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他幫她補過生日,給了她一場專屬於她個人的小型演唱會。
比過去的任何一場演唱會都要緊張,原本可以表現更好的。事後的採訪中他這麼說。
還有,老婆,這是妳想要的東西。歌曲結束之後,他並且當場示意她打開靜置一旁的吉他盒。
她有點害怕。
該不會有什麼活的東西突然跳出來吧?她說。
快點打開吧,蚊子很多。他開始假裝抱怨。
她於是伸出手打開了它。
一霎間,映入她眼簾的,是滿滿一吉他盒,大小各異顏色繽紛多彩的紙鶴。 


後來,他還告訴她,在先前那一場預設的離別中,為什麼他選擇繼續留下的原因。
如果就這麼離別,心裡有太多的不捨。他如此告訴她。
不想就這樣帶著遺憾離開。他說。
對於她,他心裡有太多的抱歉。
不管是出於有意亦或是無意,他孩子氣的任性的確傷過她的心,他的木訥反應也常讓她不知所措,因此對於這一切,他想要好好的對她做出彌補。
那些曾經做不到的事,他說他會努力去做到;而那些曾經沒做好的事,他也會努力做到最好。
這是他給她的保證。 


不是不感動的。
外表豪邁開朗,實則心細如髮的她,一直以來始終害怕不小心越了界之後,會對彼此造成困擾。
所以她總是小心翼翼的謹守著分際。。。。。
但是,即使知道這一切都是假像,即使清楚這一切終有一天會結束,可當發現有人如此費盡心思只為了討另一人歡心,如此絞盡腦汁只為了想看到另一人的笑臉時,心裡某個柔軟的角落還是無法自己的被觸動了。。。。


本來打算接近的,卻總是不知不覺的停在線上,但是發現好像沒什麼必要。。。。以後的事是以後的問題,因為害怕以後而擔心。。。。像傻瓜一樣。。。。
所以後來,她這麼說。
那些曾經困擾她的心慌意亂,她告訴自己暫且將它抛棄,此時此刻,只要專心的享受對方所給予的全心全意的關心及感動,就夠了。
只要認真的將這所有發生過、經歷過的點點滴滴銘記於心,就足夠了。



原來,只要時間夠長,長到能夠顯示出事物的本質,一切就終於會水落石出。
                                 ──席慕蓉



因此後來,她放開了自己,放肆的順著自己的心陪著他玩,跟著他瘋。
之於她,他不再是那個她一開始以為的不懂事的年下男,而是後來她口中可以給她安心的男人,她的新郎。
而他,也認真的守著他給她的承諾,體貼她疼惜她保護她,當然,還是一樣的喜歡故意鬧她。
之於他,她也不在是那個他一開始以為的豪邁威武的女將軍,而是後來他口中可愛的女人,他的夫人。


不同於一開始在游泳池旁,他舉起她的腳說要幫她按摩時她的驚慌失措;後來的她,會順從的聽他的話,躺在地上接受他百分百肢體接觸的按摩。
不同於在日本她幫他及他的弟弟們煮飯時,他只是偶爾晃過去問好了沒;後來的他,懂得寸步不離的跟在她旁邊幫忙。
不同於剛開始彼此互相說的討厭身體接觸,不愛在眾人面前表現肉麻;後來的他與她,會在弟弟們的注視下,不忌諱的勾著肩搭著背說起了悄悄話。


我知道的,她是跟我一樣的人。
於是,後來的他,在事後的採訪中,將她的神情舉止及說話的語氣模仿的微妙微肖之後,如是說。


只是後來,這對被證明了極之相像的兩個人,終究也不可避免的走到了必須分離的這一天。。。。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