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是九月號的雜誌,但實際上在八月份時就已經出刊了。
小賢真的是個很會說話,很有自己想法的孩子啊~~(大拇指),是因為身為隊長,所以官方的場面話說多了的關係嗎?
加黑的粗體字,是他的回答讓姐姐我覺得很有意思的部份。




======================================




 

翻譯:Elsa@Doubles501.com DS中文網)


賢重啊,我們結婚吧?


完美的五官,經常讓人大笑的4次元幽默,看上去經常無心卻有著很深內涵的男子,金賢重所擁有的清純感,並不影響他的美麗和sweety,反而使得他更加的發光。金賢重,23歲的年齡裡既是堂堂的男人又是一個奇特的孩子。


曾經不把年下男看做男人的30代初半K某說,“看了<我們結婚了>中的金賢重(以下為‘結婚’)以後觀念轉變了。本來以為僅僅是可愛的小男孩,沒想到完全有男人的樣子。”再問到對金賢重有沒有好奇的地方的時候,回答說“沒有好奇的地方,只是能擁抱一次的話就好了。”


男人們則都在聲討<結婚>讓女人們都淪陷了。像Andy一樣會做料理的丈夫,像Alex一樣的event專家應該只在女人們的幻想中才存在吧。而小新郎金賢重也是,從那張臉開始就非常的非現實了。讓人忘記呼吸的希臘雕塑一般的五官,讓人愉快大笑的4次元幽默,看常去經常漫不經心卻有很深內涵的男子,好像是少女純情漫畫或者可愛的網路小說中才有的經典角色。


<結婚>是一個完全化解了韓國的真人秀節目完全是“膩味冗長的遊戲”的誤解,而且是克服了這一點。假想結婚這樣看似荒唐的創意,配合出演者不同的個性與特色,以及與真實無異的自然演出,得到了觀眾的共感。


<結婚>中最有趣的couple無疑是金賢重和皇甫夫婦。為了黃夫人一隻一隻捉蚊子,在這個時候就會覺得是在守護妻子的小新郎。為了黃夫人,偷偷的疊了紙鶴藏在沙子裡,看到這樣可愛的小新郎,忍不住想要去保護。在看到黃夫人噗哈哈幸福的笑著的時候,很想問“是不是真心的愛著金賢重”。


金賢重為曾經對年下男無關心的女性們開創了一個傳奇故事。並不是按照少女飯或者姐姐飯心中的幻想型所包裝出的STAR,雖然大大咧咧外加脫線但是卻真實的性格,讓連SS501有幾名隊員都不知道的IDOL門外漢也敞開了心扉。


雖然金賢重還擁有著無法再攝像機前表露的另一面。在日本活動近一個半月,從早到晚毫無休息時間忙碌著的IDOL組合的Leader。從年幼時就帶著歌手的夢想並得以實現,雖然為歌迷們的愛而感到幸福,但是在短暫的笑容後會馬上閉上嘴唇,看到那樣略帶猶豫的眼神好像在說:糖果雖然是甜的,但是呆愣愣的嘴巴是吃不到的。”(沒有簡簡單單就可以得到的事,需要努力的意思)

 

Q:記者 HJ:


Q:姐姐們想要交往的年下男,想要擁抱的年下男,在這種排名上一直佔據著第一位。這樣看來<結婚>的影響力非常之大,會因為這樣的姐姐們感到負擔的時候嗎?

HJ:並沒有那樣的時候。並不是僅僅因為<結婚>,最近正在流行年下男嘛。與其說是感到負擔,其實很感謝姐姐們對我的喜愛。


Q:聽說最初聽到要出演<結婚>時曾經猶豫過,真人秀節目做不好的話效果會適得其反。是擔心要無保留的公開自己的真實模樣嗎?

HJ:最初猶豫過。是因為沒有自信。<結婚>沒有劇本,僅僅是我和皇甫姐姐相互瞭解後自己進行的模式。


Q:會在意攝像機的存在,感到不方便?

HJ:完全意識不到攝像機的存在。就連找攝像機在哪都有些困難,就算沒話說了,也不會有人給予提示,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出演就可以。


Q:由於<結婚>的設定很奇特,最初也有人產生過抵觸感,看多了反而覺得有中毒的傾向。<結婚>出演前後有什麼變化嗎?

HJ:對於女人的觀念改變了。也不是完全因為<結婚>,好像隨著年齡的增加會有所改變。20歲的時候僅僅是善良漂亮的女孩,不對,是只看漂亮的女孩。(很好,很誠實。)但是現在比起漂亮的更喜歡能夠與我能合得來的女孩,年上年下都沒有關係。


Q:<結婚>裡有很多對couple。女人們對結婚都會抱有幻想,觀眾們看節目的同時會與自己希望的結婚物件對號入座,而男人們對<結婚>卻帶有抵觸感。每對couple都有自己的特色,那麼自己喜歡什麼樣子的呢?

HJ:經常被Solbi姐姐和Andy哥的couple感動。比起買了很貴的鑽石,更喜歡看到在一起時幸福的笑容。


Q:雖然看上去很好,但是本身並不是很會照顧人的類型吧...

HJ:但是會很細心細緻。和朋友一起去玩,一定要帶上像噴霧藥之類的東西。雖然大家看到的我好像是很散漫。


Q:23
歲。賢重君有著與現在年輕人不一樣的想法呢。像慶尚道男人們木木的性格的同時又有細膩的內心。而且不像現在的孩子們那樣驕傲自大。

HJ:好像是因為從小時候就和年紀大很多的哥哥們很親近的關係吧。和有10歲年齡差異的哥哥們在一起就像朋友一樣。


Q:怎麼和年齡差異這麼大的哥哥們成為朋友的?

HJ:17歲時離開高中以後,在餐廳裡打工然後認識了哥哥們。


Q:和哥哥們在一起要比和同齡朋友在一起更舒服?

HJ:和同齡人在一起或者和哥哥們在一起,各有各得長處。在很小的年紀就接觸社會,從年長的哥哥們那裡學到了很多。就像錢多的人不一定會用錢一樣,思想也並不是完全隨著年齡增長的。


Q:在演藝圈中有親近的朋友嗎?

HJ:演藝人中最親近的是東方神起的英雄在中 (就是這句話讓我跟阿跩頓時結成親家。)


Q:沒有“是對手”的意識嗎?

HJ:完全沒有。雖然在別人看來我們是對手,但是我們自己一點都沒有感覺到。一起喝酒,一起去桑拿房,一起聊有趣的話題......還經常說到外星人。


Q:哈哈,相信有外星人嗎?

HJ:相信。


Q:如果可以放棄地球的生活去其他星球,就會去嗎?

HJ:如果沒有相愛的人的話,就會去。能見到外星人好像很有意思。


Q:喜歡冒險或者挑戰新事物嗎?

HJ:
喜歡,我基本沒什麼膽怯。


Q:那也應該有討厭的東西吧。

HJ:
知了和蛾。


Q:哈哈,是討厭蟲子嗎?
 

HJ:所有的蟲子都討厭。(是因為這樣你才會以為打死蚊子就是守護家庭的行為了嗎?笑翻)


Q:
對於未來沒有膽怯嗎?

HJ:不知道。一個腳印一個腳印的走到今天,現在都有後輩了呢....看最近的節目有很多比我年輕的後輩。最小的有和我相差8歲的後輩....看到他們的時候就會覺得自己要更加努力,已經不是新人而是要做後輩們的模範了。看著後輩們的進步,自己要有更多的進步才行。後輩們走一步我不能同樣的走一步,而是他們走一步我就要走兩步。


Q:很瞭解自己的魅力所在嗎?

HJ:不太知道。就連對異性都做不到很好,對歌迷們連招手也不會很經常。雖然很想揮手,但是總是有點怕生。如果通過採訪歌迷們能瞭解到我的心就好了,雖然歌迷們會覺得賢重哥哥很可怕,但是實際上我只是怕生而已。


Q:不是很放得開的人?

HJ:
對於揮手這樣的事真的覺得很迷茫,總是做不來。


Q:一個人安靜的時候經常面無表情,平時都不會笑嗎?小的時候呢?是內向型?

HJ:不是經常笑的人。小時候幾乎沒接觸過陌生的人。所以怕生很嚴重。


Q:學生時期怎麼樣呢?據說拿到過數學競賽的一等?

HJ:其實曾經覺得學習很有趣。小學的時候把鬧鐘定在早上6點,那時候起床學習。


Q:覺得學習很有趣?哈哈,真不能相信呢。

HJ:起來之後學習,學一會之後再睡覺。但是僅僅到6年紀覺得有趣。然後中學1年紀的時候遇到了音樂,就放棄學習。


Q:認定喜歡一樣東西的話就用全部的精力去做嗎?

HJ:
是的


Q:有認定一份感情或者一個人的經歷嗎?

HJ:以前的時候有過。人或者愛情。但是最近變得不一樣了。認定一份感情的話,就需要全部投入進去,但問題是愛情並不是全部。男人們大概都會這樣吧。


Q:有對某個人毫不吝嗇的投入感情或者投入時間的經歷嗎?而自己卻不覺得有什麼損失。

HJ:對人的話好像沒有過。而是完全沉浸在音樂中了。想要一直做音樂,想要作出好的音樂,所以自己有很大的壓力。


Q:想要解釋的人們的金賢重的誤會?

HJ:其實,我並不太知道人們對我有怎樣的看法。我只是認為開心就好。比較積極和單純。丟過幾次手機,也丟過錢,但是丟完之後只要1分鐘就會把那件事忘掉。因為又不是只要苦悶煩惱就能找回來。


Q:能很快的拋棄不好的事?

HJ:對於我喜歡的事有相當的耐力,但是對於瑣碎的事拋棄的很快。


Q:
在上學的時候組織過樂隊,看來對樂隊有著很大的熱情,那麼從IDOL組合開始做起不覺得有遺憾嗎?

HJ:
最初的時候也想過很多次我為什麼要進IDOL組合。但是漸漸的,給予幫助的人變多了,喜歡我的歌迷也變多了,認為不能辜負他們的期待。而且不論今後會做什麼,現在的音樂都會成為基礎和資本。


Q:
但是作為IDOL不會很辛苦嗎?消化繁忙的日程也辛苦,歌迷很容易流失,因此帶著負擔也會辛苦。會不會有一天金賢重的人生會突然發生改變?

HJ:
以前的時候覺得歌迷變多是好事,現在我覺得,今後我年紀大了,結婚了,歌迷們也結婚有了孩子,然後帶著孩子來看我的演唱會,希望可以和歌迷變成這樣的關係。


Q:
有想像過10年後的樣子嗎?30歲的時候會變成怎樣的男人?

HJ:
一直做著音樂,還應該結婚了擁有了一個家庭。


Q:
最近採訪的時候20代們都會說想要結婚,理由是什麼?不會太快嗎?

HJ:
在我意識當中不想當一個年老的爸爸。年齡差太多的話,孩子大了之後都沒辦法一起玩耍。我想和孩子以朋友的關係相處。


Q:30
代可以和孩子成為朋友的(笑)

HJ:
~但是,年紀再大的話,記憶力就會下降......哈哈。


Q:
對錢有欲望嗎?到隱退的時候的目標額是?

HJ:22
億。


Q:
不是20億,為什麼是22億呢?

HJ:
在京畿道買一點地,蓋座房子,地下用作錄音室,要配置好樂器,在院子裡幹點農活。(可是姐姐有個疑問。。。。你不是很怕蟲嗎?怎麼做農活呢?)然後把7~8億存在銀行裡拿利息,這樣也能過活吧。


Q:
很奇特的人呢。一般20代都不會想這些。上學的時候是怎樣的孩子?想法也很奇特嗎?

HJ:
從朋友那裡聽到過很多次“他真奇怪”這樣的話。不喜歡的課幾乎不聽,還對老師說過“我沒有什麼要向老師學習的”的話,朋友們覺得我“沒什麼懼怕的東西”。現在想來那時候其實是不懂事。


Q:
就像<我需要明瞭的全部在幼稚園裡學到了>一樣,金賢重君需要瞭解的事是在哪裡學到的?

HJ:我比其他人更早的接觸社會,好像是自我覺醒。


Q:有沒有想過自己是在以比別人更快的速度成長、前進著?

HJ:從小時候我就比周圍的朋友心理年齡要大,但是現在反而想要向小孩子一樣生活。其實現在就算是想自己去旅行都不能實現,想坐地鐵都不能做的情況。
我曾經做過的事,我的朋友們現在還在做,而朋友們可以做得事我現在卻不可以,好像變回小孩子了。不想變成傻瓜,所以現在預定飛機票之類的事都是自己去做。


Q:韓國版的<花樣男子>正在選角中,進行的怎麼樣?覺得自己和花澤類很相似嗎?

HJ:角色現在還沒有確定。為了瞭解角色現在正在看<花樣男子>的漫畫,很有意思。我和類很像。


Q:在什麼方面相似?

HJ:很能睡覺,不怎麼笑。還有看似馬馬虎虎的生活其實不然。


Q:雖然喜歡女主人公,但是卻沒辦法表露。本人也是這樣的性格嗎?

HJ:我也是這樣。雖然認為一定要表白,但是做不到。


Q:那麼心裡會很憋悶吧,怎麼辦?

HJ:
一定會憋悶,那種時候就去想其他事。


Q:最近都在幹什麼?

HJ:作曲。還有和朋友一起製作。


Q:喜歡的外國音樂人?

HJ:Jason Thomas Mraz.


Q:
音樂方面,作為偶像的人,或者人生的role model

HJ:音樂方面是徐太志前輩。Role model的話是我的父母。想要像父母那樣質樸的沒有爭吵的生活。

 

微笑之後的憂鬱,大咧背後的親近感,脫線中的從年幼時就體會到的灑脫感,這樣的23歲。他的單純顯得美麗,他不僅僅是擁有著外貌而是逐漸的在發光,像是在口渴時清涼飲料一樣清爽。在微微的緊張中,帶有不可預料的微妙的才智的他,4次元青年,金賢重。


結束採訪的時候已經是晚上12點半,眼睛已經發澀。而他說要去進行其他的練習。最近在韓國逗留兩天,其他時間都在日本度過。從眼睛中分明看到了疲倦,卻一直在說著“沒關係”。好像可以體會到到日本看望小新郎的黃夫人的心情了。


突然間對32歲的金賢重感到好奇。也許是比他自己所想的,比我們所想的都要帥氣的男人吧。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