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你們的相遇已經是愛情史詩的跋了,而妳一開始卻以為他是妳的序,一切才開始。
                             ── 鍾文音 豔歌行



無視於他的言詞威脅,妳攙扶著他因感冒而發著高燒的身軀,執意地跟他進了他的房。
在他不斷的熱情攻勢之下,妳回吻了他。
妳的舉動讓他震驚,讓他猜不透妳的思緒,妳並且聽到他疑惑的問妳是否認真之後,對妳訴說了他的認真。
妳是認真的嗎?我是認真的。他這麼對妳說。
一時之間除了淚水,妳來不及做出任何適當的回應。
妳的沈默、妳的淚眼,讓他以為妳的心已絕,他於是頹然地仰躺在那張潔白的大床上,緩緩地對妳傾訴他這二年來的悔恨。


妳在一旁仔細且珍惜地接受了他所言的字字句句,當妳終於能釐清妳的思緒時,卻發現他早已陷入了沈沈的夢境之中。
而他的話語已經深深的打動了妳。
看著他的睡臉,妳低聲呢喃的對他說妳還是想當她的陳欣怡時,我相信,那個片刻的妳,真的打算抛下這二年來的努力,真的打算忘卻妳這二年來的無數汗水及數不清的淚水,有一種不顧一切的想回到他身邊的衝動。
如果,如果不是那通突然而至的視訊,妳不會知道那個拼了命的克制自己,想與妳保持距離的他,原來即將與另一個她步入禮堂。
於是妳悲哀的發現,不只是從前的妳走不進他的生活,二年後的妳仍是只能站在他的愛情對面觀望。
此刻的妳,不僅無法繼續扮演精明幹練的Elaine,也回不到過去單純天真的陳欣怡。
妳做不到若無其事,妳只能坐在裝飾得富麗堂皇的電梯口,哀哀痛哭。


不願意成為他人感情世界的第三者,妳於是再度放棄了只要妳再勇敢一點、再自私一點,就能到手的幸福,選擇了逃避。



*    *    *    *    *



現實一旦被攪拌,妳才突然發現周圍被塗銷的事物都還在原地偷窺著妳。
                             ── 鍾文音 豔歌行



在明亮光潔的教堂裡,妳坐在神的面前,背對著他,緩緩地向他訴說小時候的妳是以何種方式,努力的逼迫自己以求得母親的關注。
妳說,隨著妳的年紀漸長,母親的要求也越來越高,母親的笑臉亦越難得到,而妳,也益發疲憊。
妳對他說,是因為他適時的在妳貧瘠匱乏的生命中現身,因此所有妳努力過程中產生的淚水,總能在他單純稚氣的笑臉之前,化為輕煙,消失於無形。
因為有他,妳了解了何謂幸福,妳蒼白的青春,因為他的存在而豐富多彩。
所以妳站起身,對他行了一個華麗而優雅的禮,笑著對他說了聲謝謝。
妳的臉上笑容燦爛,彷彿你們之間從來不曾存在過一絲陰霾,也不曾出現過任何會危害你們愛情生命的疙瘩。


但是我相信,只有妳自己知道,為了能將他的人留在妳身邊,妳是多麼費盡心機的委曲求全。
所以當剛睡醒的他對著妳的背影脫口而出另一個名字時,妳可以聽而不聞。
所以當你環抱住他的肩,哭著對他說我們回家了好不好時,他軟弱無力的垂在妳身旁的雙手,妳可以視而不見。
妳將他當成妳人生舞台下的唯一觀眾,妳以為只要妳的笑臉依舊,舞台下的他就不會發現舞台上妳的驚慌失措。
妳以為只要妳繼續假裝若無其事,妳就可以按照既定劇本順利完成演出並且優雅地謝幕,而他依然會為你鼓掌喝采。
在他面前,妳的高姿態不再,為了在他的心底求得妳的立足之地,妳變得很低,妳失去自我,妳讓妳自己成了他陰暗內心中一株渴求明媚陽光温暖的小小花朵。
他無法輕易將妳割捨,只好繼續將妳餵養在他的陰鬱之中。


害怕失去的恐慌佔滿了妳的心緒,妳於是再也無從知曉何謂發自內心的喜悅,從妳決定假裝若無其事起,就注定了妳與幸福擦身而過的命運。



*    *    *    *    *



青春女子漂流城市,
她們站在情慾風暴的肆虐路上,
半癲半狂,時哭時笑。

乖張命運無法預知無法試探,
有的日復一日為愛慾倉皇,
有的飛越國界,到陌生異鄉找回迷失的自我。。。。。
                             ── 鍾文音 豔歌行



妳因為發現了她的存在而奔赴上海。
而妳,因為遠赴上海的她,而重回薑母島。
命運總愛惡作劇地玩弄著妳們。
二年後,時空雖已改變,卻仍改變不了妳們之間糾纏不清的命運。
宛如被灑下了一張纏繞千年不解的宿命之網,妳們掙脫不開,也逃離不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