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司為什麼要我做你的朋友呢?我的意思是說……那麼多的女生喜歡你呢,我又太普通了,扔人堆裡三秒消失的人,要來幹嗎呀?”
 

“她們喜歡的才不是我呢!”靠著牆坐在地板上的傅小司把兩腿朝著前面筆直地伸出來,把雙手交叉著放在腦後,頭靠著牆,一臉小孩子鬧脾氣的樣子。“她們喜歡的是她們想像中的那個人,那個紙面上的傅小司。她們喜歡的是每次出現在公開場合衣著光鮮的我,髮型拉風的我,笑容溫柔的我。可是私下裡呢,我卻是個愛黑著眼圈熬夜,脾氣很臭,不喜歡對別人笑,又愛玩一些比如拼圖啊這種落伍的玩意兒的怪傢伙……總之是個不討人喜歡的人。所以立夏你呢,是見過我真實的樣子的,而依然會想要跟我在一起,所以我就該慶幸呀。” 

立夏聽得要暈過去,很難想像這個萬人迷竟然會覺得自己沒人喜歡。這樣的話從這樣的人嘴裡說出來簡直像在講笑話一樣。可是內心深處,一些很柔軟的東西慢慢地甦醒了。那條記憶裡安靜的河,河面打著轉的落葉,順著河水漂到下游。 

立夏重新站到窗戶邊上,看著外面繁華的世界,耳邊重新響起煙花乍響的聲音,在深邃的夜空裡格外的震耳欲聾。還有車流的聲音,窗外吹過光禿禿的樹木枝丫的風聲,每家每戶電視機裡歡樂的聲音,尚未結冰的河水緩緩慢流動的聲音,在這些聲音裡,有個溫柔而低沉的聲音在耳邊輕輕地說:“立夏,接吻吧。”
                      ── 摘自1995-2005夏至未至 郭敬明
                         2002 夏至.沉水.浮世繪 


故事,從遙遠的恍如隔世般的1995年說起。
那一年,濃密的香樟樹蔭下,公車裡的立夏見到了車窗外那個跨騎在單車上,戴著耳機聽著音樂等著紅燈,眼神始終沒有焦距的高大漂亮男孩,傅小司。
那一年,立夏的便當盒上的油污沾染上了傅小司名牌襯衫的下擺,而那個站在面無表情的傅小司身旁偷笑,更高大更漂亮的男孩,是與傅小司從幼兒園開始就一路同班上來的好友,陸之昂。
那一年,剛考上全縣最好的淺川一中的立夏,與從初中部直升上高中部的傅小司及陸之昂,成了全年級成績最好的班級的同班同學。
那一年還有與立夏一同考上淺川一中的兒時玩伴,後來與立夏成了陌路人的程七七。
那一年還有高一下學期時從鄉下插班考進淺川一中與立夏同班同寢室,後來成了她最好的朋友的遇見。


她從他身邊匆忙地跑過,於是浮草開出了伶仃的花;
他在她背後安靜地等候,於是落日關上了沉重的門;
他和他在四季裡變得越來越沈默,過去的黃昏以及未曾來臨的清晨。
她和她在夏天裡走得越來越緩慢,拉過的雙手牽了沒有拉過的雙手。
那個城市從來不曾衰老,它站在回憶裡面站成了學校黃昏時無人留下的寂寞與孤獨。
香樟首尾相連地覆蓋了城市所有的蒼穹。


愛哭單純的立夏。
一心只想用她單薄的力量,成為傅小司的精神支柱。
然而小司的天空在更高遠的地方,她用盡氣力也無法到達,於是,她只能在遙遠的另一方默默的祝福,在過盡千帆之後。


固執倔強的遇見。
為了歌唱,她離開熟悉的城鎮,來到了夢想中的大城,也遇上了她生命中的天使。
她執著的努力著,然而這世界並不盡如人意,夢想並非努力就會實現,生命中的天使轉瞬離去,於是,她安靜而認命的回歸平淡。


淡漠清冷的傅小司。
他的天份,使他順利的成了知名畫家。
然而過度的平順,讓他對於突然其來的意外措手不及,於是,失控的局面發生,他失去了立夏,也改變了陸之昂的人生。


調皮爽朗的陸之昂。
母親的過世,在他的生命中抺上一層化不開的憂傷。
瞬間成熟的他,不再是當年那個當傅小司幫立夏補習功課時,在一旁呼呼大睡的男孩,反而從被小司保護的角色,反轉成保護小司的角色。於是,一個要命的失控,決定了他蒼涼的後半生。


交友廣濶的程七七。
愛玩愛鬧的程七七,朋友多到數不清,總是三兩下就可以和陌生人結成好友。
她喜歡唱歌,但認真的想讓唱歌成為生命中的一部份,卻是在立夏十七歲生日那年,聽到遇見為立夏唱歌時,才生出的念頭。於是,她的好運氣,讓誤打誤撞的她成了全國知名的歌手。


立夏、傅小司、陸之昂、程七七、遇見,這五人串成了這一個以輕柔平緩的語氣講述著友情、愛情、以及著墨不多的親情的故事。
結局縱使慘烈悲傷,過程卻雲淡風輕。
無邊無際漫延了整個城市的香樟,見證了這一切的離合悲歡。
深深淺淺濃濃淡淡似潑墨般的綠,放肆的渲染了書中的每個角落,一點一滴的滲透進了眼睛,再一吋吋地,鑽進了心裡。
於是,故事中的人物在閤上書頁那刻,從心底深處跳脫了出來。


我彷彿看見那個被謠傳成問題少女的遇見對立夏說:“喂,你過來。“然後立夏就乖巧的應了聲”好“走了過去的畫面。
我彷彿看見那個始終冷淡的傅小司,每每被陸之昂調侃到失控抓狂,倆人遂卯起來打到塵土飛揚的畫面。
我彷彿看見那個原本不時開懷大笑,莽莽撞撞,始終需要傅小司保護的陸之昂,瞬間變成了抿唇微笑,深思熟慮,對傅小司說從今以後我們一起奮鬥的畫面。
我彷彿看見那個對因為發高燒而躺在寢室床上的立夏低語:”做我的女朋友,讓我照顧妳,讓我試著和妳在一起。“明明說出口的瞬間緊張得發抖,卻又強作鎮定的傅小司的模樣。
我彷彿看見那個對立夏說:”我肚子裡有傅小司的孩子,我喜歡他很久了。“讓立夏的世界瞬間灰飛煙滅,卻又讓人很難討厭的程七七的模樣。


那些小說裡頻繁出現的“物是人非”、“滄海桑田”等詞語所指的情形原來真實地存在著。
可是我知道,哪怕耗盡生命,我都不能讓時光倒流一秒。
我們輸給命運翻雲覆雨的手掌,摔得遍體鱗傷。
                                                                                                                                                    
── by 立夏


濃密的香樟樹蔭,覆蓋了整個城市,也遮天覆地的席捲了他們色彩斑爛的青春,以及他們如水色琉璃般流轉的年華。
面對時間大神的嘲弄,無知且無辜的萬物,只能俯首稱臣。
沒有人能逃得過命運之手翻雲覆雨的撥弄。
而當一切絢爛回歸平凡,繁華回歸冷清之後,所有當時的刻骨銘心,所有當時的痛不欲生,所有當時的笑,所有當時的淚,都將幻化成為心底各式深淺不一的刻痕。
往事並不如煙。
回憶會永遠存在於每個人的心中。


 

 

PS1:謝謝Wendy  *^_^*

PS2:這本書台灣沒有出版,有興趣的人,可以在這邊“參考”故事內容。http://post.baidu.com/f?kz=17370468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