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世界都是過去,只是這個過去離我們很近很近罷了。 ──落落  

 

如果這個說法是正確的,那麼,再也見不到的人是不是連這樣零點零零零零零零壹秒的過去也不存在? 
不。
我不承認。
物質不滅。現代化學之父拉瓦節如是說。  

 

所有發生過的事情,都會以特別的方式繼續存在下去。
並且總在不經意的時候突然跳到你的眼前熱情的對你打招呼。
嗨!
讓你無法招架的熱情。
不管你願不願意。
不管你接不接受。
神的任何決定,渺小的人類只能被動的承受。 

   

玫瑰奶露?這很好喝嗎?那我也要一份。
妳說。
不,只是這名字很怪,我對怪東西有興趣罷了。我答。 
這是多久以前的對話?
三年前?
還是四年前?
忘了。
很多事我都忘了。
但大腦自我蒒選記憶的功能卻莫名的將這段無聊得很特別的對話給留了下來。
蒒選後的保留。
這般被蒒選過的記憶是否就是對不想遺忘的事情的最純粹回憶?



其實還有一段。
我先生說我做的最好的一件事就是可以把衣服褶得跟店裡陳列的一樣整齊。妳說。

  

於是我又想起這一句。
那天我說,我懷念口中將煙吐出的那一剎那,所有煩惱也同時跟著煙消雲散的感覺時,
妳寫的東西好悲觀,一點都不像妳。妳說。



不想去回憶躺在病床上的妳。
無助,脆弱,蒼白,躁動,不安,浮腫,以及那滴眼角殘流的淚。
努力的想在記憶中抺去這一段讓我心驚難過的片刻,卻總是消去無能。
我的大腦,選擇將那一幕永遠留存。

 

無聊的深夜總是會讓我想起平常根本不會想到的事。
比如說來根煙這回事。
不過最近的煙盒外包裝噁心死了。
完全失去購買的興緻。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照見五蘊皆空,渡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
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密多故,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三世諸佛,依般若波羅密多故,得亞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羅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故說般若波羅密多咒,即說咒曰: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婆訶。


  

一路好走。
再見。
再也無法再見的再見。。。。。
再見。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