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請了三天假,因為堯堯。

事情得話說從頭。

 

上星期六,恩恩感冒咳嗽,並且發燒。

事實上,對我家這兩位屬於過敏及氣喘體質的小朋友來說,感冒一定會咳嗽,咳嗽一定會喉嚨發炎,接著就會發燒,這在他們身上是一個很正常旳感冒進程。

壞就壞在最近因為剛開學,且H1N1的旋風横掃了全台灣。

於是讓我也變成了一個緊張的媽媽。

 

發現恩恩發燒的當下,我馬上丟了個口罩給他,他也很聽話的馬上帶了起來。

然後我們帶他去了汐止的國泰醫院。

平常如果只是感冒,我不會帶小朋友去大醫院,一來浪費醫療資源,二來沒那個必要,再者,醫院那麼大,什麼阿里不答的患者都集中在那裡,沒必要讓小朋友去那裡增加被感染的風險。

但是星期六那天因為覺得如果需要進行進一步的篩檢的話,大醫院的資源或許會比較多,所以就去了。

可能是在等待看診的時間在有空調的醫院大廳待了半小時,也可能是這之間喝了些許冷開水的緣故,進了診間之後,恩恩量出的體溫己經回復正常值了,再加上恩恩反應出來的症狀,醫生判斷應該只是一般感冒而己,因此只是叮囑說如果到了星期一仍在發燒的話,再帶回醫院進行快篩。

 

星期一,恩恩的感冒在經過兩天的藥物控制之後,己經好了大半,可以正常上學去了。

可是,換堯堯發燒了。

與恩恩一模一樣的症狀。

所以這次我很冷靜的帶著堯堯到家附近的診所去看診,同樣的,醫生也無法判斷是否為流感,但因為恩恩並非流感,所以我"很有信心"的覺得堯堯也不可能是。

於是並未主動要求進行快篩。

然而即使如此,因為發燒的關係,學校是進不去了,我只能打電話跟公司請假。

還好星期天晚上我有先見之明的先跟同事打過招呼,所以同事當天也都有了心理準備。

那天吃了藥之後,堯堯的體溫一整天都很正常。

這之間還接到診所來電,說如果隔天還在發燒的話,就帶回去做快篩。

那天晚上,堯堯的老師也打電話來,我簡單的說明了一下原因,老師說,如果明天還在發燒的話,就繼續在家休息吧。

我說好。

 

果然,星期二早上,堯堯又發燒了。

於是我又請了假,帶他去診所。

沒想到到了診所之後,這小子的體溫居然又正常了。

但是因為還是咳的厲害,我決定讓他繼續在家裡休息。

回家後再度接到診所的電話,叮囑的仍然是一樣的事情。

 

星期三,也就是今天,早上堯堯吃了藥之後,幫他量的體溫是37.5度。

然後又過一陣子,我又再幫他量一次,比先前的37.5度又降了一點。

所以我讓他戴了口罩送他出門上學,接著我開始換衣服準備出門上班。

八點十分左右,接到學校保健中心的護士小姐來電,說堯堯發燒到38.5度,要我去學校把他領回家。

當下我整個慌了。

我的個性向來冷靜,而且,明明我知道他只是一般感冒,明明我知道他只要感冒就會發燒,明明我知道他只要發燒就很容易體溫飆到三十八度,

但我還是慌了。

或許是第一次接到由外人透過電話告知我我兒子的狀況,在聽到對方以冷靜陌生而專業的語調告訴我堯堯的狀況時的當下,我的腦袋處於一片空白的狀態。

直到去到了學校,看到好端端的坐在保健中心的椅子上等我的堯堯時,我才安下心來。

 

他看起來很正常,而且正百無聊賴的坐在那邊。

我摸摸他的頭,摸摸他的手,然後要求護士小姐再幫他量一下體溫。

38度。

降下來一點了。護士說。不過還是請媽媽帶他去醫院做個快篩,然後再打電話回來給我,告訴我快篩的結果。

說完,拿了張寫了她的電話的紙條給我。

收下了紙條,我讓堯堯繼續坐在保健中心等我。

我去教室找堯堯的老師,想說連續三天沒上學,得先跟老師說明一下他的情況。

見到了老師,發現她懷孕了。四個月。

老師去年才小產過,沒想到再度懷孕,又遇上新流感肆虐的非常時期。

簡單的跟老師聊了幾句之後,我打了電話進公司,告知堯堯被學校"退貨"的事情,然後回到保健中心領走堯堯,去了診所要求進行快篩。

結果,當然,是如我所料的陰性反應。

 

回報了學校的校護,不只我鬆了一口氣,校護也明顯的跟著鬆了口氣。

於是堯堯又得到了一天的休假。

於是我忙碌的星期三的工作,又只得再度交給同事們幫忙處理。

 

下午,吃了藥的堯堯正在睡覺的時候,老師來了電話,告知明天起一直到下星期一,他們班上停課了,因為出現了兩例發燒病例。

在停課期間,每天上午十點半之前,得打電話跟老師匯報小朋友的體溫。

而開始上課之後,連續四個週四得改上整天課,多出來的下午時間即用來補停課期間的課程進度。

 

堯堯睡醒之後,我告訴他停課的事,他似乎一點也不高興。

看來,無聊的待在家裡三天己經讓他快捉狂了。

不過接下來他的日子應該會過的有意思一點,因為,

接下來換他爸爸陪他了 Y^.^Y

 

 

然後,今天看到了這則消息。

 

中新網 99日電

因在韓國KBS2電視臺《花樣男子》中飾演尹智厚一角而大受歡迎的SS501的隊長金賢重被確診感染甲型H1N1流感,
現在正在療養中。金賢重的父母聽說這一消息之後立刻趕往日本陪在金賢重身邊。

韓國中央日報消息,97日,金賢重被日本東京的某醫院確診感染了甲型H1N1流感。
院方馬上給金賢重服用了治療藥物達菲,現在他正住院接受治療。

正忙於《花樣男子》宣傳活動的金賢重6日出現發熱症狀,
他於第二天即7日前往醫院接受精密檢查,意外接到了感染甲流的診斷。

金賢重的專任經紀人也陪同他一起留在日本。
考慮到如果會韓國可能有傳染的危險,因此金賢重暫留在日本。

金賢重的所屬公司方面稱:在醫院接受治療以來金賢重的病情正在好轉。
金賢重將在日本逗留2周左右,他將努力儘快恢復健康。
他本來體質較好,平時也一直堅持運動。我們共同祈禱他能戰勝這次感染。

 

我馬上想到今天上午接到學校校護的電話時我心裡的慌,而那時候我兒子只是發燒38.5度的坐在保健中心而己。

而某人可是高燒至39.5度,在異國被送進醫院的隔離病房。

如果我是他的媽媽,接到電話的當下,應該會當場大哭吧。。。。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