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哥的求婚這場戲讓我也差點跟娜靜一起掉眼淚,明明連一句什麼我喜歡妳我愛妳的甜言蜜語也沒有說,可是就是很感動。。。。。。(人家又不是對妳求婚妳那麼入戲是哪招!)

 

 

過些時間,再過些時間,應該就真的沒事了。。。。。

這樣的七封讓我好心疼啊。。。。。

明明是個只不過看個醫生,粉絲就會把診間給團團圍住的萬人迷棒球明星,卻偏偏喜歡的女孩喜歡的人不是他。 

  

 


娜靜爸對垃圾的這段談話讓我哭了。。。。。。

愛情很多時候真的不止是兩個人之間的事而已啊~~(望天) 

  

 

 

 

 

年輕的時候總覺得,在有愛的兩人之間,沒有什麼事情是不能被克服的。
然而後來,當自己也開始進入愛裡面之後,才發現,
很多事情只依靠著兩人之間的愛是不夠的。
只用彼此之間的愛來要求對方的理解與包容,是自私的。



但是,在男女情愛面前,誰又能做到不自私?



於是,我想先談談娜靜。



我可以說在與垃圾哥的這段關係裡面,娜靜是自私的那一方嗎?



一直以來總是強迫垃圾哥正視對她的感情的她,好不容易等到垃圾哥終於低頭承認了,卻在此時朝他丟下了一顆震憾彈。
雖然說愛情是件你情我願的事,只要你願意而他說好,就可以開開心心的往下走,
但是那一天,當娜靜哭著對垃圾哥說想把握好不容易得到的去澳洲的工作機會所以推遲兩年吧我們的婚禮時,我卻真心的以為,此時的娜靜,的而且確,是在仗勢著垃圾哥對她的愛。



只不過那時候初出社會的單純的她沒想到,男女之間的情愛,與父母與子女之間的愛不同。
父母與子女之間因為有著血緣的羈絆,所以不管距離多遠、就算爭執再激烈,就算早已形同陌路,也會因為無法抗距的所謂血濃於水的牽引,而在某一天,被拉回軌道。
然而男女之間的關係並非如此。
亳無血緣關係的男女之間一旦因為距離與時間的作用而成為陌路,那麼,就可能
永遠是陌路。



兩年前的她自私的使用了他對她的愛情,而讓他與她之間原本特殊且以為永遠不會產生質變的關係,在時空的發酵之下,產生了意料之外的變化。
也讓兩家人,在這兩年之間,幾乎斷絕聯絡。
於是兩年後終於又回到韓國且已明白世事的她,不敢也不能主動找上他。
因為愧疚。



然後,想說的是垃圾哥。



在確定與娜靜正式進入男女關係,並且鼓起勇氣對娜靜爸媽坦誠一切的垃圾哥,我相信,他其實早就已經預想到之後如果發生了任何讓人不樂意預見的狀況時的後果。
因此,坦白與娜靜交往的一切,之於他的內心所代表的意義,就是一條通往婚姻的不歸路。
當然他不會後悔,甚至非常樂意。



表妹說的沒錯,開頭也許是娜靜的一頭熱,但後來,被點燃了火苗的他,卻是愛她愛得比誰都深刻。
於是這樣的他,如何能夠抵擋得了後來的她那一串串不斷從她的臉頰滑落的想離開的眼淚。



所以一開始對她說不能留下來嗎,我可以認真一點賺錢養妳的他,才只是隔天,卻以很能理解她的話語般的對她說如果是他也會想去追求夢想畢竟這是難得的機會,並且後來甚至還在她的爸媽面前說什麼反正兩人現在都還沒有存款,現階段結婚的話反而對彼此是種負累之類的話云云。
所有那些明眼人口中都知道只是藉口的話語,其實,都只是想讓她能夠從與他的那段情愛關係中順利脫身的場面話而已。



然而,在他因為愛她而選擇退出這場競爭者是她的夢想的關係的同時,卻也不能說他不自私。
他的自私,在於他的害怕受傷。
害怕去正視當初那個凡事總是依賴他的幼小娜靜已經長大,已經不再需要在他的羽翼之下生存與被保護,
害怕,他的不再被娜靜所需要的事實。



於是他放手。
他成全了娜靜想飛的夢想,也退縮了他自己那顆非常愛她的心。



最後,是一直讓我感覺極度心疼的七封。



1995
年的新年,在金聲均家鄉車站回首爾的班車的候車處,他吻上了娜靜的唇。
1999
年的最後一天,他依約的來到了新村合宿,卻發現記得當年約定並在場的人,除了娜靜之外,就是他。
2000
年的第一天第一秒,坐在他眼前的娜靜摀上了嘴,而他笑了,對她說不會再吻她了。



正如同在電影院時他跟那位記者說那女孩暫時只是他單方面的喜歡一樣,他一直很清楚娜靜的心並不在他身上的事實,
不管是1994年時的她跟垃圾哥還未正式開始的時候,
亦或是
2000
年時的她與當初論及婚嫁的垃圾哥其實已經算是分手的時候。



所以對於後來的他放任自己的心,因為只是想要趁著僅有的在韓國的時間跟她能夠朝夕相處,而選擇在有無駕照這點說謊的事,我覺得沒什麼好責備的。
因為愛情確實是件需要耍點心機與手段去完成的事。
只不過在相愛的兩人之間,所謂的心機與手段,會很自然的被解讀成用心為之的貼心舉動,而在單方面的愛戀面前,同樣的心機與手段,卻總會被解讀為居心不良而已。



而一直以來的他,與垃圾哥一樣,同樣的疼惜娜靜、同樣的清楚娜靜的喜好、同樣願意為娜靜付出所有,差別只在,
垃圾哥已經深刻的駐居在娜靜的眉眼之間,
但是他,卻只能存在她心裡的某一塊只要她想,就隨時可被清除的空間。



於是寫到這裡,我想說的只是,
愛情裡沒有絕對的善與惡、對與錯,而其實,也不存在遲到與未到的差別。
1999
年末的那天,費力趕到的七封,與已到但未出現的垃圾哥,在娜靜的心裡,並不會因此而有不同的地位。
愛情就是這麼現實,
有些人就是能夠永遠自私,
有些人就是不得不的處於絕對弱勢,
而有些人,
就是無法選擇的
只能旁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