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直樹在戶政人員面前一字排開的結婚證書戶口名薄,以及他與湘琴的身份證件;
看著直樹對戶政人員說我們要辦結婚登記;
看著湘琴在一旁不敢置信又想哭又想笑的神情;
看著湘琴懷著虔誠且畢恭畢敬的心情,在登記表格上端正的書寫上袁湘琴三個字;
那...我是不是叫江袁湘琴?湘琴難掩興奮地問。
現在己經很少有女性冠夫姓了好嗎?直樹又好氣又好笑地回答。
終於,直樹心甘情願地,完整了湘琴的幸福藍圖。


年輕的你,有足夠的理由相信:你將會得到這世間最幸福的一份愛。
所以,我也有足夠的理由勸告你,要耐心地等待。
不要太早地相信任何的甜言蜜語,不管那些話語是出於善意或是惡意,對你都沒有絲毫的好處。
果實要成熟了以後才會香甜,幸福也是一樣。 
                                  ── 席慕蓉              


婚姻,不應該是成為束縛我們未來的東西。
原來也害怕失敗的直樹,在跟湘琴剖析了自己之後,深深地望進了湘琴的眼,再度語重心長的對她這麼說。
直樹的話,讓單純的湘琴再度對他做出信誓旦旦的保證,雖然,她並非真懂得直樹想表達的意思,但她絕對會將直樹的一言一語,當成座右銘般,添加在她的人生字典中。


對年輕的直樹而言,生命中有太多不可測的未來尚待開拓,學術領域有太多的未知尚待追尋,而這段在他人生剛起步時不得不接受的婚姻,絕對不可能,也不可以是他人生目標的終點。
他也非常清楚,若沒有他的隨時提點,年輕的湘琴真的會將與他結婚這件事,視為她人生的功德圓滿,而停下了求進步的腳步。


直樹的心思縝密,行事向來按步就班,但卻有位天真任性,總不按牌理出牌,隨時隨地將他的生活搞得天翻地覆的老媽。
他其實並不是那麼聽他老媽的話,這從他大學時擅自轉系、堅持搬出去住、為了挽救公司而自作主張與白小姐訂婚並要求他老媽配合...等細節可見一斑。
多數時候他老媽是完全制不住這個自小即過份聰明的兒子的。
所以湘琴的出現,對江媽來說,宛如一盞明燈。
這位簡直可說是由她欽點的媳婦,有著跟她一模一樣的性格:開朗、熱情、善良、單純。
透過湘琴始終追著直樹的眼神,江媽見到直樹幸福的未來,所以她才會不斷的在直樹與湘琴的故事中,執意地要插上一腳。
(我不禁要想,如果沒有江媽,愛唱反調的直樹應該會更早對湘琴投降才是。)


外表看似冷然淡漠的直樹,其實善妒又毒舌。
他不在乎別人對他個人的言語嘲弄,但只要這人的言詞及行為,對湘琴有一絲一毫的“不敬”,他絕對會反擊至對方毫無招架餘力。
這點,從他與周傳津之間的“互動”中即可明顯看出。
可憐的傳津,肯定想破頭都無法理解,前一刻直樹的語調明明聽起來像在安慰他,為何下一刻的措詞卻強烈到宛如與他有深仇大恨。
傳津肯定無法理解,這一切的改變,只因為他無意間握住了湘琴的手;
只因為,湘琴下意識給他的安慰。


而這個善妒又毒舌的直樹,非常保護湘琴。
直樹將他的保護網細緻又綿密的佈滿了湘琴的周圍,他的雷達始終對準了她,他的眼神,總是跟著她的一舉一動游移,在她未發現之時。
因此,一如往常地,在遲鈍的湘琴尚未感受之前,在直樹發現原來湘琴想去當老師之後,他對她的保護,就已經開始了。
所以他會故作試探的詢問裕樹湘琴的上課狀況;
所以一有亮光就無法入睡的他,會在湘琴的背後好笑的看著認真準備上課教材的她,卻又在湘琴回頭望時,趕緊假裝入睡。
即使他不認為湘琴是塊當老師的料,但湘琴的心願,他不會阻止。


是的,他不會阻止。
別忘了,一直以來,湘琴的心願有多容易被他看穿,而他又有多熱心的幫湘琴達成心願。
湘琴想去碧潭,所以他跟她去了碧潭;
湘琴想結婚,所以他跟她結婚;
湘琴想要一個特別的婚禮,所以他答應穿上婚紗;
只要是湘琴對他的要求,雖然他不見得會在第一時間讓湘琴實現願望,但最後,湘琴的心願總會得到圓滿。


這樣的直樹,有個這樣的老媽,又愛上了這樣的湘琴,便註定了他多舛的一生,哦,不,應該說是充滿挑戰的一生。(笑~~)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直樹與湘琴之間,還有好長的未來在等著他們,等著他們一起成長,一起去面對成長過程中的風風雨雨,一起,跨越任何幸福的障礙。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