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從他的口中,她得知事情的緣起,也終於明白他對她的家人,以及對薑母島上居民的觀感。
原來,清晨那些甜蜜的夢床前地板及櫃子上書寫在便利貼上的溫柔叮嚀餐桌上的體貼包容,以及媽媽教室中對她的庝竉,這些讓她回味了一整天的幸福,只是假象。


他口中透露出的一字一句,讓她踉蹌的後退了一步。
原來,她無意間聽到的那些她以為他對她的無情利用,那些她以為他對她的殘忍欺騙,不是沒有來由的。
在他幾近發瘋似的口不擇言之後,她才明白,她破壞的何止是他與Anna之間的愛情,她還打亂了他原先規劃好與Anna共有的人生。


原來,都是假的啊....
她以為終於得來的愛情,她以為只要用心經營就可以得來的幸福婚姻,原來只是構築在一場惡意的欺騙之上。



是離開的時候了,這難熬的寒冷時刻
夜緊繫在所有的時刻表上。
窸窣作響的海的裙帶圍捆沙灘。
寒冷的群星倏地升起,黑色的鳥群遷徙離去。
如同黎明中的碼頭一樣的遭人遺棄。
只剩下戰慄的影子在我手中繚繞。      ── 聶魯達 絕望的歌



他沒有過去扶住她。
他只是在一旁,氣憤地對她說再見。
就當沒有結婚這件事好了。
所以她這麼對他說。
是該離開了,她告訴自己。
她的體貼,不容許她自己繼續待在他身邊。
她知道,每次他看到她,就會想起他心底那隻在遙遠的異國奮鬥,正待展翅高飛的白天鵝。
這樣的他讓她傷心。
她不止為自己被打亂的人生傷心,也為他對Anna無能為力的愛情傷心。


他的無能為力,不止是對Anna,更多的是對她的心情。
她之於他,就如同他口中常用來形容她的那句,蝸牛。
背著重重的殼,一步一步在藤蔓上往上爬的蝸牛,何時會攻頂?他不知道。
是的,這一陣子的相處下來,他的答案是不知道,而不是不會。


在她家人及那個島上的居民連手設計了他之後,他應該是討厭她的;
在他不得不娶她,並且讓她住進充滿Anna影子的房間之後,他對她應該是厭煩的;
但是,那一張張的便利貼,那一聲聲關心的問候,一吋吋的侵略了他的心,也動搖了他的理智。
他的寂寞何時會讓他沈淪其中,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那個體貼的她,漸漸的讓他無法控制自己的開始在乎。


當他正為傳承的未來傷透腦筋時,一張便利貼,讓他的理智瞬間失控。
他關心的是寶寶,他這麼告訴自己。
是的,只有寶寶,沒有其他,更不可能是那個與她的家人設計了一切的她,他這麼對自己說。
然而為什麼,當他看見她堅強而冷靜的站在那裡時,他會如此驚慌失控?



光以它瞬將熄滅的光焰籠罩你。
失神而蒼白的送葬者,你那樣站著。
面對著那繞著你旋轉的
古老的曙光的螺旋槳。        ── 聶魯達 光籠罩你



從她口中傾洩而出的字句,慌亂了他,也讓他一時之間不知如何以對。
對於她的誤解,他選擇了沈默,卻對他吼出了他想讓她知道,他也覺得她應該知道的事情真相。
然後他對她說,妳現在走的話,我會送妳一張便利貼,上面寫著謝謝。
於是她說,如果早知道,我不會介入你的人生;
她說,如果早知道,我不會打擾你;
她說,對不起;
她說,就當沒有結婚這件事好了;
她說我會離開。
她對他說對不起,她說希望你原諒,她說希望你不要生氣,她說你要好好保重自己。


她說離開。
而他以為她只是說說。
直到聽到窗外傳來的聲音,直到他衝到陽台上見到那輛揚長而去的計程車,他才知道,她說的離開,不止是說說。


真的說走就走,連張便利貼也不留?
說完後,他隨即轉身追去。
他還是心軟了。
總有一天,蝸牛會在他尚未察覺的時刻,一步步地佔領他內心深處最柔軟的那片領地吧。
而那天,相信不遠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