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靜。

 

   我看見我的話語揚長而去。
  它們更像是你的而遠非我的。
  它們像長春藤,爬上我老邁的悲傷。 ── 摘自 聶魯達/所以你會聽見

 

兩個冬天時一起窩在床上聊起心事的女孩,一定不可避免的會聊起感情,所以潤真問了,『話說,那部電影有意思嗎?』
『我不知道,完全不記得演了什麼內容。我哪有心思看電影啊。』
既然是姐妹淘聊心事,彼此之間自然不會想隱瞞什麼,所以娜靜當然很誠實的跟潤真坦白說跟垃圾哥一起處在電影院的當下,她根本完全沒辦法把心思放在電影上,怎麼可能會記得電影內容。
說著說著,很自然的,就順便提起了那個初雪天的早上,她對垃圾哥告白的事。


『然後呢?哥說了什麼?』潤真問道。
『他什麼都沒說。是我讓他什麼都別說的。』娜靜有氣無力的回答。


對韓國人來說,初雪天有兩個很重要的象徵意義。
一個就像看到流星一樣,據說,在初雪落下時許下的願望,都會實現。
另一個,則是與戀人有關。
傳說中,只要是一起看見初雪的戀人,在下一場初雪再度落下的期間,都可以很平順甜蜜的渡過。


因此不難理解娜靜的心情。
我相信,那天一早聽聞媽媽說下雪了的時候,她那個直接就衝出房去想跟垃圾哥分享的行為,確實只是單純的想與他分享喜悅的心情而已,是因為後來與垃圾哥並肩坐在床上,並且圍著同一床棉被的氛圍,才讓她又鼓起了告白的衝動。


身為韓國人的她,自然很清楚初雪之於韓國人所代表的涵意。
如果說再度告白是因為娜靜不想錯過初雪的美麗傳說,那麼,第一時間不想知道垃圾哥對她的告白的回應,就是娜靜的不敢面對現實。
因為她很清楚,選擇告白,就等同於選擇破壞從小就與垃圾哥之間穩固的哥哥妹妹般的感情,而這樣的破壞,是屬於徹底改變的化學變化,而非之後仍可還原至原本特性的物理變化。


所以,她害怕。

 

 

   

 

七封。

 

   現在我要它們說我想對你說的,
  讓你聽見我想讓你聽見的。     ── 摘自 聶魯達/所以你會聽見

 

『要是打算就只待這麼一會兒,你為什麼還過來啊?回去要六個小時,過來又要六個小時。我真是無法理解你,這不是花錢找罪受嗎?』這句話,其實只是娜靜對七封的碎碎唸而已。
因為她覺得,這麼累幹嘛呢,如果隔天一早在首爾有重要事情得處理的話。
完全,與心不心疼無關。


『妳覺得我為什麼會過來呢?坐六個小時的巴士過來,只待了三個小時。然後又要坐六個小時的巴士回去。我覺得妳應該也明白。』但是,向來選擇沉默的七封,終於忍不住將心裡的話說了出口,並且,趁著1994年即將結束的倒數時分,
『我喜歡妳,所以我才來這裡。』直接了當的對娜靜說出了他的心事。


娜靜當下的表情,我以為,可以稱得上是震驚。
因為我以為,她並非沒感受到七封對她的好,只不過,她一直以為這樣的好,如同海太對她的好一般,只是好朋友之間的友善對待而已。
然而她沒細想過,海太不會將她的要求放在第一順位認真以對,但七封卻會因為她的隨口說說而認真看待。


她對七封給她的所有特殊對待的視而不見,其實早就很明顯的全部指向同一個答案。
這個答案,七封自己也很清楚。
所以讓他鼓起對她告白的勇氣的關鍵,我以為,是三千浦奶奶的那一席話。


因為娜靜他們都被三千浦爸帶去參加示威抗議的關係,所以千里迢迢扺達三千浦家的七封,無可避免的只得與三千浦那個以花痴名號廣為村民所知的奶奶獨處。
看著長了張俊俏臉龐的七封,奶奶於是忍不住開始話說從前。


奶奶當年是小三或小四、那個男人當年是不是已經結婚有了家室,在六十年後人事已非的現在來看,已經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當年奶奶的不敢說,以至於現在極度後悔的這件事。


那一天,在帶著與陌生人相處的緊張感,以及覺得這老人有點奇怪的情緒的七封面前,奶奶的眼神不自覺的落向了遠方憶起了當年。
『就算生養了孩子,那個孩子也已經年逾花甲,但現在只要吹起春風開出春花,我就還是會想起那時候啊。』
六十年後的奶奶談起當時那段不由自主的情事,仍然抱著深切的遺憾。


因此我相信,正是因為聽聞了奶奶的故事,為了不想讓自己在多年後也如此抱憾,所以七封才會在1995年的最初瞬間,鼓起勇氣,不由分說的將他的唇印上了娜靜的唇。
用這般的無聲言語,強化他在那個片刻之前,才以清楚且不容誤解的態度,對娜靜說的那句『我喜歡妳』的告白。


只是因為,不想後悔。

 

 

      

 

垃圾。

 

   在你面前,它們將你所佔據的孤寂填滿,
  而它們比你更習慣於我的哀傷。   ── 摘自 聶魯達/所以你會聽見

 

啊,學長,你看過殺妻秘笈吧?你昨天不是跟娜靜一起看過了嗎?要不就換一部吧?
忙碌的打工結束後,終於約了仍在首爾,而且是自己仰慕的學長一起看電影渡過跨年時分的喜滋滋,突然想到學長應該看過這部電影了。
『不用了。我根本就不記得電影的內容。我昨天確實看了,但我不知道演了什麼。』
然而,垃圾哥卻用他那張看來總是無害的笑臉,笑著這麼對他說。


在兩個女孩談心的那個早上,當潤真問娜靜電影是否好看時,娜靜回說根本不知道電影演了些什麼,卻也同時抱怨垃圾哥的笑開懷,因為電影內容。
『從來沒看過他笑得那麼開心過。』當時的娜靜這麼說。


但此時,垃圾哥卻對喜滋滋說他其實也不知道那部跟娜靜一起看的電影到底演了些什麼。。。。。
這很明顯的表示,娜靜那次初雪的告白,確實讓垃圾哥從心底深處泛起漣漪,所有兩人之間曾有過的單純過去,從那個瞬間開始,就真的只能成為回憶。
可惜的是,他在那個剎那所湧起的心緒、所想表達的言語,在那個娜靜甚覺難堪的當下,被娜靜所阻止。
他對於娜靜的心情,我相信,並非不存在男女之愛,只不過,對她的所有關於愛的情緒,在時間的面前,被複雜了。


所以在被娜靜阻止之後,他只得選擇沉默。

 

 

 

  夜的巨碩的根
  自你靈魂中迅速生長,
  隱藏在你體內的事物再度顯現,   ──摘自 聶魯達/光籠罩你

於是,在1994年的末了時分,
他與他與她,開始知曉了,
何謂
放不下的心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