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長的暑假終於結束,但九月的天氣依舊炎熱,室外的太陽依舊火辣,室內的中央空調則一如往常盡職的寂靜運作著,從空調出口默默的吹送出令人感覺舒爽的涼風。
「妳。。。。最近怪怪的喔。」
小珮突然神秘兮兮的挨了過來,緩緩的把頭湊近芙琳的耳邊悄悄的說,「從墾丁回來之後妳整個人的感覺就不一樣了喔。滿面春風的,該不會。。。是談戀愛了吧?」
小珮的話讓忽然間被說中心事的芙琳心跳差點漏跳一拍,儘管辦公室中的温度極之舒爽,芙琳的臉仍是莫名其妙的感覺紅燙。
還好此刻的她背向著小珮,正忙著進行文件歸檔工作,因此那一瞬間眼神的游移閃爍、以及突然熱燙的緋紅雙頰才沒被小珮那雙帶著探索的眼神給掃射到。


她深吸一口氣,等心情平復了之後,才回轉身故做鎮靜的白了小珮一眼,「是滿面秋風才對吧,秋天來了。」
「而且。。。。」帶著不懷好意的眼神及突然上揚的嘴角,她看向了小珮。
「芙琳姐,而且什麼?妳突然這樣子笑著看我,我心裡會毛毛的耶。」
「而且。。。。談戀愛的人是妳吧?我昨天好像不小心在哪裡看到。。。。」芙琳緩緩上揚的尾音還未結束,就被小珮急急忙忙的打斷。
「厚,妳看錯了啦,沒那回事啦。」小珮彆扭的解釋著。


小珮會這麼著急是有原因的,因為她老闆不止一次在公開場合說過他有多麼討厭辦公室情侶。
「這樣會影響工作效率。在我的部門裡面,不希望有這種事情發生。」
那位帥氣的業務主管總是三不五時的對自己下屬如此這般的耳提面命。
但是小珮如此明顯的緊張態度,仍是讓芙琳忍俊不住的笑了出來。
她於是故做訝異的對小珮說,「我看錯了什麼嗎?難道昨天在大樓門口的階梯跌倒的那個人不是妳嗎?」
「厚~~」這次換小珮白了她一眼。
然後她們突然一起想起昨天某個人五體投地的趴在大樓門口的那副蠢樣,一陣大笑聲倏地從倆人之間爆發出來。

 

好險。
看著一旁笑得開懷的小珮,芙琳在心裡默默的這麼想。
還好成功的移轉了話題,與盛燦之間的事,她不想讓太多人知道。
不想。
至於什麼原因,目前的她不想深究。
什麼也不想。
就放肆的沈淪吧。
放肆的沈淪,因為那一天南灣夜晚的美麗月色、因為那一晚的美麗月色下的熱情親吻、因為熱情吻著的戀人眼前那些細密拍打在南灣沙灘上的美麗白色浪濤、因為那一天,他輕聲的在她耳邊哼唱的幸福。
我想帶你 一起旅行
跟著我 到南邊 遠離北半球的天
讓陽光直直地照在你我的臉
享受一個可以 去衝浪的聖誕節
我只想 再對你 好一點
我會在你身邊 把雪變成了海邊
我只想 再愛你 多一點
讓你可以永遠 在夏天裡過聖誕節  
                 ── 夏天的聖誕節 嚴云農


* * * * * * * * *


「妳覺得我丟臉嗎?」
從墾丁回來的那天,芙琳對送她到高雄搭高鐵的盛燦提出了希望交往暫先保密的要求時,盛燦一臉不高興的說出了他的質疑。
「丟臉?怎麼會呢?你是這麼耀眼的人,我高興都還來不及呢。」眼前的盛燦那副不高興的微嘟著嘴的可愛模樣,讓芙琳笑了。


是啊,多麼耀眼啊,此時此刻這個站立在她眼前的漂亮男孩。
修長高大的身形,搭配上俊朗帥氣的臉龐,讓他不止在舞台上可以輕易的讓台下的觀眾聚焦,就連現在,僅僅只是套著簡單的T恤及牛仔褲的他,也能夠輕輕鬆鬆的成為往來人群的目光焦點。
「那麼,為什麼不能讓別人知道?」他繼續追問。
唉,而且也是個凡事認真又敏感的孩子,芙琳心裡想著。
「因為如果大家知道我們在交往,那我一定會一直被追問何謂"中樂透"的心情。這樣會讓我很困擾呢。」
芙琳故意用開玩笑的語氣對盛燦說,同時,她那雙帶著笑意的慧黠雙眼也故意直勾勾的盯住了眼前那對有著明顯不滿的深邃黑眸。


盛燦不甘示弱地迎上了她故意「挑釁」的眼神,並且大膽的望了回去。突然間被他這樣直接且赤裸裸的眼神注視,反倒讓芙琳倏地羞紅了臉。
「所以。。。。我們。。。。暫時對所有人保密,好不好?」她開始結巴了起來。
盛燦心裡很清楚,這絕對不是芙琳要求保密的直接原因,但眼前的芙琳那個難得嬌羞的可愛模樣,讓他選擇不去說破。
甚至,也不去做進一步的詢問。
「好。我不說。」他說。
聽見這句保證的芙琳抬起頭對盛燦展開了一個甜甜的笑,她並且踮起腳尖,飛快的在他的臉頰上輕啄了一下,然後火速的轉身走進了月台。


好,我不說。現在不說,但未來的某一天,我會在所有人的面前大聲宣佈,妳,是我的。
右手輕撫著方才被偷襲的臉頰,眼中望著她漸行漸遠的背影,盛燦在心底默默的對自己許下這樣的承諾。



* * * * * * * * *


客廳一角的玻璃落地櫃中,放了一個裝著半滿紙鶴的大玻璃罐,以及圍繞在它周圍的數十個小玻璃瓶。
每只小玻璃瓶中皆靜靜的躺著一隻精巧細緻的紙鶴,而且每隻紙鶴的顏色都不一樣。
那些五顏六色的紙鶴讓芙琳第一次發現,這個世界原來是如此的色彩斑斕。
盛燦真的很認真的在遵守著對她的承諾呢,芙琳在心底喟嘆著。
從南灣那晚的美麗夜色之後,盛燦開始每天送上他許她的承諾。
那一天一隻從不間斷的五彩繽紛,澆灌著她的生命,讓她以為她在某人離開之後即已荒蕪的人生,再度開出了一朵朵蘊釀著飽滿蜜糖的甜美花絮。


學校早已經開學了,開學後的盛燦,雖然仍是學生,卻比身為上班族的芙琳更加的忙碌。
為了一星期三場的pub演出,白天的課餘時間盛燦幾乎都拿去參加了樂團的練習,當然,他們的努力漸漸的得到了相應的收獲,但也因此越來越忙了。
然而雖然見面的比起暑假期間相對的少了很多,但他仍然認真的在每天午夜十二點之前,親手為她送上那一隻隻顏色鮮豔的紙鶴。


「不需要這樣,你的心意我知道,這就夠了。你的時間那麼少,有空就多休息吧。」看著忙到越來越瘦的盛燦,芙琳心疼極了。
「就是因為時間那麼少,有時間的話當然要拿來玩啊。」盛燦故意調皮的笑著說。
不過當他帶著笑意的眼神瞄到芙琳微變的臉色時,忽然又正經的說道,「不是啦,我開玩笑的。我保證會好好照顧自己的。不然的話,要怎麼對妳好呢,妳說對不對。」
而且,「一定要一天一隻,這個傳說才會應驗。」對於她的心疼及勸阻,他總是笑著給她這樣的答案。
每每聽著這樣的話,芙琳總是會忍不住的在心底甜甜的嘆口氣。
這就是幸福了吧。
這樣的幸福就夠了吧。
不能要求再多了,再多的話,就是太貪心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