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我在清晨甦醒,我的靈魂甚至還是濕的。

這是一個港口。

我在這裡愛你。      -- 節錄 聶魯達/我在這裡愛你




李大仁的這段獨白,莫名的讓我感動。(嘆)


  

 

 

 

我這輩子最討厭程又青的時候,就是妳在跟丁立威談戀愛的時候。仗著你與她都有幾分酒意的情況下,你直接了當的對她說出了你的感覺。



我不是程又青,所以我不可能像她那麼了解你。
我不會知道你不吃葱,我也不會知道你怕老鼠,當然,我更不會知道,原來你對你身上最滿意的部份並不是耳朵,那只是你隨口編造給Maggie的答案而已。
但是我知道,
當一個人因為酒精的作用而陷入半醉半醒的狀態時,所做出的任何舉動以及所說出口的任何言論,都是出於潛意識的真實。
在那樣的狀態之下,你的腦袋其實是清醒的,你也很清楚你自己說了些什麼話,你甚至可以思考,什麼樣的話語、什麼樣的行為是你當下該說該做或者不能說不能做的,因此最後,所有說了做了的行為,其實都是因為清醒的腦袋在酒精的作用下喪失了把關的功能,而將最真實的一面全盤脫出而已。



所以,你說你討厭與丁立威談戀愛的時候的程又青,我知道,並不是因為那段時間的她變得很不程又青,而是因為,那段時間的她,在你的眼中,與那些什麼因為手很好看而喜歡上的建華、很酷很直接示愛的小郭、或是像個小男孩追著程又青跑,以致於讓她不得不因為一時迷惑而談起戀愛的人不同,
跟丁立威在一起的程又青,確確實實,是個身陷在感情旋渦之中無法自拔的小女人。
而你,嫉妒。
是的,承認吧,與其說你討厭與丁立威談戀愛時失去了自己的程又青,還不如說,你討厭的,或者應該說,你嫉妒的,是那個有能力讓程又青失去了自己的丁立威。



我想,在你生命中截至目前為止的三十年裡,最讓你又愛又恨的一句話,應該就是那一年你無意間對她脫口而出的那句我不可能愛上妳這種女生吧。
因為這句話,讓所有你對她付出的關心,全被她解讀為只是對超級好朋友的關懷,然而,卻也因為這句話,而讓所有你對她下意識的包容,不會被其實很敏感的她拒絕,也因此讓你能夠在她的心裡永遠佔有一席之地,即使,在她有男友的情況下。
於是你的討厭丁立威,因為有多年前你的那句我不可能會愛上你的加持,於是,她沒有絲亳懷疑的接受了你舉例出來所有你不喜歡當時的她的理由。



然而,當酒精的作用不再存在、當她在你的世界突然失去音訊(你當然不會知道她沒接電話沒看到簡訊的原因只是因為她的手機壞掉)時,
當你以為她因為生氣而拒絕接你的電話與不回應你的簡訊時,你唯一能做的,只是試著去參觀她在某一天(那天你應了程媽的要求而前去幫程媽解決問題,卻在盼了又盼之後,只拿到在妳即將離開時才回來的她所說的去看了某個展的DM)曾參觀過的展覽,然後,如果我看過妳看過的世界,走過妳走過的路,是不是就能更靠近妳一點?試著從她眼中曾看過的世界,去揣測她眼中所想要的精彩。
對於這樣的你,我會說,只是一個愛的卑微的男人而已。
只不過你所付出的愛的對象,並不是當下的你口中所說,甚至是當下的你的內心承認的女朋友,Maggie,而已。



知道嗎?這一整集裡,我最喜歡當你發現與你通話的程又青就在你眼前時,那個開懷的笑臉。
當時的你不止臉上在笑(只有臉上在笑是你與Maggie在一起時常有的笑),那樣的笑意甚至直竄進你的眼底,讓你笑瞇了眼。
那是一種當人們真正打從心底感到開心時才會有的笑,而那樣的笑,就在你抬起頭發現程又青的瞬間,出現在你的臉上。




我在這裡愛你,而且地平線徒然的隱藏你。
在這些冰冷的事物中我仍然愛你。
有時我的吻藉這些沉重的船隻而行,
穿越海洋永無停息。
我看見我自己如這些古老的船錨一樣遭人遺忘。  ── 節錄 聶魯達 我在這裡愛你 




於是,我知道,你愛她,無庸置疑。
而且,你,根本
愛慘了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