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著一會被她放在客廳茶几上的精巧玻璃瓶,芙琳心想,已經好幾天沒見到盛燦了。
這幾天她的思緒過於紊亂,再則年底是公司正忙的時候,她來不及意識到他沒出現的事實,一回神,才發現居然好幾天沒他的消息了。
她用雙手捧著温熱的咖啡杯,輕啜了一口之後,將視線移向了窗外。
窗外的天空灰濛濛,遠處原本清晰可見的翠綠山色,今天看來也只得一個隱隱約約的輪廓。
灰暗的星期天。
沒加糖也沒加奶精的黑咖啡喝起來帶點酸,卻沒想像中的苦,意外的讓她覺得頗為順口。



原本,她是不喝黑咖啡的。
今天一早發現糖沒了的時候,原本,她是打算去買的。
而事實上,她也出門了。
只是當她走到樓下,看到了那個幾天沒取信便塞滿了廣告傳單的信箱時,一時動念,在走出大門之前,她選擇了先打開信箱。
然後,在拿起了一疊信件及廣告宣傳單之後,她看到了它。
一只精緻小巧的玻璃瓶,孤零零地被壓在滿滿信件及廣告宣傳單之下。
芙琳將它取了出來。
盛燦來過。
這是第一時間浮現在她腦海中的念頭。
但是,是什麼時候?
帶著這隻薄荷綠的紙鶴,以及滿手的郵件,她轉身走回家,糖自然也就沒買了。



又啜了一口意外的順口的黑咖啡,芙琳的記憶回到了二天前的晚上。
那天,在聽了韓昕說他想她之後,芙琳沈默了。
靜默了好一會兒之後,她終於開口。
「你知道嗎?有好長一段時間我一直想知道為什麼你可以走得那麼決絕。那一陣子,我幾乎每天都在掉眼淚,猜測各種可能的原因。」
「我可以解釋。。。。」
芙琳搖了搖頭,「已經都過去了。現在的我已經不想知道了。也沒必要知道了。」
她的視線再度越過了他,落在他之後的那一片五彩繽紛,緩緩地接著說,「我現在只想說,我們在對的時間遇見彼此,共渡了一段漫長的時光,但終究,時間用了長達八年的時間對我們證明,我們並不是彼此的那位對的人。」
語畢,她將原本停留在玻璃櫃的視線收回,望向了韓昕。
眼前的芙琳又回到了韓昕熟悉的那個理智沈靜的小女人模樣,「所以。。。。真的結束了是嗎?」他低聲地問。



結束。
從韓昕口中說出的結束,讓芙琳的心微微震動了一下。
韓昕離開之後,芙琳曾多次想像過與他重逢之後的畫面,而先前的失控其實是她預料中的狀況,只是她沒想到,自己竟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就恢復平靜。
她一度以為她會恨他很久很久,卻沒想到,真的走到結束這一天的時候,竟然是如此的雲淡風輕。
看著他,她輕輕的點了點頭,「我們。。。。以後。。。。還有成為朋友的可能嗎?」
她的眼眶紅了。
「當有一天我們在路上遇到,妳能夠不尷尬的避開,而我也能自在的笑著跟妳寒暄時,等到那時候,我們就是朋友了吧。」
說完後,韓昕站了起身,努力的對她擠出了一個微笑。
「我回去了。」
她送他走到玄關處,當他彎腰穿鞋時,她只是站在一旁看著,靜默未語。
穿好了鞋,韓昕自己伸手拉開了門,「那些。。。。是他送的吧?」
芙琳還來不及回應,他又開口了,「那一天、那個pub、那個人。」
芙琳對上了韓昕的視線,「是,是他。」
她回答的坦然。
韓昕突然伸手將她拉了過去,緊緊的抱住了她,「記住,一定要幸福。」語氣中帶著些許的哽咽。
說完後,他放開了她,然後輕輕帶上了門,轉身走下了樓梯。



這次,是真的結束了。
看著那扇二天前韓昕曾親手關上的大門,芙琳心底突然昇起了一股失落感。
伴隨著失落而產生的感覺卻是股異樣的輕鬆。
為自己曾經的青春年華而失落,也為自己終於可以邁開大步向前行而輕鬆。
於是,她撥了通電話給盛燦。
回應她的是一把制式的女聲,「您撥打的號碼未開機,請稍後再撥。。。。」
猜測著假日上午他可能的行蹤之後,芙琳決定到盛燦與朋友一起練習的練習室去碰碰運氣。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