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能清楚的那一天。這張照片真憂傷。』看著Dan學長為Namkang幫他拍的那張相片所下的標題後,Taliw如是說。
『哪裡憂傷了,只是沒照清楚而已。』Namkang沒好氣的反駁。
Taliw笑了,『但妳的照片每張都很漂亮是吧。並且都很清楚。』

[FirstCS][泰版一吻定情][EP18][泰语中字][精校精校版][1080P未删减].f4v_20151206_012758.073

 

接著,Namkang走到Taliw跟King合照的相片前,『那妳呢?看到自己的照片沒?也很可愛啊~這小怪物是King對吧?』Namkang反問道。
『嗯。』Taliw笑著點頭。
瞄了一眼Taliw,『這張照片,兩個人都很清楚。』說著話的Namkang,臉上掛著一抺意味深長的微笑。

 

這一天,Tenten跟King也到場了。
站在King跟Taliw合照的那張相片前,
在這個滑稽的制服底下你肯定笑的很開心吧,但她沒跟你一樣笑的那麼燦爛。Tenten故意對站在他身旁的King這麼說。
那是因為在那之前有人讓她哭,而且哭的很傷心。King不干示弱的回道,『但遲早有一天,我會讓她很幸福。

 

 [FirstCS][泰版一吻定情][EP18][泰语中字][精校精校版][1080P未删减].f4v_20151206_012931.175  


所謂旁觀者清。
我們總是能夠在第一時間就直指出當事者看不到或習慣性忽視的盲點,但當我們成為當事人時,卻會無可避免的陷入同樣眼盲心盲的情境。
身處在愛戀之人的愛情海彼岸的事實,讓我們進退失據,徬徨無措,眼神只能專注的凝望著對方的身影,心也因為被佔滿而容納不下其他。


所以Namkang總是無法清楚的看見Dan對她的心意。
所以Taliw雖然清楚的知道一直在身邊的King對她的喜歡,但卻如同相片中面露憂傷低頭無語的她一般,她始終不願正視他對她的心情。
所以Tenten雖然一直很清楚Namkang對他的執著、一直很清楚Taliw對他的迷戀,但卻如同相片中隱藏在玩偶頭套中的King無法讓Taliw看見當下的自己有多麼的欣喜一般,Tenten的心也處在一片迷霧裡,被嚴密的隱藏在連他自己也難以察覺的地方。


於是,King小心翼翼的請Taliw試著跟他成為男女朋友,『妳沒做過我的女朋友,怎麼會知道我們適不適合呢?』他說。
猶豫多時之後,Taliw也終於答應了願意試試看。
但是其實,
感情或許需要用心去嘗試去經營,但對一個人的愛與痴,卻是一種發自內心自然而然的情緒,是試不來的。
能夠強求而來的感情,從來就不會是愛情。
硬是強求,能夠得到的,除了淚水之外,只會是傷心。


在這場情愛的迷霧森林裡,站在制高點,看的最透徹清楚的人,我想,是那個有著聰明腦與剔透心的Nana。
為什麼想要當醫生?
你說的好像你有了愛情一樣,你知道嗎?Tenten,你是在談戀愛是嗎?
感覺你見到我好像不是那麼高興?
我跟Taliw談過,她說問你什麼你都不回答的時候,她心裡不會不開心,不知道她怎麼做到的。人心,真是難以理解。
不斷的對Tenten丟出問題的她,面對總是選擇沉默的Tenten,她其實心知肚明。
Tenten自從再見她之後的所有緘默與沉思,就是給她的最好回答。
但明明心知肚明的她,卻暫時性的,
選擇了觀望。

 

然而所有的適不適合與相不相配,卻在遊樂園裡不經意的爆米花口味選擇中,
得到了解答。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