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發生什麼事啊,那幾個字拆不拆,這麼重要嗎?吃進一口洋溢著濃郁椰奶香氣的南洋雞肉咖哩飯,看著電視新聞上的推擠場面,我疑惑的問。
對啊,為什麼突然要拆,又為什麼有人不給拆,到底發生什麼事呢?同事A跟著問。
不清楚耶,我也是昨天中午吃飯時在店裡看到電視新聞才知道有這回事的。同事B說。
還不就是意識型態之爭嘛,而且選舉快到了,再加上年底前必需消化預算,就這麼簡單。同事C果然比較關心時事,至少還說得出點來龍去脈。


如果不是在這場糾紛中,有多名記者因為被不理性的民眾蓄意開車衝撞而掛彩,甚至造成一人重傷的慘劇,我仍然會一如往常的無視這場抗爭。
一如之前我無視那群紅衫軍,或更早之前的牽手活動一樣。
看著蘋果日報頭版上那張血淋淋的照片,我不禁要想,這種抗爭有什麼意義?
民眾的聲音應該是以選票來呈現,而不是受制於政客的操弄,終結在流血衝突上。


我發現我現在對政治完全冷感了。我說。
我也是。同事A說。
這年頭誰不是。同事B說。
然後我們三個同時看著穿著一身大紅夾克的C。
你這身打扮真適合當初的紅衫軍活動,你當時該不會就穿著這件衣服去參加吧?我問。
我哪那麼閒。C說。然後他接著說,不過當時我的公司在那附近,我們真有一群同事每天下班就過去。
這麼熱血啊?同事A說。
不。C說。是因為去那邊可以領到免費的便當,抗爭多少天就省了多少餐飯。
這年頭,顧好自己的胃比較重要。
最後,我們四人得到了這個共識。


唉,真懷念當年那個在新聞學課堂上寫信跟家鄉的友人侃侃而談野百合學運的自己。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