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能怎麼辦?我只知道要用笑來面對一切啊。你告訴我,現在我連笑都不對了,我能怎麼辦?』
當周書宇指責林維真,並且質疑她為什麼已經處於這般境地(父親的心血被剽竊,並且被誤會為是周書宇的緋聞女友)卻仍然可以笑得出來時,林維真這麼說。
她並且接著說,『我不是不生氣,我只是習慣跌倒,然後,爬起來。』



那一瞬間,我突然讀懂了林維真的心情。



痛苦的人沒有悲觀的權利。尼采曾經如是說。
當一個人的人生已經處於谷底,就沒有也不需害怕繼續往下滑落的空間,也因此,即便只是向上攀登一公分的距離,都是值得慶幸的進步。
所以對林維真來說,多年前當她來不及在跨年倒數前站上舞台之後所有迎面而來的逆境,就是她生命過程中無可避免的層層關卡,如果不想屈服,只能關關難過關關過,沒有其他的選擇。



而隨時保持迎人的笑臉,就是她用來扺抗逆境的自我保護。



於是,這樣的笑臉,一步一步的,黥吞蠶食了周書宇那顆一直以來追求純粹的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