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界上本來就有好人跟壞人,你不需要這樣草木皆兵,把所有人都當成敵人一樣防備著。這樣你會很累。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讓我們一起面對,好不好?
那天,在他的辦公室裡,妳親眼見到他連跟隨自己多年的特助都存在著防備之心時,妳心疼的如是對他說道。
雖然妳很清楚他一直以來不輕易對他人交付出真心的態度,但妳不知道的是,原來,他對於除了家人之外的其他人的防備之心,是如此的嚴重。
妳終於見著了他的這個陰暗面,而這樣的他,卻也極度的讓妳心疼。



因為他說妳只要幫忙照顧好家人,就是給他的最大幫助,於是體貼又懂事的妳,只得努力壓住擔憂的心,在進家門前深吸了一口氣,擺出笑臉後開門去面對那些被他向來保護得好好的家人們。
而這樣的妳,讓我心疼。



妳在極度倉促的情況下走進婚姻復又走入家庭,我還記得,在某個妳老闆突然放妳假,然後妳老公送妳回妳家的那天上午,妳跟妳爸爸說那個家裡什麼都好,就是對妳有點客氣。
當時妳爸爸說那是因為大家都對妳好,所以妳要感恩。
而我卻想說,沒錯,表面上看來的確是大家都對妳好的關係,但其實,我以為,那是因為妳的潛意識對那個家還缺乏歸屬感的緣故。
因為妳下意識的會對那個家裡的所有人客氣以對,所以,那個家裡的所有成員也會下意識的與妳客氣相待。

然而這樣尚缺歸屬感的妳,卻因為愛他,所以替他承擔了他對家人的疼惜心情,並且強顏歡笑的用DV拍出了他心情極度惡劣那天,妳與他的家人之間無憂無慮歡樂嬉笑的生活影片與他分享。
那天夜裡,晚歸的他看完影片後,在以為已經熟睡的妳的耳旁,說出了妳並不陌生的那三個字。
有人說,為什麼從未聽聞妳對他說出相同的話語,而我卻以為,或許妳尚未對他說出那句也許輕如鴻毛的三個字,然而,實際上的妳所帶給他的關心與感動,卻已重如泰山。



所以那天,當原本潛藏於暗處的敵人自行現身、當他回眸望了妳一眼、當他回轉身,伸出手扶起原本以他的性格絕對會不留情面的嚴厲以對的人時,妳眼眶含淚的笑了。
因為妳知道,在私領域裡總是願意為妳改變原本堅持的立場的他,這次,在妳從來不會主動介入,並且在他之前甚至還以愛為名不想讓妳知曉的公領域裡,也因為妳說的話而改變了。
公領域的他,因為妳,也變得如同私底下對待妳的他一般,開始學習如何以溫暖而有人性的態度對待他人,開始懂得何謂體諒,也開始明白這世界並非非黑即白,也終於知曉人性中有太多讓人不由自主且無奈的灰色地帶。




如果你願意相信
那混沌、雜染、堅硬的
本不是你的質地

如果你願意將你
全然地交付於我的掌心

我將在月色中跏趺而坐
將全部的鮮白、調柔、清靜
傾注於你               
                         ──青瓷/扎西拉姆。多多




於是他改變了,因為妳提供給他的無時無刻的溫柔相待、因為妳不吝於給他的善解人意與包容,因為,妳付出給他的
那未曾說出口的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