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13.jpg  


30
秒了,她還沒有逃走,她破記錄了。
小小歐辰眼底深處閃爍著興奮的光芒,如是的對西蒙說。
年紀小小的他出身不凡,並且由於太多人畏懼於他的家族的權勢之故,所以他週遭的所有人皆對他畢恭畢敬,就算害怕,也不得不遵從他霸道的要求。
只有她。
倔強的她,或許害怕或許不安,但仍面無表情的直視著他。
除了她那雙洩露了她情緒的緊握成拳的雙手。 


那樣的視線穿透了他。
她望向他的眼,直接了當且亳不矯揉造作的透進了他的心,從那一刻起,她的眼神開始了他再也控制不住的沈淪。
一段即使失去了記憶也擺脫不了的愛戀糾葛,於焉展開。


都說了,勇者無懼。
但是,無懼者有時候不見得是勇者。
有時候,也許只是因為原本即已一無所有,所以就算失去了,也只是打回原形而已,所以,無懼。


然而小小的夏沫或許從來沒這麼想過。
她的無懼可能單純只是因為養父母對她太好,所以她不想他們難過;也可能單純只是因為不捨年紀更小的弟弟小澄因此而失去現在的温暖疼愛,所以,
為了讓養父重新得回工作,小小的夏沫以她的年紀所能想到的方法去為養父求情。
她在董事長聽說會出現的路上默默等待著,以為只要等到車子有出現,再跳出來攔車,就能夠擋到她想等的人來為養父求情。
於是小小的她,賭上她的性命,孤注一擲的在那樣驚險的時刻衝上前,攔上了她以為是董事長的座車。


雖然她失算了,但是,她因此認識了歐辰。
而她隱藏住心裡的恐懼所渡過的那三十秒,後來則成了她之所以成為他記憶裡的特殊存在的主要原因。



你不像任何人,因為我愛你。
讓我把你灑在眾多花圈之中。
誰在南方群星裡,以煙的字母寫下你的名字?
喔,在你存在之前,讓我憶起你往日的樣子。
                   ── 聶魯達 每日你與宇宙的光 



之於歐辰,尹夏沫,不是任何人。
對於失去記憶的他而言,她誰都不是。
她只是一個莫名其妙可以觸動他的心跳、可以讓他的心不由自主糾結成塊的女人。


舞台上的她,站在洛熙的身邊,一股熟悉卻又陌生的妒意,在那個片刻,瞬間襲捲了他的心。
而見到站在街邊情不自禁擁吻著的洛熙與夏沫,更是讓他忍不住的讓汽車車燈不禮貌的直接刺入了她的眼。
禮貌?
沒錯,禮貌這兩個字,對於向來霸道的歐辰來說,是根本不存在於他的字典裡的詞彙。
除了在面對夏沫的時候。
或許不能說是禮貌,在他面對夏沫時,更好的形容詞也許應該是害怕。
是的。是害怕沒錯。
歐辰怕夏沫。
甚至,所有人以為總是淡漠的對任何的人事物都抱持不在乎態度的洛熙,也是。


歐辰與洛熙,一個張狂霸道,一個放肆不羈。
這兩位即便不論身家背景,就算只是被隨意放置在任一場合的男子,也會在無意間成為眾人目光的焦點。
而這樣的兩個外型氣質皆優秀突出的男子,怕她。
他們怕她,不是因為她的漠然,也不是因為她對她人生的。。。。說是企圖心也好,說是野心也罷的那種一旦認定目標,就一定要達成的規劃。
而是,她輕易的就看透了他們。


她知道洛熙與她交往,是因為他以為她遲早會與歐辰遇見,而在他們遇見之前,他要先下手為強的抓住她的心。
所以他吻了她,所以他無所不用其極的以温柔攻勢企圖勾引她。
成功了嗎?
在那個月色皎潔的夜晚,她聽從他要求的幫他看月亮的話語走出了陽台,卻在一低頭的剎那,見到了他。
那時的她嘴角眉梢所泛起的甜蜜笑意,讓他以為她已然為他深陷。
也許,那個片刻的她的確泥足深陷;
也許,被他吻住的她的確有片刻的意亂情迷;
但是在那些魔幻的時刻被現實滲入之後,一切,霎時雲淡風輕。


她也清楚,歐辰堅持要求她留在他的身邊,是因為他霸道的佔有慾作祟。
就算失去了記憶,他對她不容拒絕的絕對霸道,仍是讓多年後的她一邊在無奈接受之餘,一邊不得不以她自己的方式,倔強的反抗。


夏沫,妳會喜歡上他的。
後來,這句由洛熙之口說出的話語,我真切的以為,並不是預言,
而是融合了現實且摻雜了過去發生過的一切的詛咒。
沒錯,這是一句詛咒。
一句透過深愛著夏沫並且不願放棄的洛熙之口所出的詛咒。


所以,故事其實一開始就已經注定了結局。。。。。。
所以,就讓我拿條小手絹閃到一邊哭去。。。。。。(不要拉我,謝謝。)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