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置身在極高的兩座山脊上

遙遙的彼此不能相望

卻能聽見你溫柔的聲音傳來
雲霧繚繞 峽谷陡峭
小心啊 你說 我們是置身在
一步都不可以走錯的山脊上啊   

小心啊 你說
我們一步都不可以走錯
可是 有的時候
嚴厲的你也會忽然忘記
也會回頭來殷殷詢問
荷花的消息 和那年的
山月的蹤跡            ── 席慕蓉 距離




小心啊,我們不可以走錯....

所以他說,不要隨便愛上我。
不要隨便愛上我。
他說,我是為了小孩才這麼做,妳不要因為這樣對我有好感。
聽到原本臉上帶著笑意的他,突然神色一澟的說出這樣的話時,她的眼神一黯。



她真的一度差點忘了那份協議書。

如果不是他一時口快的說了Anna不會喜歡那種款式的衣服,她真的以為,她可以跟他就這麼與子偕老的走下去。
她真的差點以為,一起共患難之後,接下來就應該是幸福的開始了。
他們一起接生了一個由上帝牽著手帶到人間來的小天使,不是嗎?
不會打架的他拼了命的擋在她身前,勇敢的告訴黑社會大哥我老婆說不賣我就不賣....他承認她是他老婆,不是嗎?
對郝醫生說他終於了解傳承的真諦就是好好的守護妻子,與妻子一起守護他們的孩子、他們的家....他也在認真的計劃他們的未來了,不是嗎?
原來一切只是她的以為啊....
但是,抬起頭對上了他的眼,她依舊一如往常的對他柔和的笑著。
不會,我記得協議上面寫什麼,我絕對不會愛上你的。
她貼心的提醒他,請他安心,她並沒有忘記與他之間的協議。



不要隨便愛上我。
這是他對她的警告。
然而,當他說讓妳回薑母島好好反省一下也好之後,卻在看到瑟縮在碼頭邊的她時,他還是託了賣烤番薯的阿伯帶了熱燙燙的番薯給她。
然而,當他說這已經是我對妳好的極限了,別期望我會付出更多之後,卻在看到冷清的碼頭且感受到天氣的寒冷時,他還是放心不下的選擇留下來遠遠的看著她。
然而,當他對她說魚類料理對寶寶發育有幫助之後,卻在看到她對滿滿一桌豪華菜色顯得亳無食慾時,他還是請來了服務生重新點了一桌口味清淡的料理。
當她坐在餐廳中說她想吃薑軍包時,他也只是有耐心的哄著她說改天再請人幫她買回來,耐心的對她說今天就先吃這些吧。
不知不覺中,他越來越無法克制自己不去對她付出真心的關懷,而且越來越滿足於在他呵護下的她,所回報予他的笑容。
不要愛上我。
這個他當初對她開出的條件,反而成了現階段的他對自己的警告。



而她對他說,她記得協議,絕對不會愛上他。

得到了她信誓旦旦的保證,他應該高興的不是嗎?
她說她沒有忘記協議書上的內容,這不就表示孩子生下後她就會離開,所以除了繼承人的問題解決之外,他還可以跟Anna雙宿雙飛,他該興奮的不是嗎?
為什麼他反而開心不起來?
為什麼他反而開始覺得失落?
加油,紀存希。
當他為傳承煩惱時,她突然這麼對他說。
這句向來由他對她說的話,經由她的口中說出與他聽時,卻讓他倍受感動。
Anson
口中這隻加了turbo的小蝸牛,到底在他身上施了什麼魔法?



他到底怎麼了?現在的他,已經連自己也不懂自己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