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段有後面的劇情雷



 

 

 

 

 

後來那個小男生他經常做同一個夢。
他夢到他爸爸來叫他起床,他馬上跳起來,
一直跟他爸說對不起。。。。。。。  
                                                                                             ── 趙顧珩



這部戲嚴格說來,不是懸疑劇,而且根本也不是推理劇,它其實,就只是一部很流暢的說著故事的劇情片而己。
因為除了戲裡的角色之外,做為全知觀點的觀眾,根本就己經被告知了誰是幕後大魔王,甚至連大魔王為什麼要如此做的原因,也都隱隱約約可以猜到一二。
所以,吸引我視線的重點,其實是只佔了這部戲很小很小篇幅的小情小愛的部份,其至更精確點說,
只是完全吸引到我的注意力的趙顧珩這個角色而己。
好吧,我就是這麼膚淺的人我知道。。。。。。。




這是我很喜歡的一場戲。


男主角趙顧珩為了某些疑點而急於找上女主角蘇海兒的父親,因此主動的跑去海兒堂妹的婚宴的這場戲。
他跟海兒以及海兒的妹妹媛兒的互動,很可愛。




從他發現媛兒是聽障時刻意放慢的說話速度,以及連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答應當伴郎的請求中,可以看的出來,趙顧珩其實是個很貼心的男人。
同時,他也有著極度壓抑並且內斂的個性。
他這樣的性格,從他跟他的老闆,也就是容愷之的幾度交手中可以很明白的看出。
很明顯的,他並不同意容愷之那般只問結果不看過程的行事風格,但是,但凡遇上與他的認知相違背的現實發生,他唯一的選擇,通常就是默認。
至少,在他仍然想從中取得某些財富及權勢的此刻,他選擇默認。




比如說,煩躁的將報紙丟進垃圾筒的這個舉動。
『把海撈瓷砸碎是一回事,去賣假貨害人是另外一回事。』他說。
『很好,我喜歡有想法的人。』容愷之回道,『記者應該還在外面,你現在就可以出去跟他們說。』
當時的趙顧珩,他的決定是──將那份述說著那件疑似贗品導致買方自殺的新聞,丟至垃圾筒中。
不管當時的他是以何種心情將之棄置於垃圾筒,總之,結果是一樣的,亦即,
在面臨危難的當下,他,選擇背棄他的道德良知。




於是後來,
『你不怕嗎?』趙顧珩問容愷之。
『怕什麼?』容愷之從容冷淡的說『如果她真的防礙到我,我自然有處理她的辦法。但我不會勉強你跟我用同樣的方法。說白了,你做你的決定,我做我的決定。』
這裡的她,是指為了發掘因為容愷之找人為假貨背書,而讓買了假貨以致傾家蕩產並因此而自殺的人的事實真相而糾纏不休的記者。
而趙顧珩呢,那時候的他,怕了嗎?
我不以為。




我不認為那間富麗堂皇的豪宅迷了他的心,或是,突然其來的功成名就亂了他的意,我甚至以為,那棟豪宅也好,那樣的身份地位也罷,他也許在意,但其實他的內心,一直很清楚的事情是──這世界上所有的東西,都跟幸福一樣,如果你自己不好好把握,那它很快就會跑掉,然後,不再屬於你了。
不是所有的幸福都能夠永遠在身邊停留。
所有圍繞在身邊的一切,是福也好是禍也罷,都只是暫時,當能夠享有時,請盡情的感受。
所以我以為,現在的他只是享受當下所屬於他的一切而已,如果那一切突然之間不再屬於他的話,我相信,總有一天,他終究能夠淡然以對。
但是,對於一個在急難時刻可以放棄自身信仰的人,我相信,淡然以對的那一天,不會來的太早。




不過不管那一天來的早或來的晚,
我想,因為這部戲,讓我迷上林佑威這個演員,是一件肯定的事。。。。。(嘆)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