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好熱!」芙琳步下客運,迎面而來火辣的陽光熱情地教她趕緊將帽子給戴上。
看著藍色海面泛著波波遴光,芙琳緊繃的心情此刻也不自覺的跟著放鬆,走向一旁的小販問了下民宿正確的位置之後,轉個身便信步朝不遠處的民宿走去。


會這麼樣突然地來到這個度假勝地,芙琳自己也感到有點不可思議,不過就是幾天前接了個電話,今天她人就站在墾丁的街上了,有多久沒有過這樣的行動力了?她一向不是這麼衝動的人的,想著想著,再看看現在手上提著的行李,不禁笑了出來。


「這個周末我們樂團在墾丁有個表演,要不要一起過來看看?」盛燦爽朗的聲音從手機的另一端傳了過來,聽得出來心情很好。「來嘛,還可以順便玩玩水,度個假嘛~」
暑假即將接近尾聲,消暑勝地墾丁的熱情依舊不減,許多大大小小的活動抓緊盛夏的尾巴依舊熱鬧的展開;盛燦所屬的樂團也被某個大型活動邀約進行表演,先是要去高雄,接著再來墾丁,於是他來了,而她,竟也跟著來了。想到前二天小珮知道她要請假的喳呼樣,現在想想自己也覺得有趣。


跟櫃台確認好房間之後,芙琳終於進到有著漂亮景觀的房間。
將手上的行李通通擱在一旁後,芙琳大大的伸了個懶腰,一早就從台北出發,折騰了半天才來到台灣的最南端,說不累是騙人的,還好現在高鐵通了呢,不然真不曉得還要花上多久的時間才到的了,儘管如此,現下她的心情還是很好,畢竟,她也很久沒好好放個假了。
不過,都這個時間了怎麼還沒見到他的人影?才想著,手機就響了起來。


「是我,妳到民宿了嗎?」舒服的聲線傳進芙琳的左耳,頓時就弭平了剛才稍稍不安的情緒。
「嗯,剛到。」芙琳的視線看向房內的二張床,以及房內一角的咖啡色行李袋。「不過,我以為我是一個人住的房間呢,這房間是怎麼一回事?」
「哦,這個啊,因為樂團有5個人嘛,一間雙人房會比二間單人房便宜多了,所以就臨時改了房間….放心好了,房間我們二個一間的,不是和其他人。」盛燦說起來輕鬆自然,完全感覺不到有任何的異樣。


就是和你同一間房我才沒辦法放心吧,芙琳心裡泛著嘀咕。
「這樣啊….那好吧,我能有拒絕的權利嗎?」芙琳笑笑的說。
「當然不行!」他喊著,「其他人妳又不認識,還是妳會介意?」
「不是。」她說,「既然都來了,那就這樣吧。」接著,「你現在人在哪兒?還在工作嗎?
「沒有,準備要回去了,早上剛過來探勘場地,看得差不多了,下午就沒什麼事了,」盛璨的聲音又恢復了原來的語調,「這樣吧,妳等我,再20分鐘我就到了,我們去吃飯!」


有多久沒有這樣的情緒了?一點點的緊張、一些些的在乎和一絲絲的安心。
就連自己現在也搞不清楚,心中那股熟悉不安的翻滾,怎會存在了?
不是沒想過再和別人談段感情,不是沒想過再試著和其他人重新開始,只是,談何容易呢?
表面上看似爽朗的她,其實內心十分細膩,獨立外表下包覆著的,不過是渴望保護的小女人罷了。
該不該讓自己沉淪?她不知道;理智和心智的拔河,她也暫時不想管了,就先讓自己暫時放鬆一下吧,八年了,也該是時候了。


吃過中餐後幾個孩子提議要到海邊玩水,外頭的陽光雖然毒辣,卻似乎減不了他們的興致,更何況他們現在就處在海邊呢,海洋的魅力正在呼喚他們前去呀。
看著開心大笑往海裡衝去的這群大男孩,芙琳的嘴角也不禁跟著揚起。
青春真好啊,彷彿世界上再也沒有什麼需要擔心、煩惱的事,眼下最重要的事就是盡情的玩耍、用力的笑鬧了,還有什麼比享受當下更為重要?


「芙琳,快來!」盛燦露出開心的笑容,正在用力朝她招手。
「哪,現在剛好6個人分成二隊,我們來比賽。」51女在沙灘上圍成了一圈。
「比什麼?」悙濬興致勃勃,「輸的埋土堆嗎?」
「好啊,就埋土堆!」盛燦作了決定,「來比推人吧,葵仲你們三個猜拳,輸的過來和我們一組。」
一陣嘟囔傳出,「厚,怎麼又跟鎮岷一隊啊?我想跟漂亮姐姐一起….」悙濬還沒唸完,立即就被打斷,「我都不指望你能有多大幫助了,倒是你,可千萬別拖累我跟詠聖吧
鎮岷睥睨著悙濬,嘲笑的意味明顯掛在嘴角。                                                                                                                                                                                                                  


一陣吵鬧免不了又開始了,芙琳不過才第一次見到盛燦這幾個樂團的朋友,不一會兒的功夫就已多次領教鎮岷和悙濬愛鬥嘴吵鬧的習性了。
幾個大男孩玩起來還真是充滿鬥志啊,勝負慾的氛圍縈繞在南灣的沙灘上,漸漸地芙琳也跟著認真了起來。推擋遊戲其實很容易就能激起她的好勝心,不過為了閃避悙濬的假動作,一個不小心芙琳便整個人直直往後倒下,本以為可能會摔個狗吃屎的,不料一雙厚實有力的臂膀及時穩穩地接住了她。


一睜眼芙琳便瞧見了一雙清澈的大眼,而那雙眼的主人正直直地勾住她呢,看得她突然閃了神。「哈哈,大姐又輸了,盛燦你們就等著脫褲子吧!」不怕死的悙濬可樂了,不停地哇哇亂叫~
「誰跟你脫褲子啊!」盛燦瞟了芙琳一眼,竟然臉紅了,「難不成也讓女生脫褲子嗎?」
「那就罰煮晚餐吧,我要吃火鍋!」鎮岷露出他那招牌的腐笑,不懷好意地看著輸到底的盛燦組。「那、我要吃宮保雞丁跟糖醋魚!」悙濬見狀也跟著起鬨。
「我要吃炒飯。」詠聖向來不多話,但也表示了意見。
「喂!你們這些人,來墾丁點這些什麼東西啊,很難弄ㄟ….」盛燦還想力挽狂瀾,馬上抗議。
芙琳真是快笑死了,這是什麼處罰?
「沒關係的,煮就煮吧,誰要我們輸了呢。」
記得剛剛在大街上有看到一家超市的,採買材料應該不成問題,幸好平時她也自己下廚房,晚上就準備大展身手吧!


還好這家民宿有提供簡易的小廚房可以使用,不然她還真不知道要怎麼應付這突如其來的難題呢,而且乖巧的葵仲不時地會在一旁幫點兒忙,嚕嗦的鎮岷三不五時地也會晃過來關心進度,至於盛燦,倒是不曉得跑到哪兒去了!
「還沒好嗎?妳的火鍋要不要先上啊?」鎮岷這會兒又靠近爐邊,掀了鍋蓋,「滾了、滾了,火鍋可以吃了啦!」
「嗯,那你幫我先把這一鍋給拿出去吧,餓了先吃沒關係,我再炒個飯就好了。」芙琳順勢快手把糖醋魚和宮保雞丁端出去,轉身又回到爐子前準備開火。


沒幾下整鍋的火腿肉絲炒飯就香噴噴地上桌,才剛坐下才發現這些孩子竟然都沒動筷!
「怎麼不先吃,不是都餓了嗎?」芙琳笑,「是在等我嗎?那就快開動吧!」
幾個大男生開心地爭先恐後地開始挾菜,芙琳不自覺的先看向坐在身旁的盛燦,不曉得他覺得味道如何?
「芙琳,妳自己怎麼不吃?」盛燦挾了一塊雞丁到她的碗中,隨即又大口扒飯去了。
「好吃嗎?我會做的也就是這樣了。」她看著那塊雞丁,笑了。
「嗯,很好吃,我要全部吃光。」盛燦繼續埋頭苦吃,其他人的筷子也沒停過。
「有這麼好吃啊?」嘴上的那抹笑靨,笑開了。
「不是,因為東西不吃完很浪費。」盛燦吞下嘴裡的飯菜,轉頭給了芙琳一個理所當然的眼神。芙琳還來不及啼笑皆非,其他人的反應隨之而來。


「好吃、好吃,」悙濬一邊吃著一邊急於稱讚,「以後還有機會吃到大姐做的菜嗎?我要搬去妳家住!」
「吃不完當然浪費,不過這麼好吃的飯菜怎麼可能吃不完,」鎮岷雖然嘮叨了點,但光是火鍋就盛了3碗,「跟我的手藝差不多水準,哈哈!」
「他們就是這樣說話的,芙琳姐習慣就好,妳做的菜真的很好吃。」還是葵仲善解人意,「今天要不是芙琳姐,我們哪吃的到這麼好吃的飯呢!」
「那當然,我喜歡的女人一定是最棒的!」盛燦看向其他四隻,給了個眼神。「謝謝芙琳姐!」四人異口同聲。
芙琳不自覺地臉紅了,在吃飯呢,說什麼呀他!
「以後想吃就來向我登記吧,我會算你們便宜點的,友情價!」盛燦露出賊笑的表情,看向已笑得樂不可支的芙琳。




* * * * * * * * *



芙琳和盛燦並肩走在入夜了的沙灘上,這時間人潮都往大街上去了,反而沙灘上沒見到什麼人影,一路走著,二個人都很安靜,誰也不願先打破這個沉默。
認識盛燦也不算長的時間,對他的了解也還不是很完全,何況是個小她6歲的男孩呀,怎麼會現在突然地就是莫名的感到心安?一直以來不過也就認為他是個腦筋反應快,具有邏輯概念,好奇心強烈的大男孩罷了,但跟他相處越久,不知不覺地就會有股想依賴他的感覺,久了,有時甚至還會忘記他們年齡差距的事實。
驀地,盛燦握住芙琳的手,大大的手掌緊扣另一隻掌心,彷彿一切都很自然般地繼續往前進。
有多久沒有這樣牽手了呢?一股很溫熱的顫慄自掌心傳來,似乎也震動著她的心。應該是很久以前了吧,同樣地悸動曾經擁有過,然而現在卻想不太起來了。。。。


「再想什麼?」盛燦拉著芙琳在沙地上坐了下來,「我的朋友嚇著妳了嗎?」
「沒有。」芙琳笑笑的說,「你們都是很可愛的孩子,沒想到我跟大家的代溝還不算深呢!」
「孩子?」盛燦偏過頭來,很正經地對著芙琳,「不是說過要妳別把我當孩子了嗎?」
芙琳緊張地直傻笑,「嗯….是說過呀,我記得。」腦中還記得那時盛燦對她說過的這番話,想來還是第一次對他心動的時刻呢,怎麼會忘?


盛燦緩緩地欺進芙琳的臉,直到近到不能再近為止,「還是,我得做些什麼才能讓妳記住我是男人呢?」一隻大手輕輕地扣住芙琳的腰,讓她想退也退不了。。。。
很快地,芙琳的臉頰瞬間紅透,那天晚上的畫面也隨之蹦了出來,想吐出的話也乾澀地卡在喉間,是呀,他是男人的這個事實,她早就領教過了不是嗎?
「不用…….」沒有太多讓她拒絕的機會,一張柔軟的唇瞬間便將剩下的字眼給吞噬了。
兩片唇辦輕柔地吸吮著她的雙唇,就像是吸汲著蜜汁般的甜蜜,瞬間就讓芙琳感到融化,令她根本無法思考。
「這樣….夠嗎?」盛燦低喃著,雙唇還捨不得離開她的,「還是,需要這樣呢?」才剛說完,盛燦立即將芙琳的貝齒給撬開,一道溫熱的濕潤瞬間找到她的,隨之糾纏,不斷吸吮,有如烈火一般的灼熱,充斥著二人周圍。
芙琳緊緊勾住盛燦的脖子,雖然二人坐在沙灘上,但芙琳卻感到無法呼吸,心跳越來越快,有一種幾近沉溺的感覺,而盛燦,便是她唯一能緊緊抓牢的浮木,雖然胸腔早已充滿著爆炸的感覺,但雙唇依舊捨不得離開,任憑盛燦吻住,而且不斷加深。。。。


盛燦雙手牢牢的環住芙琳,雙唇也開始往其它地方遊走,舉凡她的眉、她的眼、她的鼻和她的唇,她身上所有的部位,他都想好好地愛一次,也想讓她知道,他會多麼溫柔的待她,不像上一次,她根本就喝醉了。
盛燦的眼神一黯,很困難地將自己從芙琳臉上移開,靠在她的肩上,喘氣。
「不要動,就這樣讓我抱著,不然….我怕我會控制不了在這裡要了妳!」盛燦的下巴抵著芙琳嬌小的背膀,嗅著她的髮香,大手不斷地輕揉著。


芙琳根本不知道自己已掉到哪一層的時空當中,轉瞬間被抽離的空氣突然就回到了她的胸腔,除了大口喘氣,她根本無法思考,甚至她發現她根本不想要他停止,而且還期待著他的繼續,這可怎麼辦才好,晚上二人還得共處一室哪!聽到盛燦的話,芙琳除了臉紅還是臉紅,連動都不敢亂動,於是,她只能緊緊的抱住他。


「芙琳,黃芙琳,」盛燦輕輕地喚著她,「記得嗎?我說過想讓妳實現妳所想要的幸福。」
當然記得。這是他給她的第二個感動。
盛燦自口袋掏出一只小瓶子,裡面裝著一隻小巧的紙鶴,上面還可以清楚看到寫著盛燦跟芙琳的名字。
「這是第501隻紙鶴,傳說中上面寫著名字的二個人,能夠永遠守護在一起。」盛燦將精巧的小瓶子,放到芙琳的掌心上。「我不曉得我們能不能永遠在一起,不過,這是我的希望,等我將第1000隻紙鶴交到妳手中的那ㄧ天,我們的愛情就會實現,而那時候,我希望能給妳妳要的幸福。」


芙琳看著紙鶴,眼眶不禁泛紅,這男人呀,總是輕易地就能打動她。
是男人呢,誰說不是呢?雖說老是做著孩子氣的舉動,但這行為在他一本正經的態度上,倒是另她覺得格外的感動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