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真不是她的日子。
雖然很幸運的買到了她想要的閃亮亮手工藝飾品材料,可是她的淑惠卻掛了。
淑惠是誰?每次聽到淑惠這個名字時,她那個平常開飾品店,有通告就去當臨時演員的爸爸,總是會一臉疑惑的問她。
厚,要跟你說多少次,淑惠是偶的"牟偷ㄘㄜ"(摩托車)啦!然後,她就會操著她那口標準的台灣國語給吼回去。
而這會兒,她的淑惠正掛在一個前不著其他的村,後不著其他的店的某間建築物之前。
突然,一輛計程車駛了過來。。。。。


今天真不是他的日子。
助理遲到,以至於在進行平面攝影時,模特兒沒有適合的衣服及鞋子可供造型,所以他一火大,就取消了拍攝。
接著他還發現他的助理並沒有好好的幫他保養他那組從義大利買回來的剪刀組,剪刀上滿是灰塵及細碎的頭髮,這讓他的心情更加惡劣。
然後他接到了電話,他參與的時尚節目的製作人要求他過去開會,可是助理找不到車鑰匙。
他只好要求助理幫他叫一輛計程車,準備搭車過去。。。。。


她正要上車時,被他一把從背後拉開。
等一下,這台車是我叫的。他邊說邊拉開車門,上了車。
她於是火速的繞到另一邊,開了另一邊的車門,跟著上了車。
妳幹嘛啊?他訝異的看著這個硬是要擠上車來的女生。
這裡這麼偏僻又這麼危險,我一個女孩子不好吧?她理所當然的說明她必須上車的理由。
妳剛剛沒聽清楚啊?!這是我叫的車耶!他不爽,他趕時間,他一點都不想讓步。
怎麼這麼沒有人情味啊?司機先生,麻煩你也載我啦。
反正,她就是上了車,然後發現原來他跟她順路,所以堅持要與他共乘。


奇怪耶,我從剛剛就一直覺得你很面熟?我們有那個認識嗎?盯著他的撲克臉看了很久之後,她終於又打開她那一打開就停不下來的話匣子。
有沒有人說過你長的好像一個人?她繼續說,然後很認真的研究了一下他的臉。
啊,不是長的像啦,你就是啦。你就是主持那個時尚節目的唐門。經常幫電視上的女明星打扮的那個唐門。你就是大家傳說中的時尚達人唐門。
宛如發現新大陸,她開始了她的淘淘不絕。
被認了出來的他仍只是擺著他那張撲克臉,並且嫌惡的拍掉她那雙因為過度熱情而搭上了他的手臂及他的肩的手,冷冷的叫她安靜點。
沈默了許久之後,她因為看到車窗外的廣告看板上的女明星,再度又興奮的開了口。
他仍是沒理會的打算,突然間,她的一句話穿越了重重的迷霧,飄進了他的耳膜。
。。。。。她們都好會演戲喔。


妳把剛剛的話說清楚,什麼叫很會演。他面色凝重的看著她,要她解釋。
你沒有發現嗎?她們一直說什麼好看好看,可是啊,你幫她做的造型,一點都不好看耶~~
見到他終於有了回應,她開始興奮的手舞足蹈的對他發表她自己的意見。
你要不要聽我的建議,我覺得她衣服太素了,前面應該要別一朵花、兩朵花三朵花都可以啦,或是頭上夾些可愛的髮夾。。。。。。
她越說越高興,完全沒發現一旁的他的臉色越來越差。。。。越來越差。。。。
小姐,他終於受不了的打斷了她的話。請問妳有什麼資格批評我做的造型啊?
這算批評嗎?我講你幾句有什麼關係,大家互相交流互相進步才對啊。你每天在電視上影響那麼多女生,我覺得你應該要聽我的意見,她們才會變得更漂亮。天真單純的她只想跟他分享她的想法。
他只是冷冷的轉頭看向她,說,我為什麼需要一棵聖誕樹給我意見?


她叫蔣小花。
滿口的台灣國語,頂著一頭爆炸大捲髮,喜歡把所有可以想到的顏色都給披掛在身上,平常在自家開的飾品店幫忙,順便自己設計些小女生喜歡的亮晶晶小飾品,最愛跟常來店裡買飾品的高中女孩皮皮用"假裝韓文"對話。
啊妳們在講的是哪一國語言,我怎麼一句都聽不懂?不小心聽到她跟皮皮對話的爸爸這麼問。
沒有什麼聽不聽得懂啦,我跟皮皮都嘛亂講的。她這麼解釋。


這樣的她,因為與小學時暗戀她的賈思樂重逢,而產生了改造自己的想法。
妳一定以為今天是化粧舞會,所以化粧成餐桌上的聖誕樹,對不對?這句話,是賈思樂對她的外型所下的註解。
單純的賈思樂沒有嘲弄她的意思,他真的以為她把今天的宴會誤以為是化粧舞會。


小時候胖胖的賈思樂,長大後成了帥氣英挺又體貼的花美男。
剛回國的賈思樂,藉由他自己的回國Party,邀請了多年不見的小學同學們與會,其中當然也包括了他從小暗戀的她。
面對賈思樂的誠懇告白,她除了開心的接受,更多的是擔心。
她向來頗引以為傲的豐富多彩造型,在賈思樂的朋友眼中卻被評為不入流至極,讓她擔心她俗到最高點的外型,會讓賈思樂成為他朋友嘲弄的對像。
所以她找上了時尚造型師,唐門。
用那一天他遺落在計程車上的那組義大利剪刀,威脅他改造她。


他是唐門。
被喻為時尚達人的他,脾氣不好,嘴巴夠毒,總愛以冷冷的眼神睥睨著一切。
製作人對他說要再找另一個時尚達人──吉諾,一起參與節目,以兩位達人的設計對抗來刺激收視時,他生氣的當場離席。
但是當他的助理為他出氣,說要找機會整吉諾時,他只是冷冷看著他的助理說你不要整我就好了。
你都不care嗎?助理不解。
care的是我的助理有沒有好好做事情,而不是整天想著整別人。他說。
你有把握贏嗎?看了節目企劃的助理有點擔心的問。
廢話,這種遊戲我最有把握了。
他有足夠的條件自負,而他,確實也自信且自負。


這樣的他,是賈思樂的好朋友。
在賈思樂的回國Party上,他遇見了江蜜。
妳喜歡賈思樂嗎?對第一次見面的女孩如此突兀的質問。。。。連他自己也被他自己的唐突舉動嚇到。
但江蜜只是淡淡的笑看了他一眼。
我們的父母希望我們交往,可是我跟他好像不太來電。
所以啊,我們約定好了,一年之內各自找尋自己心愛的人,如果找不到,就順從父母的意思結婚。
江蜜解釋著。
江蜜被風吹拂起的髮絲輕拂過他的鼻尖,讓他一時也分不清楚這樣的微癢到底是因為心動,亦或只是外力干擾。。。。


蔣小花找上了唐門。
她歸還了他視若至寶的剪刀組。
她並且要求他改造她。
我希望你可以在短時間之內,把我變成一個跟富家公子出去不會被別人用異樣眼光看待的女生啦。不然,至少你教會我怎麼打扮,好嗎?她懇切的哀求。
三堂課。我就給你三堂課的時間。而他不耐煩的答應。


於是,故事,開始了。







PS:
只要你可以接受女一楊丞琳誇張式的演法及刻意的台灣國語口音
只要你可以接受女二陳妍希總是沒焦距的演神(我一度還以為她演的角色是個瞎子=.=")
只要你可以接受男二藤岡靛這個被寫的單純到有點蠢的角色設定
如果以上你都可以接受
那麼這就會是一部好看的戲
至於男一潘瑋柏
我只能說他的演技自然的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好
除了身高不夠高........

我會繼續看第二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