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是一場冒險,
  也許我會碰得焦頭爛額,也許我會重又變成孤單一人;
  但是,
  為了那麼優秀的可愛的你,
  我心甘情願冒險。 
                            ── by 張小嫻



有沒有那種經驗?
原本萬里無雲的晴空,突然之間烏雲密布,並且在響起了一聲讓人瞬間毛髮直豎的雷之後,下起了大雨。
但卻又在突然間,雨停了、雲散了、陽光再度耀眼的令人刺目。
而淋得全身溼的你,只得莫名所以的站在路旁,一身狼狽。
於是你抬頭望了望天色,放棄了去買把傘的念頭,放心的繼續往前行,卻在不期然間,被一旁疾馳而過的公車濺起的那灘水花,潑得更加狼狽。



怎麼可能有人會這麼倒霉?你說。
有啊。我指著電視裡的周震。就是他啊。
不是嗎,我說,才剛鬆了一口氣的慶幸自己被梁家父母接納了,卻又發現了命運加諸在他身上的殘酷事實。
這比淋了雨之後又被髒水濺到更倒霉吧。
不。你轉頭望向我。他不倒霉。
怎麼說?
因為就算已經被髒水潑得一身溼,但是他的身邊仍然有一群支持他的人,會在他終於走到家之後,遞上毛巾、送上溫水,讓他在暖了心、睡了一場好覺之後,可以放心的繼續大踏步的向前邁進。



對周震而言,那個在關鍵時刻遞上毛巾送上溫水給他的人,首先,無疑的,是他的父親,周大寛。



也許很多時候,父愛與母愛是在真正為人父為人母之後才開始衍生,然而,不同於愛情有從絢爛歸於平凡的一天,親情一旦浮現,就很難消失。
然後,對於那個一開始只是出於己身骨血,但後來卻成為獨立單一個體的人,就會終其一生的再也無法放下忍不住想要關切的心。



所以,當梁小舒在周家的飯廳以放心的語氣說著自己的父親雖然是退休警官,但覺得人嘛只要懂得反省後改過向善就可以,沒什麼大不了也不會因此而反對她與周震的交往的時候,
只有周大寬,看得出他兒子,周震,那抺鎖在眉心一閃而過的愁容。
所以,後來他對周震說,找個時間,我請她的父母吃個飯時。。。。。
我一直在想,如果周大寛在周震與梁小舒開始交往的第一時間就知道了這件事的話,他會出手阻撓干預,亦或是像後來的他一般,一邊皺著眉,一邊緊盯著漾在兒子臉上的幸福笑容,然後對周震說沒關係我們都喜歡小舒她父母那邊我來處理你不用太擔心?



而其實,這個選擇題的答案根本無庸置疑,就是後者。
就算小舒在周大寬的心中並沒有因為之前發生的那些事件而加分,但光憑她可以讓周震每天打從心底笑得開懷這點,就算梁小舒的真面目是惡魔,我以為,身為父親的周大寬,仍然會真心的笑著擁她入懷,並且對她說,
歡迎走入周震的世界。



至於另一個在關鍵時刻遞上毛巾送上溫水給周震的人,是梁小舒。
就是那個現階段仍被蒙在骨子裡,完全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梁小舒。



我不知道後來的她如果全面想起過去的恩怨之後會如何反應,但至少,現在的她那張甜美的笑臉與主動接近的支持,是讓周震能夠在震怒的梁一磊面前坦然的說他不會放棄,提供了周震勇敢往前走的動力來源。



愛情誠然需要努力維持,但如果依靠的只是其中一方的奮力不懈,而另一方卻完全被動且認命的話,即便當初的開始是再如何的天雷勾動地火,也難以持續。
然而正是不明白一切的梁小舒那股望向他的疑惑眼神、那張對著他一低頭一抬眉的甜美笑臉,以及那一句句對他說出口的支持,才給了周震繼續走下去的勇氣。
因為這時候的他知道,此時此刻,在這條路上,不僅只是他一個人在努力而已,陪著他的,還有他的家人,以及,
梁小舒。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