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有多遠?我看不見。

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你,半開玩笑似的對我說過的話語。
看似玩笑,卻又存在著某種不容我閃避答案的程度的認真。

但是,就算那時候的我們可以預見未來又能如何?
如果可以預見,當時的我們,就能夠排開一切阻撓的廝守下去嗎?
不,不可能。
我知道,而且很遺憾的,你自己也清楚。




愛情的開端也許只是一時迷亂,但愛情的維繫,卻需要理智的支持。
無法承諾永遠的你,一如無法在當下決定是否繼續下去的我,在彼此都仍在對方心底深處存留好感時進行切割,是最好的結果。
惡言相向這般的情況,值得慶幸的是,從來不曾發生在我們之間。
而事實上,我們倆也從來沒有足夠的時間可以發生如此這般的爭吵。
因為我們能夠見面的時間,向來少的可憐。
所以,你從來不明白,當時的我,有多麼的想就這麼的在你身邊待下,再也不用回去我所應該屬於的地方。
即使這樣的結果,己然造成旁人眼中所認定的我的眼盲、耳盲,以及,心盲。




戀人的時間不是用來爭吵,而是用來親吻的。這句後來的我終於有了深刻領悟的話語,讓我著實感同身受。
至於是誰說的?我忘了。當然,對於這個問題,我完全不指望向來大而化之的你能夠提供解答。
畢竟,書本這玩意,對你而言向來只是陌生而且從來不曾接近的存在。
只是,對於我們曾經共有的一切,你真的能夠將之瀟灑的放水流去而不留痕跡嗎?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麼,那些被你送到我家的幾近全新,甚至連原子筆都未曾在上面留下痕跡的參考書目,該不會只是你從路邊撿來,然後千里迢迢的送到我家來的一批書吧?(笑)
所以,這個曾經被你周密照顧過的人如我;以及曾經因為出於私心,而真真切切將金錢與時間付出在我身上的人如你,
怎麼可能將我們之間所代表過的一切,真的昇華成不求回報的朋友。
或許更確切一點的說,成為彼此的粉(藍)顏知己。




很多情侶也許分手之後仍然能夠成為知心好友,但,不。。。。。。很抱歉。
我,不能。
如果它是選擇題的話,這是所有我能給出的答案中的唯一一個選項。
而如果它是申論題的話,那麼我以為,坐在考場裡的我,會直接留白。
直接留白所造成閱卷老師的驚呃,我想,應該會比起直接在試券上畫上一個大大的叉而嚇到閱卷老師來的委婉。
雖然我明白,對於這最後的結果,你肯定不會同意,但都己經演變成這副境地了,你同不同意,對我而言,早己經不再重要了。
你,不會再是那個影響我的情緒至深的人。




於是,不能,這是我最後給你的答案。
在那次不期而遇的天橋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