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妳。』金福珠將啤酒遞給宋詩好。

這熱量很高呢,我只能喝一口。』宋詩好笑著說。

妳們兩個怎麼回事啊?我不太適應這種氣氛。沒好氣的鄭俊亨,看著在他面前毫無芥蒂有說有笑的金福珠及宋詩好,訕訕的說。

雖然並非三角戀,但如果先前沒有走過生死一遭的宋詩好的看淡退出,不會有後來頂樓天台上鄭俊亨、金福珠及宋詩好三人的把酒言歡。

誒。。。。好吧,說把酒言歡有點太過。

應該說是心無城府的金福珠的完全坦誠相待、無論如何並不想讓前女友及現任女友共處一室的鄭俊亨的略顯尷尬,以及,彼時因為嫉妒而對金福珠做出了連她自己都覺得自己醜陋的事的宋詩好,此時終於可以笑看一切的大方應對。

頂樓天台上的三瓶啤酒,及三顆彼此釋然的真心,開啟了三人往後的真誠友誼。

 

許了一定成功的願望嗎?』金福珠略顯緊張的問道。

不,祈求來一次沒有遺憾的競賽。』宋詩好微笑回道。

望著從高處掉落在身前的彩帶,其實,她只要往前跨步就可以接到,但她沒有這麼做。

一如賽前金福珠帶她去蛤蟆池前許願時,她許下的願望一樣,她要的是一次沒有遺憾的競賽。

教練事前的打點好一切,她知情也好,被蒙在鼓裡也罷,但讓她下定決心,卻是賽事進行時,那一幕幕如同跑馬燈一般在她腦海裡流洩而過的悲傷回憶。

為了這個她後來也搞不清楚到底是自己想要的世界,亦或只是為了完成母親的夢想的舞台,她已經失去了家人,也失去了家,於是在彩帶從高處往下墜落的這一刻,她決定,至少她還能夠擁有自己。

一個無愧於心的自己。

不再理會那個繼續下去可能會墜落深淵的彩帶,此刻的她,許了自己一個至少無愧於心的未來。

 

我沒來怎麼辦?教授自己連水都沒法倒。』福珠教練極度擔心的對教授說。

知道了。我,我來。』福珠叔叔搶著回話。

突然閃到腰的教授,讓自認與福珠教練正在交往的福珠叔叔產生了極大的危機意識。

他以這樣的小區一個單身女人進進出出離婚男人的家會讓鄰居說閒話為理由,說服了教授接受由他來照顧他,製造了一個自認巧妙但卻粗糙的讓教練遠離教授的理由。

他儘力的服侍著這個他視為情敵的男人,卻沒想到,一瓶蕃茄醬,就將他這段時間以來自以為的幸福打回了原形。

他心裡早就明白教練心有所屬,而那人不是他,卻直到因為照顧教授而外出購買教授吃荷包蛋時一定要有的蕃茄醬時,親眼目睹了教練對教授的告白,才終於放棄。

在放下那袋蕃茄醬的同時,也放下了那個一直以來委曲求全的自己。

因此而空下的心,也才有機會讓另一個也能夠徒手開瓶蓋的豪爽女孩入駐(笑~~)


十根手指沒有一隻不疼的不是嗎?你是疼的手指,現在家裡的事是更疼的手指。得先解決更疼的,不是不疼你。』終於找到鄭俊亨的金福珠試圖以媽媽的角度安慰鄭俊亨。

鄭俊亨一直到長大後才明白,原來每年收到的聖誕卡及聖誕禮物,都只是現在他口中的爸媽,實為扶養他長大的伯父伯母,為了隱瞞他媽媽早己失聯的真相所做的舉動。

原本被他視為如同媽媽的溫暖懷抱的泳池水,從發現事實的那一刻起,就成了他下意識的抗拒對象。

平常的訓練沒有問題,但只要遇到重要賽事,他無法克服的心魔就會化成耳鳴心悸與頭痛,盤踞纏繞上他,導致他不斷的失誤

原以為多年後終於出現的媽媽是為了想見他而回來,卻又讓他無意中發現媽媽刻意從加拿大回到韓國找上伯父伯母的原因並不是因為他,而是為了需要錢,這讓他的心再度被深刻刺傷。

而金福珠的那一句話,在鬧了整夜失蹤的鄭俊亨終於被她發現之後,成功的安撫了他受傷的心。


金福珠的這句話其實沒有什麼太深刻的道理,能夠說服鄭俊亨接受她的說法的原因,不是因為他對她從小沒有媽媽所以羨慕有兩個媽媽的他可以因為媽媽的事而難過的心疼,

也不是因為他對連她都能挑到合他尺寸的鞋但他的媽媽卻買給他一雙完全不合腳的鞋的感慨,

當然更不是因為她用凶狠的語氣在他手機裡留言說要分手被嚇到的關係,

而是因為,他們是戀人。

因為她,是他現在的人生中,除了家人之外的,最深刻的依戀與信賴。


於是他聽話的帶了包伯母愛吃的栗子回去求和,換來了伯母沖泡給他的一杯熱柚子茶。

暖暖的栗子,熱熱的柚子茶,暖了他們的胃,也熱了他們的心。

於是他趕到機場,把多年前媽媽留給他的蕾絲手帕還給了她,並且開口問了媽媽說想看一下妹妹,同時,也與媽媽分享他最重視的女孩的照片。

兩個手機營幕裡,兩個女孩的淺淺微笑,化解了他對媽媽的不諒解,也消彌了他與媽媽這些年來的隔闔。

 

曾經堪不破情關的宋詩好、曾經以為只要奉獻就能有所回報的福珠叔叔、曾經無法突破親情魔障的鄭俊亨,

因為最終的放下,所以平靜了,所以擁有了,

更美好的未來。

 

至於那個打定了主意想追回雅英的鄭載易醫生,請你加油。

 

 

 

 

 

 

 

 

 

 

 

 

 

 

 

 

 

 

創作者介紹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