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不是一喝醉就會忘光嘛。』

[TSKS][Pinocchio][E11(720P)][KO_CN].mp4_20150110_005201.752  


 

(喜歡這一場戲,兩個人都好會哭啊~~~)

 

所以崔達布,不,現在該正名為奇河明了,才會因此而很放心的跟仁荷說出了他心裡的話。
例如,在他與哥哥見面的時候,為什麼不接她電話的原因。
他放心的對她侃侃而談,完全是因為他相信並且以為,清醒後的她會遺忘了這段對話。


多年後的奇河明終於決定與奇載明相認,是因為奇載明差點成功的傷害了崔仁荷。


原本的他,確實打算就這麼以崔達布的身份活著,因為他貪戀周遭疼惜他的人給他的幸福,所以那時候,當仁荷的爸爸問起時他的身世時,他說他是獨子。
原本的他,確實並不打算讓奇載明知道身為他的弟弟的他,仍然安然的存活在這世界上,因為他以為哥哥放棄了他,然後又看到哥哥在宋車玉的巧妙新聞操作下,成了全民英雄,這更讓他認為,就這麼下去吧,這樣對大家都好。

 

一直到奇載明對他說,
『我殺了人。』
多年後的正式重逢,在聽完了一堆問候與寒暄的話語之後,出於奇載明之口的這聽來簡單實則讓人震憾的話,宛如棒球場上投手所投出的時速破記錄的直球,直接擊中了奇河明的心臟一般,
讓向來口齒伶俐的他,瞬間呆滯。

 

話說,我很享受喝了酒之後的微醺,所以當然,有時候沒斟酌好,就會喝醉。因此我完全能夠明白仁荷的"感覺"。
也許重新走過一遍來時路去恢復記憶的方法有點誇張,但是,如果片段記憶會閃現再加上有其他人的提示,那麼,全然的想起當時發生過的事,並不意外。

 

於是仁荷想起了河明前一天晚上對她坦白的那些為什麼他曾經一度想放棄的話。
『我討厭自己,甚至快要不能呼吸了。
我討厭那個不去找哥哥的自己,
也討厭那個離不開妳的自己。
甚至連現在這一刻,也因為妳而猶豫不決的自己。』
那時,在他認為已經完全喝醉了的她的眼前,他對她做出了如此的剖白。

 

太多太多他埋藏了許久的恨,卻因為愛上了她,以致讓他無法進行自從正式的成為記者的那一天起,就已經預定要施行的報復計劃。

 

我曾經以為當初在Y電視台面試時,一時情緒控制不了而將炮火對準崔仁荷攻擊的奇河明,未來在面對事非對錯的抉擇時,也是個會在第一時間放棄她的人,
但是後來,我知道我錯了。
我錯在沒想到原來在日積月累的情感堆疊之下,奇河明對於崔仁荷,早就徹底失守。
所以一開始面試時在Y公司的針鋒相對,是因為當時的他確實以為,這個職業有多麼不適合無法說出違背自己良心的人存活。
所以後來終於有機會與宋車玉面對面交手時,希望她退出的他,除了說這會讓他無法專心之外,更多的是,我相信,他真的害怕她會因為他對宋車玉的復仇,而受傷。

然而,想起來那個晚上他對她說的那些話的她,終於理解了他,於是,
她把那天他從他的衣服上扯下,象徵她買了他一個好夢的扣子還給了他。
『別擔心,我可以整理好我自己的感情,不要因為我而猶豫,去跟我媽正式開戰吧。』她說。

 

 如果有從前
 如果有永遠
 我的愛從最古老的從前固執到
 最浩渺的永遠
 現在 為了曠世的愛戀
 我必須躍上馬
 趁著月色離開
 從你的夢境離開
 請你
 也從你的夢境離開吧    --札西拉姆。多多

 

再然後,她主動對他提出了象徵意義上的分手,並且吻了他。
而他,只能被動接受。
之前她打算放棄多年來想當記者的夢想時,是他將她的夢想從火裡搶救了回來,
所以這次,
換她來成全他。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