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睡不著,上網亂逛,發現一首詩。

《紅顏》/鍾曉陽

  紅顏可以是一襲衣嗎
  斷髮為線
  頻密地繡,纖細地繡
  天雨時撐傘不如披衣
  披著落髮
  到你窗前
  你正在燈下呵手寫信
  如果紅顏是一襲衣
  衣底的人你可憐惜
  襟下的嬌慵,袖中之戀
  你皆接了去
  衣上的雨忽都化成酒痕

  紅顏生來命薄
  你卻薄情
  我設法要辜負你
  但我怕辜負後春光要怪我
  給我長夜的冷肅
  長長的巷,望不盡的怨
  提釭趕路的初戀人啊
  走不完的路是絕路
  以前我忘了告訴你
  現在你忘了我所說的
  紅顏難免福淺
  你竟和我一樣

  紅顏若只為了一段情呢
  那麼就讓一生是一段情吧
  一生只愛一個人
  一世只懷一種愁
  纖纖素手你牢牢握著
  把它握成你的袖
  那感動是你的亦是我的

  紅顏禍水
  你信不信
  自古多餘恨的是我
  千金換一笑的是我
  是是非非,恩恩怨怨
  都是我
  生來為了結交後與你絕交
  你太中年
  我的年輕會因不懂事而忤逆你
  你太淡泊
  我的要強會起來
  與你爭一日之長短
  我寧可周旋於其他人中
  縱使貽害四方
  也不過害他們失眠罷了
  而紅顏帶罪
  何功以贖?

這首詩後來改編為{最愛},張艾嘉主演的同名電影的主題曲。

改編後的歌詞多了一絲甜膩柔美,少了幾分原來的滄涼。

聽著張艾嘉娓娓唱來,不是不感動的。

特別是最後一句口白。

紅顏難免多情,你竟和我一樣.....

充滿無奈。

Es la vida. 人生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

握在手上的,不懂珍惜;離了手的,卻又拼命想抓住。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