊緊抱住的你,說了聲再見。
然後。
像掩飾內心的難堪般似的。
轉身逃離。
於是,她在你面前曾經出現過的各式各樣悲歡喜樂的表情,突然清清楚楚的浮現在你眼前。
於是,眼前安娜的巧笑倩兮,取代不了她離去時投向你的那一眼含淚凝視。
而你的世界突然陷入一片漆黑。
那一剎時,點亮了你漆黑世界的燈,是她的晶亮淚眼。
你唯一的可見,是她那一雙含淚的眼眸。
所以你掙脫了安娜握住你的手。
所以你追了出去。


一前一後的追逐,她先一步離開,而你,接受了Anson的建議。
他對你說,你愛的是安娜,不是嗎?所以你應該留下來安撫她。
你愛的是安娜嗎?
還是嗎?
你遲疑了。
你雖然接受了他的建議,可是對於他的問題,你無法在第一時間給出答案。
在愛中,是不應該有遲疑的。我說。
你的遲疑只表示了你的不夠愛。我說。
愛不可數,但若硬是要將之放上天平的兩端,你現在的心應該在兩方之間搖擺不定吧。我說。
陳欣怡的淚眼繫住了你的心,但石安娜的夢碎卻留住了你的人。
於是你拿下了陳欣怡在薑王爺面前為你套上的婚戒。
於是你要求陳欣怡幫你從家裡偷渡出紀寶貝。
於是,你住進了安娜家。
可是安娜的笑臉,卻無法一如往常般的安撫你煩燥的心,安娜的體貼,也無法讓你感受到如以往般的驚喜。


有些事情的確在改變著,而我相信你自己也清楚明白。我說。
所以我會跟安娜坦白。你說。


你說給你時間,你會坦白。
你說給你時間,你會想出最好的解決方法。
可是這一次,神祂說,祂不想再等了。
於是祂讓奶奶帶著那位讓她心疼不已的孫媳婦找上門理論,於是祂讓所有的事情真相在一瞬間被掀開在陽光下。
於是你的憤怒、安娜的惶恐、欣怡的悲傷,在那一瞬間,如蝗蟲過境般地遮蔽住了滿室光亮。


於是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