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悲傷時會握住我的手的另一半,我比較喜歡開心時可以陪我一起笑的人。
悲傷雖然不會馬上消失,但是會漸漸淡去;但是喜悅不同,即使只是一瞬間的喜悅,卻能成為一輩子的支柱。


這是{
Slow Dance}中,女主角的母親對女主角說的話。 
一路狂奔快轉時,突然在字幕中看到」這句對白,忍不住按回正常速度,還一度引起我妹的抗議。
我是真的被這句話感動到了。


悲傷的過去,自己慢慢的舔拭,終有一天傷口會結痂,疤痕會淡化。
沒有酒的時候,到河邊去捧自己的影子。沒有嘴的時候,用傷口呼吸。(洛夫 湯姆之歌)
即使傷口還在,自己也會逐漸習慣它,然後,身上的傷口會成為帶刺的印記,提醒我們曾經歷過的失意。
而喜悅的瞬間,卻會在髮蒼視茫時,帶給我們暖暖的幸福回憶。


所以我一直認為,可以共苦的伙伴,並不一定可以同甘。
因為彼此之間充滿了太多不愉快的回憶,每每看到對方時,悲傷的過往便會不由自主的浮現,長久下來,再深厚的情誼也會慢慢被磨滅。
這也是為什麼,共同渡過絕望的深淵後會再也不想見到對方,想看到的,是另一張單純的笑臉,一張讓我們覺得未來是幸福的、是有希望的、充滿陽光的笑靨。


悲傷時握住我的手的那個人,我會感謝他/她陪我走過那一段日子;但是開心時陪我一起笑的人,甚或是讓我笑的那個人,才是那個會讓我想跟他/她結伴同行的人。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