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因為才剛啃完一本東野圭吾的徬徨之刃,情緒上的低氣壓還沒消失,又馬上緊接著看了流星之絆的緣故,所以就算這部戲有宮藤官九郎的歡樂掛劇本加持,我還是忍不住用很悲傷的心情看它。

看著看著,然後,我就哭了。




長峰一邊懊惱著,一邊繼續揮動著菜刀。

他明白即使報了仇,他還是無法挽回任何事情。
什麼都無法解決,未來也不知該何去何從。
不過話說回來,如果只因為這樣就不復仇的話,接下來等著他的,只是日復一日的苦悶罷了。
就跟生活在地獄裡一直到死沒什麼兩樣。
自己所愛的人被莫名其妙地奪走時,人生就再也看不見光明了。   
                             ── 東野圭吾 徬徨之刃




女兒被惡魔般不懂何謂罪惡感只懂享樂的少年殘忍的先姦後殺之後,長峰拼死也要找到他們進行他的復仇計畫。

他要親手殺了他們。
既然法律只會對殘忍的未成年犯罪者提供健全的保護,那麼,就由他自己來為心愛的女兒討回公道。
這樣的長峰,直接讓我想起戲開場時,對著鏡頭,緩緩地,一字一句地說著長大以後要親手殺了犯人的功一。
法律既然無法在時效內找到犯人並對他進行制裁,那麼,就由他們三兄妹自己來找到那個人,然後,親手殺了他。



二宮和也,雖然五官還算精緻,但他太瘦,太矮,一整個不是我的菜。

可是戲一開始,當我看到他說"長大以後,我們三人一定要找出犯人,親手殺了他。"的時候,想哭的情緒就被醖釀了。
而在第一集末了,當十二歲的他背著六歲的妹妹,一旁站在十歲(?)的弟弟,一起站在倒臥在血泊中的父母親前面時,這句話又出現了一次,然後,我的眼淚就不由自主的掉了下來。



久遠以前那個悲劇發生的當下,獅子座流星雨正在天空劃出一道道絢麗的光芒。

泰輔,你許了什麼願望了嗎?功一問弟弟。
願望?泰輔一臉茫然的問。
你不知道?向流星許願的話,會夢想成真的。看著連這個也不清楚的泰輔,功一笑了。
不會吧?我的願望是。。。。。泰輔抬起頭,正要許願時,一道道劃過天際的流星適時的如雨點般墜落到天空的另一邊。
兄弟倆睜大了眼,只想著明天可以好好的跟同學炫耀,卻不知道,就在星星殞落的時刻,命運之手已經悄悄的對他們的生命進行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而躺在他們之間的妹妹小靜,等不及流星雨的出現,早已安然的進入了沈沈的夢鄉之中。



長大以後,我們三人一定要找出犯人,親手殺了他。

而這個放不下仇恨的有明功一,又讓我想到了詐欺獵人中的黑崎。
他們同樣的聰明。
同樣的沈默。
同樣的不善交際。
同樣的不信任警察。
同樣的以自己的方式因應這個社會所給予弱者的不平等。
同樣的,在失去摯愛之後,封閉了自己。
人生不是戲劇,劇情由我決定。黑崎最後決定繼續當個行走的影子,為了吞噬世界上所有的白鷺,他放棄被救贖;但這三兄妹呢?他們最後會發生什麼事?會因為彼此的相互扶持,而從中得到救贖嗎?



東野圭吾的故事很吸引我,
但是宮藤官九郎的搞笑卻讓我有點吃不消,
所以,最後我會發生什麼事。。。。。我也不知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