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月9月21日凌晨1 時 47 分 12.6 秒,台灣發生了芮氏7.3級地震,震央位於南投縣集集附近。
正確位置:北緯 23.85 度,東經 120.78 度,亦即位於日月潭西偏南 12.5 公里。
地震深度:1.1 公里。
因此命名為「集集大地震」。
 
這是一百年來台灣最嚴重的一次地震。這一次大地震經過專家研判,極可能是車籠埔斷層和大茅埔雙冬繼層推擠造成。
台中縣與南投縣嚴重受創。台北縣市,彰化縣,雲林縣亦有災情。
中部古蹟也創傷至鉅,霧峰林家花園原本整建中,地震後成廢墟,昔日風光不再.........
南投埔里倒塌的房屋有四百多間,死亡人數超過180人。
台中縣災情最慘重的地方是東勢鎮。光是東勢果菜市場就發現298具屍體,東勢鎮八成建物受損,市區多處高樓垮下,許多民眾都被活埋。
 
截至1999年10月8日 12:00 為止,共有:
2,321人死亡、39人失蹤、40人埋困。
8,722人受傷, 交通阻絕受困7人,救出4968人,房屋全倒9909 棟,半倒7575 棟。
 
 
以上資料,摘自成大建築系,「921集集大地震報導」。
 
 
 
七年前的921,對許多人來說,是個非常難忘的日子。
我記得那天是星期一。當時恩恩剛滿一歲半,還跟公婆一起住在東勢山上(嚴格說起來,是住在新社鄉)。
9月20日晚上,我抱著恩恩小小的身子跟他說了再見,回到台北。當晚睡覺時,突然一陣天搖地動,之後接踵而至的是一片漆黑。神奇的是,雖然搖晃的如此劇烈,但我們家,連只玻璃杯都沒掉下來...,看看手錶,01:47。
 
搖晃停止後,老公馬上打電話回公婆家,電話不通。
這時,我們也睡不著了,我乾脆起床打開我那台爛隨身聽聽廣播,因為在停電的狀況,只有那台爛隨身聽可以使用電池...
 
廣播中各家電台紛紛在報導地震的消息。
剛開始只傳出台北市東星大樓倒蹋。一位剛好路過的民眾接受採訪時說,他看到大樓倒蹋,第一時間趕去警局報案,警察還不相信,以為他喝醉了。
也是啊,台灣本來就是多地震的地方,長這麼大,有誰看過大樓被地震搖垮的? 
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各地回報的災情越來越嚴重,屋倒樓蹋、人員傷亡的消息不斷傳出。越聽,心情越沈重。
 
8:20,上班時間到了。該不該去上班呢?猶豫中...但因為並未宣佈停止上班上課,最後決定還是去上班好了。
台北市的狀況倒是還好,不過因為停電,交通號制無法正常運作,交通狀況有點亂;因為停電,加油站也停擺無法加油。
公司所在大樓電梯使用的是備用電力,只開放一台,大家只好排隊依序上去。進到公司後,也因為停電,電話系統無法運作,但我所在部門是客服中心,電話不能用還得了?還好資訊部門臨時接了幾台不插電的電話,大家才有電話可用。
 
才剛到公司沒多久,突然又來了場餘震。當時我正在講電話,情急之下,站了起來,還在猶豫到底是要躲到桌底下去好呢,還是往外跑?可是我在十樓啊?.....這一次的餘震就在我還沒想完時,停了。
約莫10:00左右,總經理說今天只要幾個人留守即可,其餘的人可以先回家。既然老板都這麼說了,我當然是在第一時間就跑回家去了。
 
回到家後,老公也回來了。山上電話持續不通,很擔心,所以我們決定開車回去看看。
還好高速公路仍然暢通,但下了高速公路,車行在豐勢路上,沿路就開始可見許多歪歪倒倒的建築物,並且嚴重的塞車。後來才發現,是一座倒蹋的人行陸橋橫躺在路上,把交通整個阻斷了。
無法往前進,但又不願意就這麼打道回府。這時老公想到有個朋友住在后里,所以我們轉到后里去,跟朋友借了機車,再度往東勢前進。
 
終於通過剛剛把我們阻斷的陸橋了,機車往前行,沿途倒蹋的建築物更多,一整排傾斜的、獨棟歪斜的、三層樓變二層樓的建物不斷出現,而隆起、龜裂的路面也隨處可見。但我們之後就順利的到公婆家了嗎?並沒有。
 
因為公婆家在山上,到了東勢後,得再往天冷的方向去,所以我們經過了房子倒得東倒西歪的東勢鎮上後,還得再往天冷方向行去。因為是一邊靠山,一邊靠河的路,所以也出現了多處山崩的路段,不過這也還好,因為我們騎機車,所以稍微繞一下,還是可以過得去。
 
繼續又往前騎了一會,突然又開始塞車,我們把車子停下,走到前面一瞧,才發現原來前方的路面,整個被一塊巨石擋住了,完全過不去。只好掉轉頭,走另一條比較少走的路。才在慶幸還好有這一條路,但走沒多遠,這條路,也因為山崩,完全過不去了。
 
後來,又想到,在這條路的路口有條小路可以通到山上,所以我們(我對這一段過程的記憶並不深刻,所以剛開始敍述中的我們,是指我跟老公,但敍述到這邊的我們,除了我跟老公,還有小姑及小叔。至於他們是在什麼時候加入的,我完全沒印象了...)把車騎上了那條小路。小路果然很少被使用,所以早己年久失修,再加上地震,完全被震壞的連路基都不見了,我們只好再度放棄。
我們又再度退回了小路的路口。
 
還好在最初決定放棄走那條被巨石堵住的路時,就已經跟山上那邊取得連絡了,所有人員都平安(真是不幸中的大幸),所以我們也暫時放下心,決定明天再繼續"攻頂"。
做好明天繼續留下來的決定後,第一件事就是得跟主管請假。當時因為短時間內的通訊量太大,線路繁忙,以致於有時候手機撥的通,有時不行。因此我卯起來拼命的按重撥重撥再重撥,終於接通了主管的手機,並順利的跟主管多請了二天假。
這時候,已經是下午6:30左右了。
 
回想那一天,原本從台北到東勢山上,只要二個半小時的車程,我們將近八個小時仍無法抵達。一整天的心情如同洗三温暖,從原本音訊全無的傷心、擔心,到後來確認人員平安後的安心、放心,情緒的起伏不可謂不大。也因此,情緒放鬆下來後,當天晚上我們住在哪裡、做了些什麼,我完全想不起來了。
 
至於隔天我們是怎麼到山上的,那又是一段故事,明天再說吧。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