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我的幸福借給妳。曾經,你如是的對她說。

於是,你盡可能的對她施展出所有你想像中可以讓女人為之感動的招數,
比如說,將她多年來筆記下來的食譜真實的呈現在她眼前。
比如說,餐桌旁那場你刻意安排的現場演唱。
比如說,那一對你一見到就知道你一定得拿下的小豬木雕。
你以為,就算她並未因此而感動,但至少,對她為你與唐艾薇的犧牲,你已經給了補償。
用你的幸福。



食譜的重現,也許只是出於你感恩的心機。
那些刻意安排的現場演唱,也許,真的只是你的刻意。
然而那對小豬木雕,我能肯定的說,是因為,她,早已上了你的心。
只有當一個人己經成為你心底深處被深深雋刻的存在時,才能讓你只是因為隨意的視線接觸及某事某物時,就會想到她,然後,對於你以為可代表你心裡的她的那項物事,無論如何也要將它拿下來給她。





          我們認識這麼久,這是我給你的唯一紀念物,時光紀念物。他說。
          於我足以傳世的錶,可我不要傳世,我要活的廉價,這樣一只二十幾萬的錶,對我是個負擔。我突然把它推回他的面前,
          我說太貴重了,你送我這個和送我一百元的路邊攤錶之意義對我是一樣,重要的是你的心。

          可對我不一樣,我們太容易說重要的是你的心,可是如果沒有通過我尋覓這款錶並深思買下它給妳的慎重過程,這樣的表
          達才能完整,儀式才有意義,因為慎重,因為無可取代。林絕偉說。

                                               ── 鍾文音 愛別離





對我不一樣,因為慎重,因為無可取代。小說裡的男主角如此的對女主角說,而,
當你一眼望見那對小豬木雕,而向木雕大師提出要求時,
那份慎重且無可取代的心意,是什麼時候開始,從只專屬於你的女神,唐艾薇的身上,轉向給了林曉如,那個你曾經以為的衰神?
你的心,是什麼時候開始轉向的?
你對唐艾薇說,我從來不只是玩玩而已。
這句話不只是你對唐艾薇輕易就可以與拍對手戲演員逢場作戲的指控,更是你對你自己情感的剖析,在林曉如的面前。



於是,當你以為林曉如不告而別時,你生氣了。
你的生氣,其實不是因為她對你有愛或無愛,而是,她說好要陪在你身邊卻食言這件事。
這樣的她,讓你聯想到孩提時候的你的母親如何的對你的一切。
包括多少次那些只能默默啃麵包的孤單夜晚的回憶,以及,多少次那些只能自己一個人孤單渡過的生日的記憶。



無數個小餐包陪伴之下的慶生活動,讓你因此而對麵包產生厭惡,但是,卻在這次你刻意成就下的蜜月裡,因為她仔仔細細的揉著麵糰、仔仔細細將你最愛的布丁加進烤好的麵包中,仔仔細細的妝點你原本以為你從此再也不想吃到的麵包,於是,
可愛的青蛙布丁麵包,成了你生命中再也難以忘懷的存在。
因此,讓你一直以為只是借給她的幸福,
在你不自覺的凝視著她因為你給她的一切而展開的笑臉的那瞬間開始,成就了,
你的幸福。



但是,它卻崩壞在突然之間。
崩壞在你睜開眼,卻發現入了你眼簾的人,不是你以為的她,而是曾經,被你視為女神的她的
那一天。



那一天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等你自己釐清了思緒且發現了事實之後,幸福,才會再度來敲門吧,我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