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由婆家回台北時,為了怕堯堯發現又開始哭鬧,所以老公、恩恩、我,我們三人趁著婆家其他人還在吃飯,偷偷摸摸的從婆家出來,偷偷摸摸的上車,打算偷偷摸摸的離開。

或許是因為感受到空氣中異樣的不尋常氣氛,正單獨坐在客廳,看著心愛卡通的堯堯突然站起來,推開客廳的紗門,小心翼翼的探出頭向外張望,然後,快步的跑過空盪盪的庭院,看著已經坐在車上的我們,嚎啕大哭。


我有二個兒子。

老大恩恩,今年八歲,小二。

老二堯堯,今年四歲,預計八月上中班。

因為我本身也在工作的關係,所以他們兄弟倆都是滿月後,就託由中部的婆婆照顧。

恩恩四歲時帶上台北讀書,而就在那一年,堯堯出生,換他取代哥哥--「一個換一個」--長輩這樣取笑著。而我,也跟著過了八年只要放假,就回婆家的日子。

恩恩是個適應力很強的孩子。他一歲之前,我在美商公司工作,假期很多。所以從他嬰兒時期開始,只要我有長假,就會把他接到台北住幾天。台北跟台中鄉下的生活他一直適應的很好,不僅與我們在台北生活時不吵不鬧,每回我們要從台中回台北時,他也會很高興的跟我們說掰掰。

而堯堯是個個性與哥哥截然不同的小孩。生堯堯時,我已經換工作了,本土企業的年假天數與外商公司不能比,所以沒什麼休長假的機會。四年來,將堯堯帶回家的次數屈指可數,再加上他出生後,恩恩已經跟我們住一起了,每次要上台北,總是帶著恩恩跟堯堯說再見。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的緣故,堯堯特別黏人,每回只要我們要回台北,他一定巴著把拔不放。即使好不容易脫身了,事後打電話給他,他也會用抱怨的語氣質問我們為何不留下來陪他。

這樣的場面,每周會上演一次。

不知何故,原本對這種場面已經習以為常的我,卻一直被昨天堯堯探出紗門的那顆小小的腦袋,深深困擾著,並且,一想起來,就覺得鼻酸....

還好,只要再過二個月,就要把堯堯接回家了。

雖然說,把堯堯接回來後,我就變成每天要接送二個小孩上下學,日子也會更不自由。但是,正如同吳晟教授的「負荷」中所言,那是『最沉重也是最甜蜜負荷』。我想,這也是每個為人父母者的心聲吧。

負荷---吳晟 選自<向孩子說>

下班之後,便是黃昏了。
偶爾也望一望絢麗的晚霞,
卻不再逗留。
因為你們仰向阿爸的小臉,
透露更多的期待。

加班之後,便是深夜了。
偶爾也望一望燦爛的星空,
卻不再沉迷。
因為你們熟睡的小臉,
比星空更迷人。

阿爸每日每日地上下班,
有如自你們手中使勁拋出的陀螺,
繞著你們轉呀轉;
將阿爸激越的豪情,
逐一轉為綿長而細密的柔情。

就像阿公和阿媽,
為阿爸織就了一生
綿長而細密的呵護。
孩子呀﹗阿爸也沒有任何怨言。
只因這是生命中
最沉重
也是最甜蜜的負荷。



Posted by cprku at May 7, 2006, 12:50 回應(9) 引用(0)
 
回應文章
太感動了..
原來你並不是個只會講"靠夭"的媽媽..
Posted by 席妮 at May 8,2006 15:46
 
 
 
不過還是習慣你那著名的對小孩冷漠...
你一直是我心中帶養小孩的表率耶...
Posted by 席妮 at May 8,2006 15:48
 
 
 
我又不是故意要罵他靠夭的...
他那天真的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哭喊食物"啊...

我的母性,只有在小孩安靜不吵鬧時才會被充分激發...
Posted by 艾莉莎 at May 8,2006 16:13
 
 
 
恩...還是趕快把他帶回自己身邊吧。
Posted by angie at May 8,2006 18:59
 
 
 
原來妳常到中部來啊?!我住草屯,距離不算遠喔,感覺蠻親切的呢.........

說起媽媽這個角色,我可真矛盾,當小孩不在身邊時總是萬分想念,發誓要當個和氣媽媽,當他在家裡煩時,又恨不得一腳把他踢開......我是魔羯座,兒子是射手座~~好像不大對盤喔!
Posted by Peggy at May 8,2006 20:00
 
 
 
做妈妈很辛苦,真不容易!
Posted by polaris at May 8,2006 20:40
 
 
 
嗯,做媽媽真的很辛苦。尤其是我這個粗心的射手媽媽,遇到感性又難搞的雙魚老大及獅子老二時,更辛苦。
Posted by 艾莉莎 at May 8,2006 22:50
 
 
 
哎呀!握手一下吧!
我也是射手的说……
实在难以想像以后自己当妈的样子~!@#$%^&^%$#@
@_@
Posted by polaris at May 9,2006 10:20
 
 
 
看了妳的文章,真的蠻想哭的。
不知不覺眼眶就....

哈!
妳的一雙兒子,真是投對胎了,有這麼愛他們的媽媽。

辛苦的幸福。幸福著辛苦。
Posted by 喂 at May 9,2006 20:30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