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事。我已經走出來了。

每當有人問起妳現在的心情時,妳總是這麼回答,即使,那些問妳的人,是妳最親愛的家人。
然而那天深夜裡的那桶冰淇淋,
卻讓妳在從小與妳感情最深厚、最了解妳的弟弟面前,
亳無防備的洩漏出了妳不想讓任何人知曉的心事。
就像在看似一塵不染的房間裡那扇突然被拉開了一道隙縫的窗簾一般,
陽光自未完全閤攏的窗簾隙縫中傾洩而入,狹長的日光束裡,瞬時充滿了平常肉眼看不見的塵埃,
它們不斷的上下移動,載浮載沉,
一如妳一直說服自己,說妳現在已經不在乎了的心情。



冷靜、理智、堅強,這是所有認識妳的人,其至包括與妳最親近的家人,對妳的評價。
而身為兩性專家的妳,一直以來,也是如此的自以為。
妳以清晰利落的角度向眾人條列出妳想追求與擁有的愛情,於是,
嚴凱的出現,剎時讓妳交付芳心。
雖然他的不婚讓妳失望,雖然他的試圖努力但卻失敗的付出讓妳也為此難過,
然而哭泣之後的妳,擦乾了眼淚,還是可以笑著對他說再見。
當時的妳也許只是故作堅強,但轉身大步離去之後,
隔天照常升起的燦爛陽光,依然能夠將妳那顆剛剛失去愛情的心,
暖暖的保溫著,暖暖的繼續相信世界依舊美好,妳想要的愛情一定存在。


但是,那個與妳想像中的條件相差十萬八千里的他,卻在妳不曾察覺的時候,漸漸的觸動了妳的心。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是很久之前他送來給妳的那一碗石鍋拌飯?
是很久之前他親自下廚為妳做的那頓午餐?
是妳弟弟落水那天他突然出現在脆弱的妳的面前提供給妳的溫暖?
是他帶妳去他所謂的秘密基地向著天空大喊說他愛妳?
是他假裝落水而妳急著跟著下水去尋找他的那一刻?
還是他特意穿上動物裝假藉分送試用包的方式給妳的各式求和及求愛小標語?
我以為,這些都不是,也,都是。



因為之於思緒如此千迴百轉的妳,愛情不可能只因瞬間的悸動而產生,所以這些都不是;
但是,也正因為妳的思緒如此百轉千折,所以他這些滴水穿石的招式,終於逐漸穿透了妳冰封的心牆,
成功的讓妳捨棄了妳的條列式愛情模式。
於是那天,在冬日難得陽光明媚的淡水小鎮上,
當妳取下他買給妳讓妳變裝的墨鏡與毛帽時,妳,同時也缷下了心防,
這一次妳終於願意大大方方的在陽光下展現妳的愛情。
然而,妳卻沒意料到,這段讓妳如此惴惴不安的愛情,居然這麼快速就崩塌,
在妳無意間看到了那本寫滿了他的心思的筆記本之後。



與上次的笑著分手不同。
這次妳陰霾的心並未因為被淚水洗禮過而放晴,連來自魔法世界的冰淇淋,這次也無法拯救妳。
誠然是因為上次的感情中並不參雜欺騙,然而我想連妳自己也無法否認的是,
這一次的妳會如此之痛,除了痛心被欺騙之外,
更痛的是,妳早已經在不知不覺間對這個完全不符合妳的擇偶條件的他,全然的交付出了妳的真心。



或許有人會說,預設好了條件的愛情,不是真的愛情。
但我以為,對於一個擁有社經地位的(輕)熟女而言,要求對方也有與自己相同、甚至更好的"能力",並非苛求。
愛情確實是需要門當戶對的,然我所謂的門當戶對,並非單指財力與家世的匹配,更多的是價值觀與人生觀的一致,以及,對很多女人而言很重要而且很在意的,年齡。
所以開頭的妳會愛上嚴凱,是一件再正常且自然不過的事,
也是因此,後來的妳,會對鄭雨翔交出真心,就完全不只是動心那麼簡單而已。
有些事物,並非靠雙方的努力就可以維持,比如說,男女之間的纒綿愛戀;
有些事物,也並非靠彼此故意的閃躲就可以避免,再比如說,男女之間的情愛流轉。
因此,之於妳,嚴凱是真真正正的過去了,但鄭雨翔,妳卻從未真正將他放下過。
而這段關係,未來會如何演變,我想,等妳有足夠的勇氣去回覆那封讀者來函時,妳就會找到埋藏在妳心底,屬於妳自己的答案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