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從千里之外跋涉前來 只是因為

曾經擁有的許諾 今生絕不肯再錯過   ── 紅山的許諾/席慕蓉


謹以此詩句替藍仕德感謝楊奕茹的終於告白,讓他終於有機會實現他早早就許下的承諾。(大笑)



 




要做到六年不變的心情其實不難,畢竟距離能夠產生美感,更別說是對一個自己根本完全不了解的陌生人。幻想一個陌生人在各方面都能符合自己的需求,是一件再容易不過的事。
真正困難的是當六年後遇到真真實實的生人,並且有機會了解這個生人的真實個性後,依舊不改其志的繼續投入。


而如果說仕德向奕茹獻上的真心是一條通向奕茹內心的單向直路,那麼在奕茹後來的終於告白之前的過程,就是一條迂迴駛向仕德心窩的蜿蜒小路。
然而仕德的這條單向路構築的著實太隱晦(而其實也不得不隱晦,因為他根本不知道那女子是誰),隱晦到開頭的奕茹以為那夢幻的一切只不過是出於仕德的同情心而已,而非對真實的她的情感呈現,因此即使是條好走的路,她也不得不將它理解成其中必有暗道。
至於奕茹的這條蜿蜒小路,就仕德而言,則完全就是折磨了(笑)。 


但是坦白說,如果我是楊奕茹,我也會懷疑這個只在多年前跟我只有過一面之緣的男人,怎麼可能只因為接受了一支筆的幫助就因此愛上了我,並且持續了六年之久?
甚至因此而在聽聞我的生命只剩下六個月之後,為了彌補我的遺憾還灑了錢給了我一場夢幻婚禮?
(很簡單,因為妳不是正妹。)
好吧,我知道我不是正妹而楊奕茹很正。
但不可否認,只要是女人都會有這樣的懷疑吧。
更別提回國之後,當藍仕德發現楊奕茹的病情根本就不是真的時的情緒轉變,更加的讓楊奕茹相信先前的那一切,完全就只是出於一個好心男人的同情心而已。
(是說,那些整人的招數真的好幼稚,完全看不出是出自一個冷酷的商場強人之手。)


所以囉,不要說它拖戲了。
如果沒有中間這二十多集的過程,楊奕茹怎麼有時間發現原來藍仕德真的是一個這麼直接傳達情緒的人,而藍仕德也沒有機會透過孫啟鳴的"開導與暗示"去發現楊奕茹的真實性格原來如此率直。
(在此感謝孫啟鳴,真心的。)

如果沒有上述的這一切歷程,我想,我也很難被說服以楊奕茹此等實事求事的個性,怎麼可能會從少女心的角度來平和的接受藍仕德的求好,而且又如何去證明藍仕德對楊奕茹是真的有愛而非只是將當年的感激錯置為愛情。
因此,這個過程是必需的。必需有這樣的過程,才能說服楊奕茹,同時也說服觀眾,去發現及體會藍仕德的真心。


對了,忘了說,藍仕德讓我欣賞的地方並不是他為了追求楊奕茹而做了那麼多不符合他個性卻讓楊奕茹很感動的傻事,相反的,我欣賞的是完全符合他個性的"不干涉"。
比如說當他發現孫啟鳴跟楊家的關係非比尋常時、
又比如說當他意識到楊奕茹跟孫啟鳴之間有著那條剪不斷的線時、
再比如說當他親眼見到病著的孫啟鳴被楊奕茹攙扶進楊家時。
這些時候,其實都是對他的感情走向有重大威脅的時候,但他很理性的選擇不干涉、不過問,並且,最重要的是,不質疑。(好吧那是因為他都自己補腦了XDDD)
當然換個角度想,在他還未追求到楊奕茹的時候,他也並沒有理由去干涉,但是話說回來,
沒有理由並不代表不會。
而他,真的不會,也沒有。甚至有幾次在他的家人想為他出面時,他都擋住。
由此可以看出一個男人的擔當。
一個有肩膀的男人,除了應該懂得在何時出面爭取自己的權利之外,也自當懂得該在何時保持淡然心態,以保護自己想守護的人不被自己的急躁所傷。 


接下來,我開始期待他們的婚後生活了。(也太心急XD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