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這一集裡的這一段。

 

雖然說身為記者必需秉持著公正中立的立場進行事件報導,但只要是人,就不可能做到絕對的中立與公正。
所以不僅在文字的呈現上很容易代入的自己情緒,甚至連鏡頭,也能夠輕易的運用剪接,讓自己想要表達的觀念與想法輕易的傳達出去。 而只要有"自己的"立場與想法被加進報導之中,整個報導的走向就會難免偏頗。

 

訪問正式進行前,工作人員給了奇載明一份稿子,上面列明了稍後宋車玉會問他的問題,目的是讓他對會被題問的內容預先有所準備。
這表示,因為完全沒有事先排演過,所以宋車玉根本不知道奇載明在訪問上會對那些題問有些什麼樣的回答。

 

而這節目甚至很大膽的採用了同步播出,這更表示,宋車玉對這個由她一手打造出來的國民英雄會給出的回答,相當有自信。
在她的沙盤推演下,這絕對會是個輕鬆愉快,賓主盡歡的獨家訪問,
然而,從奇載明每回答一題他就變臉一次而且臉色越來越難看來看,可以清楚的看出,奇載明給出的答案是如何讓她從一開始的心慌,到最後內心的崩潰。

 

訪問的最後,主控權幾乎被奇載明拿下,然後,他說出了他是個殺人犯的事實,並且說出如果要了解他為什麼這麼說,就請去看Y台的報導云云。
這一次宋車玉以為的勝利,卻成了她平步青雲的職場生涯的重大失敗的開端。
接著,畫面一轉,鏡頭上出現的正在採集關於命案現場的相關物證的員警們,以及站立一旁正在播報整則新聞的崔達布。

 

『YGN新聞,奇河明。』報導的最後,他終於說出了被深深埋藏在他心裡許久的真名。
這句"奇河明報導",終於戳破了崔家人一直以來對他的身世背景的疑問,也讓與他共事的同事們瞬間了解了為何他對奇載明事件如此關心的原因。


我喜歡的另一個場景,是奇河明在咖啡廳裡要求崔仁荷退出對於宋車玉對當年另一則新聞也許誤報的事件的追蹤報導。
『為什麼要我退出呢?』崔仁荷問道。
『因為我會在意。』奇河明回答。『如果總是見到妳,腦子就會複雜,就會猶豫不決。』
然而,她說,『我知道你有多難受,你並不是沒關係,你每天晚上都會一個人哭,你每時每刻都會想念爺爺,
但你一定是為了哥哥在裝沒事裝沒關係,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你並不是沒關係,但我不會擔心你也不會安慰你,為什麼?
因為我更不願看到你倒下。』
崔仁荷的這番話,其實只是原封不動的將先前他曾經說與她聽的我不會倒下所以不要安慰我的言論,原封不動的歸還予他而已。


這就是男人與女人的區別,亦或是,愛的深與愛的不夠深的不同?

 

彼時的奇河明害怕的是因為他對崔仁荷的愛,會削弱了他想復仇的信念,所以他希望她能夠離開他,讓他能夠專心。
而此時的崔仁荷眼底心裡的所思所想卻全部都是奇河明,因為她怕她對奇河明的愛會阻撓了他的腳步,所以她叫他不要介意她,放心大膽的去做任何他想做的事,即使那件事,
是扳倒一直以來,被她視為依賴對象的媽媽。
她當然不希望她的媽媽被傷害,但現在的她更害怕的是奇河明因此而失去自己。

 

也許從外人的眼光來看,會認為奇河明的愛太過自私只想到自己,也會認為崔仁荷的愛太過理想以為能顧全所有,
但是,愛情這回事,不就是一件當它橫亙在親情與自身的理想以及所愛的面前而必需做出抉擇時,也許
在當下,甚至也許可能是一輩子,會得罪其中一方的事嗎。
端看自己如何取捨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