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生命轉了彎,慌亂間我回頭看,

  卻失去妳的蹤跡。

 

 

在跟著戲的節奏默默往下看的時候,對於像李振凱這類渾身上下什麼都沒有,只剩自尊心在過生活的男人,對照在現實中所遇見的實例,我是很厭煩的。
甚至可以說,就算到後來他真的出了書,並且在魏艾的靈前懺悔時,對於這個男人,我都沒什麼好感。
但當看到他突然伸手拿走了魏艾的骨灰壇並且拔腿狂奔時,我大笑了。


這時候我才發現,這男人以某個角度來看,其實很敢於追求所愛。
而在此之前,讓這男人看起來很悶,什麼都不敢說不敢表達的原因,還是那句話,因為他全身上下什麼都沒有,除了自尊。

 

然而,突然間,她離開了。
離開了這個對她來說無限美好的世界,
離開了最愛她的父親,
離開了,她用盡了最大的努力去愛著的他,
也離開了那個愛著她的
他。
 

  你的撤退成全了我的追趕
  但風終於還是讓滿樹的期許零落了
  零落在我為你一次次放空的那口小小的井
  怎麼忘了
  即便空空如此
  還是無法承載你
  如同深海的寂靜

  是我福薄  
              --札西拉姆‧多多/易弦再聽之憶江南

 

很多年很多年之後,如果李振凱沒有搬離那個小套房,那麼,每當他探頭從那扇窗向下望向那個如同井底般的小視界,看著視線內的那塊小小花圃時,當年花圃旁的那個小小身影,絕對會是他腦海裡永遠無法抹滅的存在。

 

於是,經歷了這一個半小時之後,我想說的只是,
當你愛著的時候,
請務必在當下、在及時,讓對方
知道。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