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沈寂的空間,突然被一陣熟悉的琴音包圍。
G弦之歌。
這是爸爸跟你專屬的歌,要記得喔。
小小的你回轉頭,朝著坐在你身後教你彈琴的爸爸幸福的笑了。
然而一睜眼,你見到的卻是她。
那個在滑冰場對你訴說G弦之歌是代表不管多困難的人生,我們都能克服的女孩。
你突然覺得生氣。
生氣她的擅自侵犯你的私人領域。
把衣服脫了,你故意惡狠狠的對她說。
我們都接吻了,之後不就是上床嗎?



習慣將自己封閉起來的你,總認為這世界上不存在真心這玩意,人與人之間的相處,除了利益的互換之外,再無其他。
而你那位在現實生活中不得不以強悍的態度保護自己所有,甚至為了保護自己所有,而不惜犧牲夫妻之情的母親,後來終於也成功的失去了讓你對她的信任,並且成功的讓你以為人性即是如此。



於是,不得不聽話的她,開始一顆顆的解開她的鈕扣。
淚水同時也迅速的在她的眼眶周圍聚集,然後開始如串珠般的滑落。
旁觀的你,面無表情。



一直到你後來伸出的手,被一滴剛巧由她那雙晶亮的眼眸中所滴下的淚,瞬間灼傷之後。



1.gif

 


在那樣的片刻,或許鼻尖會聞嗅到些許因為空氣不常流通而微帶的黴味;或許空氣中會充塞著因為不常清掃而懸浮的灰塵微粒;也或許,夏季夜晚慣常的濕熱氣息會讓你的身上帶著些許黏膩;
但,這些都只是或許,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在那樣的一個片刻,當你伸出你的手握住她那雙正解開鈕扣的手的時候,當她的那滴眼淚滴落在你左手手背的瞬間,
你知道,那滴晶瑩的淚水,於此同時,已經順著你手背的皮膚紋路,一路緩慢的滑行並且滲透進你的肌膚底層,隨著血液,流進了你那顆早已然為她怦然心動的心。
一滴眼淚,在那樣的片刻,瞬間成功佔據了你心身靈的龐大版圖。
而你的心,在那樣的片刻,正式宣告棄守。



曾經,你的手被你父親的手猝不及然的放開過,於是你知道,被不經易丟失一旁的傷痛有多麼的難以癒合,

所以,
握住的手,我不會鬆開。
你給了她如此的保證。
我想救妳脫離這種威脅,不需要經過妳同意。
沒有溫言,沒有軟語,你只是以你向來霸道且強悍的態度,對她宣告了你打算提供予她的保護。



於是,

我輸了。你說。
那個便當妹梁慕橙,我追不到。
我任光晞第一次遇到有真心,會掉眼淚的女人。
梁慕橙是我最後一個目標。
在不懷好意的接下了賭注的二十四小時之後,你發表了上述的言論。
而你知道,那時候的她正站在操場旁,清楚的聽進了眾人以為那只是你對自己的自嘲,但卻是你以你的真心給她的誓言的每一字、每一句。
接著在眾人的驚訝聲中,你帥氣的穿上楔型底高跟涼鞋,願賭服輸的跑起了操場十圈。
然後,你跌倒了。
你的眼前出現了一隻女人的手,很自然的,你以為是她。
你握住了那隻手,起身、微笑、然後,驚訝的發現手的主人並不是你以為的她,而是你的母親處心積慮的希望你去巴結的另一個她。
而另一旁的她,卻己然將這一幕,悉數收進了眼簾之中。



不放開的手,不背離的約定。
這是你許她的承諾。
然而,當另一雙亦企圖求取約定的手,無意且強勢的對你主動伸出之後,你與她之間,又會有什麼樣的變化?



我想,時間,會給你們答案。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