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也好想好想好想。。。。好想他。』

聽見小樂那句彷彿解開禁錮令咒語般的天真問句之後,妳緩緩的將妳的右手舉起,輕輕的壓按住妳的左邊心口處,於此同時,伴隨的是無聲無息從妳的臉龐上滑落的淚滴,然後,一句句的好想好想,從妳的心底最深處如泉水般不斷的湧現而出。
而妳,無力制止。


當年被迫中斷的愛戀,雖然在六年後無意間重逢,然而卻在妳還來不及產生驚慌感的時候,所有物是人非的事實,就己然被清清楚楚的在妳眼前被攤開。
『妳是不是認識我?我六年前動了一個大手術,過去的事全忘了。』重逢後的任光晞,有禮貌的笑著問妳。


妳於是明白,初時那樣一段無以為繼的愛情,即使妳曾經想過盡全力的去伸手抓取,然而最終,在命運之神的捉弄之下,仍只是徒然。
既然神己經出手對人之子無法掌握的命運進行了干預,那麼,當年妳為了讓他的生命得以延展,而選擇放棄了他,自然的,六年後的妳也沒有理由再伸手挽留住早己失卻了過去所有記憶的他。
於是,面對何以茜的質問時,妳口是心非;見到即將再次從生命中離開的任光晞時,妳佯作灑脫。
妳以為,這一次的分別,仍然與先前的分別一樣,
痛過之後,也就習慣了。


只是妳忘了。
當年的妳選擇孑然一身的離開時,妳的身旁,沒有小樂。
沒有那個妳對他說,那是他給過妳的最棒的禮物的那個小樂。
妳還因此站定在他的面前,對著笑容尷尬而且莫名不知所以的他,含笑帶淚的說如果有一天妳再見到小樂的爸爸時,想對小樂的爸爸說聲謝謝。
那樣的妳視若至寶的小樂,是一個五歲的孩子,剛好正值人類生命中最天真爛漫的時期。
己經大得足以聽懂大人所說的話,卻又小得對世事幾近全然無知,也是因此,這個年紀的孩子的天真爛漫,常會在無形中變成了另一種形式的殘忍。


『你仔細聽喔~~你有沒有聽見你心跳的聲音好大聲?一直跳一直跳。。。。。』妳佯作灑脫的目送任光晞再度從她的生命中出走的那天晚上,面對著悶悶不樂的小樂時,妳如是的安慰他。
『有耶。』小樂用他稚嫩的聲音高興的應著。
『那個啊~~就是光晞叔叔想你的聲音。這是一種思念的聲音喔。這表示他也在想著小樂。所以你的心跳一直跳,他就會一直想著你啊~~』
『爸爸也是這樣想你嗎?』抬起頭,小樂以單純無邪的眼神注視著妳,並且認真的問道。
這一刻的小樂那樣殘忍的天真,當下戳中了妳左邊胸口底層那塊最脆弱的部份。
那裡,存在著一小塊即使經過了六年的時間,仍然無法完全癒合的傷口,而在經過小樂無意識的殘忍問句之後,它再度被撕裂,鮮血並且在瞬間汩汩的流出。


刺目的豔紅,沾染了一切物事,一如後來,在距離任光晞最近的那個公園裡的那道沾染上了小樂鮮血的階梯一般。
妳心口的鮮血,掀開了妳對他仍然如一的愛戀,
而小樂腿上傷口流不停的鮮血,也掀開了妳心底隱藏了多年的秘密。


過往被刻意隱藏住的一切,於是,從此刻起,等著被水落石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