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為嘉蒂是霍達女友的妍書,聽到霍達斬釘截鐵的說沒有女朋友時,很明顯的,她鬆了一口氣。
還是那樣,霍達對妍書,是沒有秘密的。」說著這些話的妍書,燦笑如花。
霍達沉默了一會,「未必,也許還是有,人,都有秘密。」「我心裡喜歡的人就是....」
「就是我。」妍書肯定的接口。
或許是想掩飾自己主動揭露事實的尷尬,她繼續接了個問句,「是我嗎?」
「是你。」果不其然,單純的霍達,很快就表白了。

 

這一整段戲讓我覺得,楊妍書這個角色很不簡單(簡單的,是那個女演員的國語,以及演技)。
心思細膩,觀察力敏銳,城府深沈。
明明清楚嘉蒂就在房子的某個角落,她肯定她跟霍達之間對話的每一字每一句,嘉蒂都可以聽到,所以她誘導霍達自己說出“喜歡她”的「秘密」,然後才說她清楚這一切只是霍達“又”在開玩笑了。
這樣做其實沒什麼特別用意,只是為了想在嘉蒂面前展示她在霍達心中的地位,及享受“被喜歡”的優越感罷了。

 

如果真不在乎,大可落落大方的當作不知道嘉蒂躲在屋內的事,直接提醒霍達記得去醫院回診即可,不需拐彎抹角的探測霍達的真心,然後再對他說“因為你說太多次喜歡,已經變成狼來了,而且如果你是認真的在那女孩面前對我告白,我反而會生氣”之類的話。
但她真的在乎嗎?倒也未必。
只能說這就是人性,得不到的,拼命想抓在手上;得到的,雖不感興趣,但又不想放手。

 

不過人性又真是個奇妙的東西。
以為一輩子不變的情感,卻可能因為瞬間的感動,而改變了心之所向。
看著被他誤會的嘉蒂對他解釋了所有他對她的懷疑後,昂首濶步的離開他家,再又得知她的腳因為被波子丟出窗外而受傷時,霍達對嘉蒂的感覺,就不同了。
所以他把剩下的壽司收進冰箱,不給波子吃。
所以他暗地幫嘉蒂付清了醫藥費。
看著以為自己在作夢的嘉蒂天真地燦笑時,遠遠地看著嘉蒂的霍達,不禁也跟著咧著嘴笑了。
當她能讓他打從心底笑開來時,她之於他,就不在單純只是個七日奴隸了。
愛苗,慢慢開始在惡少的心中生根發芽。
惡少的秘密又多了一件。

還有,為善不欲人知後,被宣佈右腳石膏還不能拆的惡少,狠可愛。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